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耶不朽出現在光罩上空,很顯然,光罩便是耶不朽打出的。

不知道耶不朽是正好在前麵,還是早就隱藏在暗中,伺機出手。

看到耶不朽,陸鳴想也不想,便是一槍刺出。

咻!

一道犀利無比的槍芒,洞穿了虛空,刺向了耶不朽,速度快到驚人的地步。

耶不朽,不得不出手抵擋。

他一劍斬出,虛空中出現了一輪星辰,與槍芒碰撞的時候,炸裂開來,形成了毀滅性的力量。

陸鳴刺出的槍芒,被擋住了,戰神槍嗡嗡作響,而耶不朽的身形,也是一震,向後連退幾步。

陸鳴淩空踏步,向著耶不朽殺去,一掌轟出,一片大陸形成。

“天人之劍,陽之滅!”

耶不朽繼續施展源術,一**日浮現,無儘劍光浮現,洞穿虛空,與陸鳴的洪荒式對抗。

不僅如此,還有很多劍光,刺向了陸鳴還有泡泡。

“泡泡,你先進入洪荒戒之中。”

陸鳴催動洪荒戒,泡泡身形一閃,便遁入洪荒戒之中。

泡泡雖然達到了神主九重,實力比以前強了很多,但是與耶不朽這等存在相比,還是有巨大的差距,麵對耶不朽的攻擊,根本擋不住,需要陸鳴分心守護。

麵對耶不朽這種同等級的強者,陸鳴必須全力以赴,根本無暇分神,所以,讓泡泡進入洪荒戒,纔是最好的選擇。

泡泡進入洪荒戒,陸鳴全力出手,與耶不朽對了幾招。

眼看,後方的鬼煞王,冥煞王,還有元六極元五極就要趕到了。

陸鳴和耶不朽都有些焦急。

等那些人趕到,陸鳴和耶不朽,都休想得到源級神藥。

這時,耶不朽忽然大喝:“陸鳴,你朋友的人頭,你不想要了?”

話音剛落,他一揮手,十幾個人頭,向著遠處飛去。

同時,還有十幾道勁氣,襲擊十幾個人頭,要是被擊中,可想而知,這十幾個人頭,肯定要炸裂開來。

“是他們...”

看到這十幾個人頭的模樣,陸鳴心裡狂震。

這十幾個人頭,陸鳴都認識,分明是滅天軍的十幾位高手,有些,還和陸鳴很熟。

之前,在陸鳴和滅天軍分彆的時候,這些人,分明還活著。

隻有一個解釋,在陸鳴他們離開之後,滅天軍的人,遇上了耶不朽。

以耶不朽的戰力,遇上滅天軍...

冇有時間思考,陸鳴身形暴衝而出,向著那十幾個人頭衝去,同時揮舞戰神槍,刺出了十幾道槍芒,將耶不朽攻出的勁氣擊潰,然後禁忌之力一卷,便將十幾個人頭抓在手裡。

是真的,並不是假象。

這說明,滅天軍真的碰到了耶不朽。

以十幾個人頭引開了陸鳴,耶不朽奮力一抓,那個光罩快速縮小,被耶不朽收了起來,包括裡麵的源級神藥,也被他收了起來。

收起源級神藥後,耶不朽冇有繼續出手,而是急速後退。

“耶不朽,不要走!”

陸鳴大吼,快速的追了過去。

“陸鳴,我要是你,就離開這裡,前去給滅天軍的人收屍。”

耶不朽冷笑。

陸鳴臉色難看,心一直往下沉。

難道,滅天軍的人,真的被耶不朽滅了?

咻咻!

吼吼!

後方,幾道可怕的攻擊,向著陸鳴襲擊而來。

是鬼煞王,冥煞王,元五極元六極等人。

他們迫近之後,直接就出手了。

不管陸鳴有冇有得到源級神藥,陸鳴都在他們的必殺名單之中,看到陸鳴,出手就是。

後麵這四位,都是恐怖的強者,無敵神主級的人物,和陸鳴是同一級的強者,四人聯手攻擊,即便相距了一段距離,陸鳴都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隻能全力出手抵擋。

轟轟轟轟!

陣陣轟鳴之後,陸鳴身形狂震,被轟飛了出去。

即便有頂級的源級神藥抵擋,陸鳴都感覺體內氣血翻湧。

“這個陸鳴交給我,你去追源級神藥!”

元五極對元六極道。

元六極點點頭,向著耶不朽追去。

而元五極,則是繼續向陸鳴發動攻擊。

鬼煞王和冥煞王對視了一眼,隨後,冥煞王繼續追擊耶不朽,而鬼煞王,向著陸鳴殺去。

陸鳴連殺鬼煞王多位手下,破了那兩座二十一人合擊陣法,鬼煞王對陸鳴的殺意很重。

隻要殺了陸鳴,就可以拿回陸鳴身上的合擊陣法載體,他的二十一人合擊陣法,又可以完善。

所以他纔會捨棄耶不朽,對陸鳴發動進攻。

陸鳴卻不在戀戰,而是施展身法,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退去。

陸鳴知道,如今這個局麵,想要從耶不朽身上奪取源級神藥,難度太大了。

而且,他現在滿腦中都是滅天軍的事情,滅天軍碰到耶不朽是肯定的,但究竟怎麼樣了?

獅,唐劍,顧長風等人,是不是也死在了耶不朽手裡?

心事重重,無心戀戰,陸鳴現在隻想擺脫元五極和冥煞王,然後探查滅天軍的情況。

不過,兩尊同等級的人物出手,想要完全擺脫,也冇有那麼容易。

最後,陸鳴拚著硬接了冥煞王一招,藉助冥煞王的這一擊之力,飛出了冥煞王和元五極的包圍。

不過陸鳴也付出了代價,口中連續吐出幾口鮮血,遭到了不輕的創傷。

畢竟麵對的無敵神主級彆的存在,即便有頂級源級神兵護體,也很難將所有的力量都擋住。

不過,衝出了包圍,就好辦了。

泡泡及時從洪荒戒出現,以時空之力籠罩陸鳴,讓陸鳴的速度暴增,超過了元五極和冥煞王。

一會之後,陸鳴成功的甩開了元五極和冥煞王,來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陸鳴和泡泡進入洪荒戒之中,將滅天軍可能遇到耶不朽的情況,說了一遍。

“怎麼會這樣?”

唐君的臉色,有些慘白。

眾人之中,要說與滅天軍關係最深的,便是唐君。

謝念卿雖然也是輪迴轉世,但記憶人格,卻是以謝念卿為主的,雖然有同樣的記憶,但感情上,和唐君還是有所差彆。

“先彆慌,耶不朽說的,未必是真的,也許是遭遇過,隕落了一些人,但未必所有人都隕落了,也許耶不朽,隻殺了十幾人而已。”

骨魔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