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有把握,他能夠以妖王帝紋,尋找到那些漏洞,進入這座封印大陣。

“陸鳴,我告訴你,無儘歲月以前,我與我的同伴,耗費了無儘心血,才終於破解了這座封印陣法,也就是因為這樣,我的同伴才起了貪念,對我動手,欲要獨吞人王心臟,哎...”

說到這裡,葛千長歎一口氣,然後繼續道:“所以,隻有我帶路,才能帶你通過這座封印陣法,得到人王心臟。”

言外之意很明顯,就是你要靠我,不然,你休想得到人王心臟。

陸鳴也冇有去點破,他倒是要看看,葛千會玩什麼花樣。

反正他有妖王帝紋,隨時可觀察到風險。

而且,即便進入了這座封印大陣,後麵不知道還要麵對什麼,說不定會有用到葛千的地方。

所以,現在陸鳴還不想擊殺葛千,暫時留著,說不定還有用。

“跟我走吧。”

葛千掃了陸鳴一眼,然後飛身向前,衝向了前方的那片山脈。

陸鳴以妖王帝紋掃過,發現葛千走的路,並無什麼問題,當即跟了下去。

就在陸鳴他們達到這片山脈的時候,在四周,也有很多人到了。

元光族,陰煞族,滄溟族,九陰魔蛛,極惡族...

幾乎所有的大勢力,都有人來了。

這些人,並非聚集在一起的,都是分散開的。

有三五人一起,有七八人一起,最多的也就幾十人一起。

這片天地很大,眾勢力進入的時候,茫茫不知方向,不知道人王心臟在何方,自然會分散開來,三五成群,在各個不同的方向尋找,這樣,才容易找到人王心臟。

這些人身邊,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一個‘葛千’。

而且,這個葛千的氣息,都與他們一樣,看起來,與他們同族。

比如,極惡族幾個高手身邊的葛千,其靈魂氣息,看起來就是極惡族的人。

葛千對這些極惡族的話,與陸鳴說的很相似,隻是稍微改了一下,改成了他乃是極惡族的前輩,與同伴進入這裡尋找人王心臟,最後被同伴背叛,隻留下殘魂,能夠帶他們找到人王心臟。

在其他勢力的人前,自然也是稍微改了一下,一樣套用。

“你們跟我來吧,這座封印大陣,我已經研究透徹,隻有我才能帶你們穿過這座封印大陣,找到人王心臟。”

一個個葛千都這樣說道,然後當先進入了封印大陣之中。

其他人,都跟隨葛千進入封印大陣。

比如極惡族,就有一夥人,跟隨一個葛千,進入封印大陣。

這夥人,本源初期的強者,有六個,其他神主境的,有十幾個,算的上實力強大了。

他們跟隨一個葛千,進入封印大陣,當然,他們也不敢大意,凝神戒備。

前方帶路的那個葛千,眼神露出陰冷之色,眸光中的殺機,一閃而逝。

半個小時後,他們已經跨過了一座接一座大山。

就當他們又經過一座大山的時候,一座山峰,忽然有霞光迸發,幾道可怕的光芒,如神劍一般,向著極惡族的人殺去。

“不好,危險!”

“閃開!”

有本源境的強者大吼,迅速的後退,但還是晚了。

光芒閃過,太快了,威能無窮,那十幾個神主,直接被攔腰斬斷,靈魂也被割裂,隕落當場。

就算本源,也有兩個本源後退的不及時的,被光芒斬中,以他們的實力,都無用,任他們如何爆發,都無用,光芒直接將他們劈為兩半,接著將他們的源根攪碎。

一瞬間而已,兩位本源外加十幾個神主隕落。

唯有四個本源,反應及時,險而又險的退出了山峰的區域,才避開了這一擊。

但他們也出了一身冷汗。

“該死!”

“怎麼回事?葛千,你不是說,你帶路,冇有危險吧,為什麼大陣會攻擊我們?”

極惡族剩下的四個本源,怒視葛千。

“可惜,可惜,居然被你們逃了,不過你們已經進入此陣,就算不被絞殺,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葛千冷笑,凶光畢露,眼中閃爍駭人的殺意。

“你在欺騙我們,你一直都在騙我們、”

一個本源大吼。

到現在,他們如何不明白,他們上當了,上了葛千的惡當。

很明顯,剛纔是葛千故意引他們走上絕路,觸發了封印大陣的絕殺。

很顯然,這封印大陣,非同小可,不僅擁有絕世的封印之力,還蘊含殺伐之力。

這也正常,這可是封印人王心臟的大陣,等級高的驚人,就算是純粹的封印陣法,隻要稍微涉及一點攻伐之力,都無比可怕,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抵擋的。

“就你們這些人,也妄想染指人王心臟,都該死,都該成為我的養料。”

葛千冷喝,臉色猙獰,他身體發光,周圍剛纔死去的那些極惡族的殘魂,不斷的向著葛千彙聚而去,被葛千吸收。

“他在吸收殘魂能量壯大自己。”

“殺了他!”

剩下的四個極惡族本源大吼,殺機冷冽,殺向了葛千。

這四位本源,實力都非常強,都掌控了源級神兵自然不用多說,而且其中有三人,都領悟出了源術。

四人聯手,威力駭人,若是在宇宙星空,能覆滅一條星河,毀滅一顆又一顆星辰。

但是,葛千身形一閃,後退萬米。

隨後,大地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居然將極惡族四大高手的攻擊,全部擋住了。

“這裡乃是在封印陣法之內,你們也妄想殺我,可笑。”

葛千冷笑,繼續吸收殘魂能量。

一縷縷殘魂,被葛千吸收,他的身體,漸漸的變得凝實,氣息越來越強盛。

“該死...”

極惡族四大高手怒吼,但是根本奈何不了葛千,他們破不了這封印大陣,找不到這封印大陣的漏洞,就寸步難行。

他們被困住了。

過了一會,葛千將所有的殘魂能量,都吸收乾淨。

“哈哈哈,你們救永遠待在這裡吧,人王心臟,是我的,誰敢和我搶,我就殺了誰,當年那傢夥還想和我平分,不也死了,哈哈哈...我分身萬千,等我所有分身都壯大彙聚在一起的時候,你們都要死。”

葛千大笑,身形閃動,離開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