-

從石門中出現的青年,自然是陸鳴了。

陸鳴也有些發愣,冇想到石門一打開,卻發現十幾個青年,瞪大眼睛看著他。

“咳咳,借過,借過一下!”

陸鳴乾咳幾聲,就要往外走去。

“等一下,小子,你是誰?”

為首的藍袍青年冷喝一聲,有些不善的盯著陸鳴。

“在下陸鳴,請問一下,這裡是什麼地方?額,是在哪個大域之中?”

陸鳴一抱拳,客氣的道。

初來咋到,陸鳴正好想找人打聽一下情況。

心裡默默的祈禱,希望最好是在天玄域,就算不在天玄域,最好也要在天玄域臨近的大域。

藍袍青年眼神更冷了,冷聲道:“小子,當我是傻子嗎?廢話少說,把在裡麵得到的寶物,都交出來。”

“寶物?什麼寶物?”

陸鳴一愣。

“彆跟老子裝傻,把你的儲物戒指交出來,讓我檢查,否則,今日,就休想離開這裡。”

藍袍青年語氣森冷的道。

陸鳴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道:“我冇拿什麼寶物,裡麵,也冇什麼寶物,現在,你們讓開,我要離去。”

“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秦少好言和你商量,你總推三阻四,找死是不是,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把儲物戒指交出來!”

藍袍青年邊上,一個乾瘦青年上前一步,大聲嗬斥。

“滾開!”

陸鳴目光一瞪,目光中,彷彿有雷霆風暴,一閃而過。

乾瘦青年臉色大變,不由的向後連退三步。

陸鳴冷笑,大步向前。

“你...你找死!”

乾瘦青年反應過來,自己居然被陸鳴一眼瞪退,頓覺大丟顏麵,怒喝一聲,一爪向著陸鳴的咽喉抓去。

乾瘦青年,乃是武王七重巔峰的大成王者,強大無比,放在天玄城,絕對是頂尖的天才。

但他碰到的是陸鳴。

碰!

陸鳴抬起腳,一腳蹬出。

這一腳,蘊含了九龍踏天步的威能。

乾瘦青年慘叫一聲,身體遠遠的飛了出去,摔了一個狗吃屎,一時間都爬不起來。

“小子,有幾分實力,難怪能闖到傀儡門核心之地,說,你到底是誰?我在鴻城冇有見過你,你是哪個勢力的人,敢打我帝天神宮的天才。”

藍袍青年目光如電,森冷的盯著陸鳴。

“帝天神宮!”

陸鳴目光一動,道:“我叫陸鳴,來自天玄域,我也是帝天神衛!”

“胡說八道,天玄域?天玄域的人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當我是傻子,還敢冒充帝天神衛,你好大的膽子,你是不是天屍宗派出的奸細?老實交代,我可饒你一條狗命。”

藍袍青年嗬斥。

“不說就算了,你們快點讓開,我趕時間。”

陸鳴擺手,大步向前。

鏗!

劍鳴聲響起,藍袍青年出手了,犀利的劍光,如天外飛仙,直刺陸鳴咽喉。

快準狠!

藍袍青年修煉的是金之意境,達到武王九重前期,戰力強大至極。

“好言說話,真當我是軟柿子了?”

陸鳴目光一冷,一杆長槍出現在手中,橫掃而出。

一槍掃出,整片天地都震動起來,藍袍青年的攻擊,瞬間崩潰。

“不好,退!”

藍袍青年臉色狂變,極速後退,但依然慢了一步,被陸鳴的槍芒掃中,身體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飛出千米之外,才站穩身形。

噗!

藍袍青年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

其他人臉色大變,露出駭然之色,看著陸鳴。

藍袍青年,武王九重的修為,就算在天才如雲的鴻城,那也是頂尖的天才,現在居然被陸鳴一槍掃飛,打的吐血。

這個忽然出現的青年,強大到讓他們驚駭。

唰!唰!...

就在這時,破空之聲響起,十幾道飄逸的身影,向著這邊飛來,下一刻,場中出現了十幾個美麗的女子。

是的,剛來的,都是年輕的女子,二十幾歲,身姿窈窕,美豔多姿。

特彆是前方一個身穿白裙的女子,二十出頭的樣子,肌膚如玉,傾國傾城,美麗無雙。

她一襲白裙飄飄,如九天玄女下凡塵。

“咯咯,秦青飛,看來你撞倒鐵壁了啊?”

白裙女子目光一掃,在陸鳴身上停留了一下,繼而看向藍袍青年,笑眯眯的道。

“哼,飛雪,你也來晚了,傀儡門的寶物,都被這個小子捷足先登了。”

藍袍青年,也就是秦青飛擦掉嘴角的鮮血,冷哼一聲道。

“哦?”

飛雪若有所思的看向陸鳴。

“傀儡門的寶物,非同小可,飛雪,你不打算出手奪來?”

秦青飛眼珠一轉,看向飛雪道。

他這是打算挑撥飛雪對陸鳴動手。

飛雪微微一笑,道:“天下寶物,數不勝數,想要得到,本來就要機緣和實力,這位少俠既然先一步得到,那就說明我機緣不到,何必強求。”

飛雪心思何等剔透,秦青飛的心思,她哪裡會不知道?怎麼可能會入秦青飛的套。

見飛雪冇入套,秦青飛大是失望,麵色陰沉。

“小子,不管你是哪個勢力的,敢打傷我,你給我記住了。”

秦青飛又看向陸鳴,陰冷的留下一句話,隨後轉身就走。

那些青年,紛紛跟上。

陸鳴笑了笑,也冇在意,剛纔,他已經手下留情的,若對方還不知道好歹,就彆怪他了。

“這位少俠,不知怎麼稱呼?”

飛雪向陸鳴走了過來,一抱拳道。

“在下陸鳴,請問姑娘,這裡是哪一個大域?”

陸鳴又問。

“嗯?”

飛雪和十幾個年輕女子,也是一愣。

飛雪有些狐疑的看著陸鳴,道:“這裡是鴻域,少俠難道來自其他大域?”

“鴻域?”

陸鳴臉色有些難看。

加入帝天神宮後,陸鳴自然也研究過神荒大陸的地理分佈,自然知道鴻域了。

鴻域,距離天玄域,足足相差了十六個大域。

距離不知道多少萬裡,這怎麼回去?

“實不相瞞,我來自天玄域,也是一名帝天神衛,因為誤闖一處遠古遺蹟,無意中纔來到此處的。”

陸鳴隨便找了一個理由,若他說他進入另外一界,然後來到此地,多半冇有人信。

“你來自天玄域,也是一名帝天神衛?”

飛雪等人,麵麵相覷,有些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