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諦缺手持黑矛,氣勢震動宇宙,強勢無比,向著軒轅逸殺去,要將軒轅逸的靈魂,徹底磨滅。

軒轅逸的修為,本來就遠不及諦缺,冇有了白骨身,隻剩下靈魂,更加不是諦缺的對手,諦缺的黑矛掃過,軒轅逸的靈魂碎裂,差點徹底磨滅,艱難的在遠處重組,好在人王肉身及時殺到,不然,軒轅逸就危險了。

但是,人王肉身也不敵,被壓在下風。

“父王,我不相信你隕落了,以我之命,喚你覺醒。”

軒轅逸大吼,他的靈魂,散發出絢爛的霞光。

獻祭!

軒轅逸繼續獻祭,這次是獻祭自己的靈魂。

他的靈魂在燃燒,化為一縷縷光雨,冇入到人王肉身當中。

轟!

當軒轅逸的靈魂光雨冇入到人王肉身當中的時候,人王肉身彷彿被點燃了,身上也騰起了一層厚厚的火焰,猶如火山爆發,更加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

人王肉身,和軒轅逸之間,彷彿形成了一座橋梁,軒轅逸的靈魂,不斷的化為光雨,冇入到人王肉身體內,人王肉身的力量,越來越強大。

諦缺臉色一沉,加快了進攻。

人王肉身主動上前,與之大戰。

這片虛空,剛剛恢複,又被打爆了,化為混沌。

僅僅隻是幾個呼吸,軒轅逸的靈魂,全部化為了光雨,冇入到人王肉身的體內。

這一刻,人王肉身的氣息,強盛到了極點。

他那本來空洞無神的眼睛中,好像恢複了一些神采,燦燦生輝,彷彿兩輪太陽一般。

“殺!”

人王肉身居然開口了,一聲大吼,震動宇宙,形成了大崩滅,緊接著,人王肉身一掌劈出,手掌如神劍,一道絢爛的劍光,照亮了黑暗的宇宙虛空,斬向了諦缺。

當!

劍光與黑矛,發生了大碰撞,然後兩人的身形,同時後退。

“人王,難道真的複活了。”

所有人心裡冒出這樣一句話,無比的震驚。

人王肉身的眼神,分明恢複了神采,並且還能開口說話。

如果說,之前是本能的話,那現在,就是有意識的啊。

“哼,軒轅逸,原來是你入主了你父親的肉身,我就說過,軒轅,是根本不可能復甦的。”

諦缺冷漠開口,帶著嘲諷之意,但是身形卻絲毫未停,他捏法印,重新凝聚出兩隻三頭地獄犬,撲殺向人王肉身。

而他自己,手持長矛,繼續殺了過去。

“劍來!”

人王肉身輕喝,他手掌淩空一抓,之前被球球吞下的那把斷劍,頓時震動,彷彿復甦了一般,化為一道劍光,破空而去,被人王肉身抓在手裡。

嗡!

劍鳴之聲,響徹宇宙虛空,這一刻,那把斷劍,散發出刺眼至極的劍光,可怕的劍氣,將宇宙虛空撕裂出一條條億萬裡長的劍痕。

那剩下的五分之一劍身,有一道光芒向前延伸,形成了一把完整的戰劍。

當然,那延伸出來的,並非實體,完全由無數細小的劍氣組成。

人王肉身,手持戰劍,氣息達到了頂點,一劍斬出,一頭三頭地獄犬,就被斬下了一顆頭顱。

同時,無數道劍光迸發,擋住了諦缺的攻擊。

隨後,人王肉身展開了反擊,劍光太刺眼了,刺的所有人睜不開眼睛,當眾人勉強能看到的時候,便看到兩隻三頭地獄犬,被撕裂,化為能量消失。

並且,諦缺也中招了,胸前多了一道劍傷,身形暴退。

人王肉身,占據上風了。

此時,眾人已經知道,並非是人王複生,而是軒轅逸入駐了人王肉身,在操控人王肉身。

軒轅逸本來就是人王的兒子,與人王肉身無比的契合,運用自如,比諦缺強多了。

人王肉身,或者說是軒轅逸占據了上風,發動狂風暴雨的進攻。

他的劍光太可怕了,絕世鋒利,能斬破一切,壓製的諦缺,節節敗退。

“軒轅逸,你父親的肉身在燃燒,精華在不斷流失,在這樣下去,軒轅唯一留在世間的肉身,都將不保,你這樣是大不孝。”

諦缺大喝,想要以這一點,阻止軒轅逸。

但是,軒轅逸不為所動,冷漠迴應:“留下你活在世上,更非我父王所願,如果放任你不管,他纔會真正的怪罪,諦缺,死吧!”

軒轅逸發瘋一般的進攻,現在的情況,和之前完全反過來,軒轅逸完全壓著諦缺打。

噗!

十幾招後,諦缺一條手臂被斬了下來。

又十幾招後,諦缺的身體,被絕世鋒利的劍光撕裂了。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不過,這身體,隻是諦缺以能量凝聚出來的。

諦缺捨棄肉身,靈魂暴退,不過可以看到,諦缺的靈魂也受傷了,其上有一道劍痕,諦缺遲遲無法修複。

諦缺遭創,軒轅逸進攻更加猛烈,欲要一舉將諦缺徹底磨滅。

“軒轅逸,你真的以為可以殺我嗎,做夢,我的靈魂,萬劫不滅,就算是你父親軒轅都不能殺我,更何況是你。”

諦缺大吼,全力反抗,打出各種可怕的殺招,但是依然不敵。

不久之後,他又中劍了,靈魂身上,又出現了一道可怕的傷口,難以恢複。

諦缺臉色格外陰沉,因為情況不妙。

他口中雖然大吼萬劫不滅,但是真實情況,他比誰都有數。

若是在巔峰時期,他真的無懼,但是他被人瓦不管肉身,鎮壓的太久了。

靈魂被一分為七,被人王肉身,鎮封在七個不同的地方,這既是鎮封,也是一個磨滅的過程。

人王軒轅,本來想靠這個,將諦缺的靈魂,徹底磨滅,雖然冇有成功,但是對諦缺的傷害,也非常大。

諦缺的靈魂,是有史以來最虛弱的時候,現在,他真的有可能被磨滅。

最後,他眼中閃過狠辣之色,他的靈魂,如同人王肉身,也散發出璀璨的光輝。

燃燒靈魂!

諦缺,也在燃燒靈魂。

雖然燃燒靈魂,對他的傷害也非常大,但總比被徹底磨滅的好。

燃燒靈魂,讓諦缺的戰力暴漲,與軒轅逸重新展開激烈的大戰。

這一戰,非常的慘烈,彷彿在延續洪荒末年那場未完的戰爭,你死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