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青神境內部大亂,一些原本不支援交出陸鳴的人,也動搖了。

因為,很多人的親人,還在外麵。

“交出陸鳴,換眾人平安!”

“不錯,陸鳴的天賦雖然高,但是做事太不知分寸,不懂的隱忍,遲早要死,就算天賦再高也冇用。”

“說得對,天賦再高,不能成長起來也冇用,不能讓這麼多人,因為陸鳴而犧牲。”

許多人大吼。

支援交出陸鳴的人,越來越多。

穆蘭和凰靈聽到這樣的聲音,越發焦急了。

“人族勢弱,如今陸鳴是唯一的機會,他若成長起來,我們人族才能崛起,不然,即便現在苟延殘喘,遲早也要被各大禁地消滅。”

“唯有現在保住陸鳴,纔有將來。”

這是支援保住陸鳴的人,雙方各執一詞,爭論不休,越來越激烈,火藥味十足。

轉眼,三天就過去了。

“真是冥頑不靈,那就殺,殺到他們膽寒!”

蒼青神境之外,元三極冷漠的下令。

“殺!”

一些人大喝,光芒閃起,一顆顆人頭飛起,血灑虛空。

數百位蒼青神境之人,頓時被斬殺。

“啊啊,該死!”

“大哥!”

“師叔!”

許多人大吼,眼睛血紅。

“繼續帶人!”

蒼青神境之外,有人冷喝,然後,又有數百蒼青神境的人族,被帶來,同樣被封住了修為,跪在了虛空中。

“再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之後,不交出陸鳴,那就再殺一批!”

漠沙的族叔聲音極其寒冷,眼神中充斥著邪惡之光。

“啊,是師姐在裡麵!”

“還有我三弟!”

“交出陸鳴,交出陸鳴,不能讓更多人的枉死了!”

“我要將陸鳴拿下交出去,誰要擋我,就是我的死敵!”

一些人大吼,兩撥人對峙,火藥味十足,眼看就要爆發大戰。

“我提議,去請教始祖,始祖若是說交,那便交,始祖若是不交,那便不交。”

有人提議。

“好,去請教始祖!”

蒼青神境的人,都同意,然後派了一些代表,向著某個方向而去。

現在,雖然是本源大劫,本源中期以上的存在,都要自封肉身,不能出世。

但是一些頂級高手,雖然自封了肉身,但是意識,是可以顯現的。

比如亞仙族的那位始祖,當初不就意識顯現嗎。

蒼青神境幾位古老強大的始祖,自封了肉身,意識同樣可以顯現。

很快,有訊息傳遍蒼青神境。

蒼青神境幾位老祖的意識,是保陸鳴。

“為什麼?”

許多人不甘,但是,幾位始祖的意思,無人敢違逆。

“該死,禁地八族,統統該死”

陸鳴低吼。

他雖然在閉關,但也分有靈識在外麵,關注外麵的一切。

實際上,外麵發生的事情,陸鳴都知道。

看到數百人族被殺,人頭滾滾,血灑虛空,讓陸鳴無比憤怒,殺機無比濃烈。

特彆是蒼青神境幾位始祖的意思,讓陸鳴有些愧疚。

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恨不得立刻殺出去,解決這一切。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點”

陸鳴感覺,人王斷劍,就要被煉化了,就差一點點,感覺就像是一層紙隔著,隨時都能被完全煉化。

很快,又過去了兩天。

許多人越發焦躁了。

因為三天一到,又要有數百人被殺了。

“陸鳴,你是個男人的話,就自己站出來,要彆人替你死,你良心會安嗎?”

有人大吼。

他們不敢違背始祖的意願,不敢拿下陸鳴,卻想要逼陸鳴主動出去。

轉眼,又過去了半天。

忽然,陸鳴閉關之地,有一道恐怖的劍氣瀰漫而出,但馬上收斂起來,冇有多少人感知到。

“成了!”

陸鳴眼睛一亮。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煉化,陸鳴終於煉化了人王斷劍。

心念一動,人王斷劍就從陸鳴的識海中飛出,出現在陸鳴的手掌上,發出輕微的劍鳴聲。

同時,陸鳴感覺到,那隻剩下五分之一的劍身中,蘊含這一股恐怖無邊的能量。

陸鳴有種感覺,若是能將這股能量引爆出來,什麼本源巔峰,統統都要被秒殺。

但陸鳴很快失望了,這股力量,他根本運用不了,如一片沉寂的大海,巍然不動,不管他怎麼努力,都觸及不到。

陸鳴明白,這是他修為太低的原因。

就像是一把神劍,你讓一隻螞蟻去拿,他根本拿不起來,也發揮不出神劍的威力。

陸鳴現在,就是麵臨這種窘境,但,人王斷劍,並不是完全不能運用。

陸鳴發現,在劍柄下方,分佈著密密麻麻的符文,這些符文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座繁奧的陣法。

這個陣法,在不斷的吸收外界的能量,積蓄在劍柄之中。

陸鳴發現,這股能量,他可以催動。

他運轉禁忌本源之力,從劍柄注入,引動這股力量,頓時,劍身之上,有一縷劍氣浮現而出。

呲啦!

陸鳴揮劍,虛空頓時被切割開一條裂縫。

“好強的威力,這等威力,斬殺本源,易如反掌。”

陸鳴眼睛發亮。

人王斷劍,總算冇有讓他失望。

劍身中的那浩瀚如汪洋一般的能量,他無法引動,但是劍柄處的這股能量,卻能夠運用。

這股能量,雖然無法與劍身中的能量相比,但是目前,足夠陸鳴用的了。

“禁地八族,這筆賬,該算算了!”

陸鳴眼中閃過寒光,然後結束閉關,大踏步走出。

“陸鳴師弟!”

“陸鳴!”

看到陸鳴,穆蘭與凰靈,立刻關切的走了過來。

“師姐,凰靈,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陸鳴微笑道。

“師弟,你要出去麵對禁地八族?那非常危險。”

穆蘭臉色一變。

“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那把人王斷劍,我已經煉化。”

陸鳴告知。

人王斷劍一事,他對穆蘭和凰靈冇有隱瞞,他相信穆蘭和凰靈,不會說出去。

“煉化了?”

穆蘭和凰靈都大喜。

“對,所以你們放心,我有自保之力。”

陸鳴道。

“師弟,那我和一起出去!”

“我也和你一起出去。”

穆蘭和凰靈道,顯然,還是有些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