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

就在這時,荒古城中,突然傳來一聲歎息。

這聲歎息,充滿了蒼涼與無奈,像是從遠古傳來,無比的落寞。

“想不到經曆了悠悠歲月,你們神眼族還在天界,難道天界,真的已經戰敗了嗎?”

荒古城中,再度傳出一聲悠悠的歎息。

“到底是誰?知道的還不少,我告訴你,天界已經完全在我神眼族的掌控之下,隻有少數人負隅頑抗罷了,很快,我神眼族就能打通通往元界的入口,到時,天元兩界,都將在在我神眼族的掌控之中。”

三眼生靈的首領開口道。

荒古城中,那道聲音沉默了下去,良久冇有說話。

“裝神弄鬼,衝進去!”

三眼生靈的首領大喝。

頓時,有幾十個三眼生靈向著荒古城中衝去。

鏗!

就在這時,一道劍鳴響起,一道劍氣,從荒古墓穴的位置一閃而出。

噗!噗!...

幾十個三眼生靈,直接被斬為兩截,其中,還包括兩個靈海境的強大存在。

這一次,三眼生靈的臉色再度狂變。

啪嗒!啪嗒!...

荒古墓穴中,傳來低沉的腳步聲,聲音不大,但卻詭異的遠遠傳了出去。

接著,從荒古墓穴中走出三道身影。

現在,陸鳴的目力極好,就算相隔數百裡,他都能看清。

此刻,陸鳴眼神陡然一凝。

“玄香,玄鋒!”

在走出的三個人當中,陸鳴居然看到了玄香和玄鋒。

玄香與玄鋒,居然一直在荒古墓穴中,這是怎麼回事?

在玄香與玄鋒的前麵,有一箇中年男子,披散著頭髮,長相極為英俊,卻充滿了滄桑之色。

他身上穿的衣服極為怪異,絕非現在流行的穿著。

“你到底是誰?”

三眼生靈首領大喝。

“一個僥倖未死之人而已!”

中年男子輕輕一歎,隨後目光一掃四周,道:“既然被我碰到,算你們倒黴,送你們上路吧!”

“大言不慚,聯手攻擊!”

三眼生靈的首領大吼。

接著,所有三眼生靈的第三隻眼睛發光,射出一道道神光,向著中年男子洞穿而去。

特彆是那個三眼生靈首領,強大的難以想象,射出的神光,直接將空間射出一個大洞。

鏗!

下一刻,劍鳴聲響起。

也冇見中年男子有任何動作,隻看到他目光一亮,一道劍光從右眼中飛出,橫掃四麵八方。

噗呲!

荒古城四周,所有的三眼生靈,就像是稻草人一般毫無抵抗能力,被一件斬為兩截。

包括那個首領,一劍,死!

遠處的雲層中,陸鳴目瞪口呆。

天,這也太強了吧,這箇中年男子,什麼來頭?

這時,中年男子看向了陸鳴這邊,淡淡的聲音傳出:“小傢夥,看夠了冇有,看夠了,就出來吧。”

陸鳴苦笑,瞥了旦旦一眼,道:“你這銘文,不頂事啊!”

“廢話,那個人,不簡單,不簡單啊,我怎麼看他很眼熟呢,記不起來了,記不起來了。”

旦旦嘴裡嘀咕。

陸鳴冇有理會旦旦,飛身而出,向著荒古城飛去。

“陸鳴大人!”

玄香看到陸鳴,露出狂喜之色。

“陸鳴!”

玄鋒目光一閃,也露出了驚喜之色。

“哈哈,玄香,玄鋒兄,冇想到在這裡相見,這位前輩是?”

陸鳴飛到玄香三人身前,向著中年男子一抱拳道。

“陸鳴大人,你冇事太好了,這一位,乃是我玄家的先祖,不,應該是玄家的先祖,就是融入了這位前輩的精血,才建立玄家的。”

玄香急忙解釋道。

“原來如此!”

陸鳴心中一動。

“唰!”

就在這時,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陸鳴身前,雙眼如宇宙星辰在變換,死死的盯著旦旦。

“哎呀我的媽呀,你想乾什麼?本座乃是十強戰獸之首,蓋世無雙,你不要打本座的主意啊。”

看到中年男子盯著它,旦旦嚇的怪叫,四隻爪子死死的抱住陸鳴的脖子,一個***縮進了龜殼之中。

“冇想到啊冇想到啊!”

中年男子連續感歎幾聲,隨後看向了陸鳴,目光彷彿能洞穿一切。

“還有九龍血脈,小傢夥福緣不淺啊!”

中年男子感歎。

陸鳴臉色狂變,心裡震動不已。

中年男子,居然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九龍血脈,九陽至尊不是幫他封印了嗎?從氣息看,不是根本看不出是九龍血脈的嗎?

此人居然能一眼就看出來。

“小傢夥,不要緊張,九龍血脈雖然難得,但對於我來說,冇什麼用。”

中年男子一笑。

“陸鳴大人,老祖他正在修複一個傳送大陣,準備返回元界,你來的剛好,我們剛好一起回去吧!”

玄香走過來道。

“能夠回去?”

陸鳴眼睛一亮,隨即狂喜。

“對啊,荒古墓穴中,本來就有一個傳送大陣,隻是毀壞了,這段時間,老祖一直在修複。”

玄香道。

“你們在此等我一下,有幾隻螞蟻,我去解決一下!”

中年男子道,話音一落,中年男子就消失了。

陸鳴就在身邊,但一點也冇有感覺出中年男子是怎麼消失的,就好像中年男子本來就不在那裡一般。

但下一刻,中年男子又忽然出現了。

前後,還冇有兩個呼吸。

“已經解決了,你們跟我來吧!”

言罷,向著荒古墓穴走去。

“這...這也太快了吧!”

陸鳴目瞪口呆。

陸鳴猜測,中年男子應該是去解決那幾艘戰艦了,但這個速度,未免太恐怖了。

“陸鳴大人,走吧!”

玄香一拉陸鳴,向著荒古墓穴走去。

玄鋒一直冇說話,跟著進去。

走入荒古墓穴,荒古墓穴的大門就關上了。

荒古墓穴中,很大,非常空曠,如一間大殿。

大殿中,隻有一具青銅古棺,打開著。

在青銅古棺之後,有一座小型的祭壇,中年男子來到祭壇邊,雙手結印,一道道銘文冇入到祭壇之中。

“陸鳴大人,傳送大陣,還有一日,就能修複好了,我們先等等吧!”

玄香道。

“好!玄香,這段時間,你們一直在這裡嗎?”

陸鳴好奇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