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逃得一命,讓沐絕長長撥出一口氣,感覺渾身被冷汗打濕了。

“陸鳴,龍辰!”

沐絕咬牙切齒,這一次,他們的損失太大了,靈神八重,靈神九重的強者損失了十幾個,靈神圓滿都死了兩個。

這都是靈神高階啊,就算神墟大陸高手如雲,但一下子損失那麼多,他也要受到他父親的責罰。

嘶啦!

空間忽然裂開,一箇中年大漢,從中跨了出來。

“沐雨長老,是你?”

看到這箇中年大漢,沐絕眼神猛然發光,心裡振奮起來。

至尊,沐家的至尊來了。

他終於知道陸鳴他們為什麼急匆匆逃走了,肯定是感應到至尊到來,才掉頭逃走的。

“少主,怎麼回事?”

沐雨至尊看到沐絕幾人狼狽的模樣,眉頭一皺。

“有人殺了沐家之人啊,沐雨長老,人就在前麵,剛逃走不遠,快追,追上殺了他們!”

沐絕叫了起來。

“敢殺我沐家之人,找死,是誰?少主,我帶著你,一起追!”

沐雨至尊真元一卷沐絕,撕裂空間,帶著沐絕踏入空間,向著陸鳴他們的方向追了下去。

“陸鳴,怎麼回事?”

陸鳴與龍辰兩人極速狂奔。

“有至尊來了!”

陸鳴道。

龍辰臉色大變,雖然不知道陸鳴是用什麼方法感應到至尊的,但以他們現在的實力,麵對至尊,隻有死路一條。

兩人的速度,都是極快,如兩道電光一般劃破虛空。

此刻,陸鳴已經化身九龍,九龍踏空,速度快的驚人。

而龍辰所化的太古龍象,雖然身體巨大,力大無窮,但速度居然也快的恐怖,象腿踏下,虛空炸裂,一步,就是千裡。

兩人的方向,乃是神墟的核心方向。

“不好,你們快點,那至尊要追來了!”

旦旦焦急的催促。

“快!”

陸鳴大喝,與龍辰爆發全部的力量,全力趕路。

陸鳴剛纔一聽到至尊前來,毫不猶豫的就向神墟核心飛來。

若是往其他方向,絕對逃不了,至尊能撕裂空間而行,他們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至尊,會被追上。

唯一的活路,就是神墟核心。

神墟核心,雖然傳言非常危險,但也隻能搏一把了。

“快到了!”

陸鳴眼睛一亮。

前方的區域,有血色霧氣瀰漫,遠遠看去,一片迷濛。

那便是神墟的核心區域,傳說中的禁地,進入者死。

但陸鳴與龍辰,也隻能暫時進入避一避了。

唰!唰!

兩人都是果斷之人,毫不猶豫,一頭衝進了血色瀰漫的區域,消失不見。

嘶啦!

就在兩人剛剛衝進核心區域,在覈心區域外圍,空間裂開,沐雨至尊帶著沐絕,從空間裂縫中跨了出來。

“少主,他們進入核心區域了!”

沐浴至尊皺眉道。

“哼,核心區域,連皇者進入都要隕落,他們進去,死定了,可惜,這麼死了,這是便宜他們了!”

沐絕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咬牙切齒道。

他本來還想拿下陸鳴與龍辰,讓他們生不如死。

還有,那個謝念卿,如此美女,他本來要拿下,好好的享受一番,但現在,隻能讓他們便宜死去了。

神墟核心區域,他們自然是不敢進去的,因為皇者進入都要死,太詭異,太危險了。

不過,沐絕依然有些不放心,道:“沐雨長老,還請你守在這裡半個月,古來冇有人能在覈心區域活過半個月,若是半個月後,他們還冇出來,就說明他們死定了!”

“好,少主,請放心!”

沐雨至尊點頭。

然後,沐絕在這裡等了一天,一天後,還不見陸鳴他們出來,沐絕便獨自回去了,留下沐雨至尊在此守候。

......

陸鳴與龍辰兩人一衝進神墟核心區域,就好像鬥轉星移一般,後方的環境,猛然一變。

“嗯?怎麼回事?”

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下,往後方看去,後方,一片血霧迷濛,根本看不清具體的情況。

按理說,這裡雖然有血色霧氣,但以他們的眼力,依然能看到一些景物的,但現在,卻朦朧一片。

“這裡,難道在一個大陣之中!”

陸鳴暗暗猜測。

“呼,安全了,感應不到那個至尊了!”

旦旦爪子拍了拍胸脯,長呼一口氣。

九龍身體縮小,陸鳴化為人形,龍辰也化為人形。

“至尊並冇有追來,我們先恢複一下吧!”

言罷,陸鳴降落而下。

這一片區域,映入眼簾的,依然是一片廢墟,他們下方,是一片古老殿宇的殘骸,陸鳴降落,盤膝坐於一塊巨石上,一揮手,出現大堆原石,被陸鳴吞噬,開始煉化起來。

剛纔經過連番大戰,真元損耗非常嚴重,需要恢複。

龍辰也同樣如此,拿出一堆原石,開始恢複。

半個小時後,他們的真元,才恢複到巔峰。

呼呼...

冷風呼嘯,是這片寂靜大地唯一的聲音。

血色霧氣,似乎更濃了。

“陸鳴,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我感覺這裡很詭異,待得久了,非常危險!”

旦旦眼珠滴溜溜的轉著,道。

陸鳴點點頭,眉心發光,謝念卿的身影出現。

“這裡是?”

謝念卿目光一掃,微微一愣。

“小卿,這裡是神墟核心...”

陸鳴幾句話,將事情簡單的講了一遍。

隨即,幾人選擇來時的方向,向那邊走去,但走了一回,卻發現,根本出不去,彷彿,他們之前,根本不是從這個方向來的。

“真是大陣嗎?”

陸鳴皺眉。

“不,這比大陣還高級,有莫名的力量改變了地域場能,使得這片地方,不辨方向,我們現在,看似往外走,但有可能,卻是往裡走!”

旦旦皺起眉頭分析。

“旦旦,你不能看出破綻,尋找到出去的路?”

陸鳴問。

“如是本座全盛時期,這點自然不算什麼,但現在嗎,隻能全力一試了。”

旦旦尷尬一笑。

嗡!

就在這時,在陸鳴不遠處,一塊巨大的青石,陡然散發璀璨的光芒。

無儘銘文閃耀而起,形成一條條瀰漫著火焰的鎖鏈。

在光芒之中,是龍辰。

他剛纔一步踏入那青石上,青石立馬就爆發出火焰鎖鏈。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