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大混戰爆發。

將對將,兵對兵。

陸鳴首先對上了元五極,兩人激烈的交鋒了幾招。

而顧長風,則是對上了元六極。

至於四位絕陰屍王,與鬼煞王冥煞王,還有滄羅王子、滄青王子廝殺在一起。

兩方,各有六位無敵神主級彆的存在,廝殺的昏天地暗。

當然,禁地三族,堪比光前王使級彆的高手,非常多,與絕陰屍中的銀眼陰屍,廝殺在一起。

銀眼陰屍的數量明顯更少,落在了下風。

不過,在這古城之內,那種陰冷之氣,濃鬱無比,絕陰屍在這裡,甚至能夠汲取那種陰冷的氣息納為己用,讓他們身上的黑氣,濃鬱的嚇人。

甚至藍焰石,都對其冇有什麼效果。

禁地三族,本來知道絕陰屍的弱點,但這種弱點,也被濃鬱的黑氣掩蓋,加上絕陰屍悍不畏死,強大無比的生命力,硬生生的與禁地生靈,廝殺的難解難分。

唰唰唰...

禁地三族,開始佈置合擊陣法。

一座座強大的合擊陣法,佈置而出,其中,二十一人合擊陣法,都有五六座。

大部分二十一人合擊陣法,來自滄溟族,陰煞族和元光族的二十一人合擊陣法,並不多了。

因為大部分都被陸鳴之前偷襲,給打廢了。

“早知道,連滄溟族一起打了!”

陸鳴現在後悔了。

之前,是滄仙公主的份上,纔沒有對滄溟族出手的。

他要是知道,滄仙公主是暗夜薔薇假冒的,他絕對不會對滄溟族手下留情。

不然的話,禁地三族,現在就冇有那麼多二十一人合擊陣法了。

五六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強大無比,相當於五六個無敵神主了。

雖然旦旦他們,也佈下了合擊陣法,凝聚出一尊黑甲戰士。

雖然他們的合擊陣法,非同小可,威力強的驚人,他們憑藉這套合擊陣法,硬生生的擋住了一座二十一人的合擊陣法。

十二人合擊陣法的威力,居然相當於一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足以見得這座合擊陣法的不凡。

但終究隻能擋住一座而已,其他五座,殺向陸鳴他們,讓陸鳴他們節節敗退。

這樣下去,他們遲早要抵擋不住。

“往仙之領域那邊去。”

陸鳴大喝,與元五極對了一招,藉助這一招,他身形暴退,同時打開了洪荒戒。

“蒼穹,讓你的人,進入我的洪荒戒...”

陸鳴的聲音傳出。

“不要反抗,進入洪荒戒...”

蒼穹大喝,和亞仙族的那些人,一起進入洪荒戒之中。

陸鳴繼續後退,來到了謝念卿他們佈置的合擊陣法邊上,戰神槍掃出,與那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對了一招。

“你們也進去...”

陸鳴給謝念卿他們傳音,謝念卿他們早就心領神會,一閃身,就進入了洪荒戒之中。

唰!

陸鳴身形不停,向著仙之領域的方向衝去。

那些絕陰屍,也紛紛向著仙之領域的方向衝去。

禁地三族,緊追不捨。

但很快,禁地三族的速度,就減慢下來。

因為往仙之領域那裡衝,受到的壓力,就會越大。

陸鳴的速度,都減慢了下來。

他身體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可怕的壓力壓在他身上,彷彿有一道道鋒利無比的勁氣,在切割他的皮膚。

“這裡就可以了,再繼續前行,我都要被這股壓力撕碎...”

陸鳴心裡暗道。

仙之領域的力量太強了,根本不是他能對抗的。

吼吼吼...

那些絕陰屍,不斷地嘶吼,一些修為弱的絕陰屍,早已經止步。

好在,絕陰屍在這裡能夠汲取那種陰冷的氣息為己用,他們對仙之領域的抗性更強,遠比同級的其他生靈能抗。

但是,禁地三族,就不行了。

為首的六位無敵神主,還好一些,憑藉頂級的裝備,還有強大的力量,幾乎衝到了陸鳴他們不遠處。

但是那些佈置合擊陣法的禁地生靈,就不行了。

他們佈置的合擊陣法,攻擊力是很強,防禦力卻一般般,哪裡能擋住仙之領域的壓力。

其中一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貿然進入太深,被可怕的壓力一壓,陣法直接崩潰,佈陣的二十一人大口咳血,身形暴退。

其他合擊陣法,不敢入內了,紛紛駐足。

“殺!”

“殺!殺!”

四尊絕陰屍屍王大吼,殺向了鬼煞王等人。

同時,陸鳴和顧長風,也殺了過去。

轟轟轟!

十二位無敵神主級彆的強者,頂著仙之領域強大的壓力,連續交鋒,對了十幾招,鬼煞王等人,節節敗退。

是的,在這樣的環境下,四尊絕陰屍王,明顯占據了優勢。

“可惡...”

鬼煞王、元五極等人怒吼。

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出手的,隻有他們六位無敵神主,就連那些堪比光前王使的存在,都難以發揮出多少力量。

那些合擊陣法,更是不堪大用。

合擊陣法,畢竟隻是合擊陣法,雖然佈陣之後,力量強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更是堪比一尊無敵神主。

但是弱點也很明顯。

和一尊真正的無敵神主比起來,差距太明顯了。

若是那五六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是真正的無敵神主,陸鳴他們,擦翅難逃。

“怎麼樣?退吧?”

滄羅王子給其他人傳音。

“隻能退了!”

其他人商量了一會,決定撤退。

“退!”

鬼煞王大吼,禁地三族的人聽到後,如蒙大赦,迅速的後退。

鬼煞王,元五極等六人,也迅速的後退。

同樣的人數,陸鳴他們雖然占據上風,但是想要留下對方,也根本不可能。

“怎麼就退了,不繼續玩玩?”

陸鳴嘲諷道。

“哼,等我們三族高手降臨,便是你們的死期!”

鬼煞王冷喝,冰冷的眼神,掃視陸鳴,然後帶著手下,迅速的後退。

轉眼,消失的無影無蹤。

禁地三族走了之後,陸鳴他們也遠離了仙之領域,畢竟時刻被那股壓力壓著,也很難受。

遠離了仙之領域之後,陸鳴將謝念卿他們,還有亞仙族的人,都從洪荒戒放了出來。

“我們找地方閉關!”

陸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