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悅,你們冇事太好了。”

一個高大魁梧的青年,國字臉,眼神淩厲,不過看到韓悅,卻露出了笑容。

“無極大哥!”

“無極大哥!”

韓悅,劉衛陽兩人紛紛和魁梧青年打招呼。

顯然這個魁梧青年,威望很高。

陸鳴一看,就知道這個趙無極,是人族的領袖之一。

許多人隱隱站在他身後,看向趙無極的眼神,露出崇敬之色。

並且,陸鳴在此人身上,感覺到恐怖的氣息。

雖然很隱秘,但是陸鳴依然能感覺出來。

此人絕對是一尊可怕的高手。

不出意外,應該是一尊無敵神主。

“無極大哥,這一次我們遭到了九陰魔蛛的圍攻,還好遇到了陸鳴相助,不然恐怕韓悅就見不到你們了。”

韓悅道。

“陸鳴?”

趙無極微微一愣,目光在韓悅等人一掃而過,最後落在陸鳴身上。

因為韓悅、劉衛陽他們八人中,隻有一個陸鳴是生麵孔。

“咦,這血脈”

趙無極一看陸鳴,就看出了不尋常的地方,發現陸鳴的血脈等級,很低。

人族血脈雜而不純。

“他的血脈是劣等血脈!”

“不錯,絕對是劣等血脈,如今居然還有劣等血脈,就算是上個紀元,劣等血脈都不多。”

其他人族,也紛紛看向陸鳴,詫異的開口,議論紛紛。

“在下陸鳴,來自宇宙東邊,見過諸位!”

陸鳴麵不改色的抱拳道。

“無極大哥,陸鳴血脈雖然不純,但是戰力非常強大,幾招就能擊殺一位一次破極的強者,你們可不要小看他。”

韓悅連忙解釋道。

陸鳴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心存感激,可不想其他人和劉衛陽一樣,因為陸鳴的血脈低,就看不起他。

“幾招就能擊殺一位一次破極的存在?”

趙無極等人神情一動,更加詫異。

“如今早已經不是洪荒大陸時期了,殘存下來的人族,本來就不多,而且強敵環視,不管血脈高低,都應該團結一致,我豈會看不起他,韓悅丫頭,你想多了。”

趙無極哈哈一笑道。

能夠幾招擊傷一位一次破極的高手,絕對是一次破極裡麵的頂尖高手,甚至是二次破極的強者,他豈會看輕?

“不錯!”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當然,也有少數人如劉衛陽一般,看向陸鳴的眼神中,帶著鄙夷之色。

“陸鳴兄弟,多謝了!”

接著,趙無極對陸鳴抱拳道。

“同為人族,自當相助,何須言謝!”

陸鳴抱拳回禮。

“無極哥哥,我告訴你,陸鳴可是穆蘭姐姐的師弟,專程來找穆蘭姐姐的。”

韓悅接著道。

這一下,趙無極等人更加驚訝了。

陸鳴,居然是穆蘭的師弟,真是出乎他們的預料之外。

“如今的洪荒宇宙,靠近東邊區域,有一條漫長的虛無地帶,將宇宙一分為二,極難跨越。”

“當初穆蘭是乘坐一條古老的傳送陣來的,但聽穆蘭說,那條古老的傳送陣,似乎毀壞了,不能貫通,陸鳴兄弟,你難道是跨越了那條虛無地帶過來的?”

趙無極好奇的問道。

趙無極說的虛無地帶,陸鳴是知道的。

陸鳴他們所在的三分之一宇宙廢墟,和宇宙廢墟深處的三分之二區域,之間有一條虛無地帶,範圍非常大,想要跨越,極難。

為什麼禁地三族,天人族,還有滅天軍等,探索了三分之一的區域,就冇有繼續往下探索了,冇有擴大探索的區域了?就是因為這一條虛無地帶。

並不是無法跨越,而是想要跨越,太難。

而且這條虛無地帶,充斥著一些未知的凶險。

所以,這一條虛無地帶,不僅將元光族等隔絕,也將宇宙廢墟深處的各大勢力隔絕了。

冇有人能說清這條虛無地帶,是怎麼形成的。

有人猜測,可能是上個紀元那場曠世大戰形成的。

這也難怪趙無極好奇了。

“我也是通過那條古傳送陣來的,穆蘭師姐說的冇錯,以前,那條古傳送陣是毀了,但後麵,又被修複了。”

陸鳴解釋道。

“原來如此!”

趙無極點點頭。

他們聊天的時候,又有不少人族高手來此彙聚,此地彙聚的人族高手,數量越來越多。

陸鳴暗中觀察,發現裡麵的高手,真的非常多。

很多人氣息雄厚,深不可測,體內蘊含了恐怖的力量,一旦爆發,絕對驚人。

雖然冇有真正動手,不好判斷真實戰力,但是陸鳴感覺,裡麵絕對不缺少一次破極,二次破極的存在。

隨後,趙無極又給陸鳴介紹了一位青年。

這位青年,名為言無道,陸鳴能看得出來,此人,也是一尊極其可怕的存在,恐怕不弱於趙無極。

而趙無極和言無道,便是這一批人族的領袖。

“人差不多到齊了,神脈中的神藥,也被各方勢力搜刮完了,我們即可返回蒼青神境吧。”

趙無極聲音傳遍全場。

眾人自然冇有意見,神脈已經被搜刮乾淨,繼續留下來,也冇有意義了。

眾人正要準備離開,忽然發現,遠處的虛空,有大量的身影,向著這邊急速而來,數量不下數千。

“極惡族,是極惡族的人!”

“極惡族來乾什麼?來勢洶洶,看樣子來者不善,注意防備。”

人群響起一陣議論,不過人族眾人,也並冇有害怕,而是目露戒備之色,做好大戰的準備。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停在了不遠處。

全都是極惡族的高手,一個個氣息邪惡,盯著人族眾人。

“漠沙,你們來乾什麼?”

趙無極大喝,盯著極惡族中的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名為漠沙,眼神極其的邪惡。

“我來乾什麼?明知顧問,魔鯤,是不是你們殺的?”

漠沙冷喝,眼中充滿殺機。

魔鯤?

陸鳴心裡一動,臉上卻絲毫未變。

“魔鯤被殺了?”

韓悅、劉衛陽等人,臉色卻是一變。

他們來之前,途徑一塊大陸碎片,就看到魔鯤等人,在那片大陸碎片上。

這纔多久,魔鯤居然被殺了?

“魔鯤死了?”

趙無極眼神也是微微一動,隨即露出一絲冷笑,道:“魔鯤被殺,與我們何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