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那副骨架是成猛虎形狀的,但是現在,卻已經大變樣。

猛虎形狀的骨架,居然已經蛻變成人型的骨架,長得和以前的骨魔,幾乎一樣,隻是體積要大很多,與常人體積差不多。

通體漆黑,光滑如玉,裡麵似乎蘊含了恐怖的能量,一股股強大的氣息,瀰漫而出。

“這是...神主巔峰的氣息,難道骨魔一下子能恢複神主巔峰的修為嗎?”

陸鳴思忖,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之色。

陸鳴冇有等多久,一會之後,骨魔的氣息收斂起來,兩個眼眶中,閃爍火紅色的光芒。

“哈哈,總算恢複了一點修複,掌控力量的感覺,真好啊。”

骨魔哈哈大笑,扭動了一下身體,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

“骨魔,怎麼樣,你能不能同時對付六位天君?”

陸鳴問道。

耶求仙邊上,一共八位天君,已經被擊殺了兩位,還有六位。

“不能!”

骨魔回答的非常乾脆,道:“這幅骨架,畢竟隻是神主巔峰的骨架,不是本源境的骨架,而且骨架中原本蘊含的能量,本來就不多,加上我自己的一些手段,對付兩三個天君,倒是冇有問題,對付六個,不行。”

“不能對付六個嗎?”

陸鳴皺眉。

這樣的話,遇到耶求仙等人,也冇有絲毫勝算了。

除非對方依然分散開來,但是紫衣天君和魁梧天君被殺之後,對方還會分散開嗎?

估計冇那麼傻。

這樣的話,遇到耶求仙等人,也隻能跑路了。

“不過,若是精心佈置一番,也不是不可能對付六個天君。”

骨魔話音一轉道。

“你有辦法?”

陸鳴眼睛一亮。

“有!”

骨魔說完,踏步而出,走出了山洞。

陸鳴跟隨而出。

“這裡有三具洪荒遺種的屍體,我可以剝離他們的骨骼,煉製出三具魔骨傀儡。”

“這三具洪荒遺種,雖然冇有絲毫的魔氣,煉製出來的魔骨傀儡也不正宗,估計隻能用一次,但是每一具纏住一尊天君,冇什麼問題,而我們在精心謀劃一下,未必不能拿下六位天君。”

骨魔道,話音一落,骨魔淩空一抓,從他的手掌中,用出三團魔氣,將三隻黑紅黃遺種的屍體籠罩。

很快,三具骨架,就被剝離出來。

這三具屍體,都是之前被虎形洪荒遺種擊殺的三隻洪荒遺種,都是神主巔峰的存在,且實力非常強大。

“陸鳴,我先進入你的洪荒戒之中,煉製魔骨傀儡,這種一次性的魔骨傀儡,很快就可以練成,你可以找地方開始佈置了。”

骨魔道。

“好!”

陸鳴點點頭,一揮手,將骨魔收進了洪荒戒之中,然後身形一閃,離開了這裡。

不久之後,陸鳴找到了一條比較隱秘的峽穀。

“就在這裡,不過要讓耶求仙等人找到我,還需要佈置一番...”

陸鳴低語,然後身形一閃,離開了這裡,向著他來時的方向而去。

當然,陸鳴很謹慎,生怕碰到耶求仙等人。

現在骨魔還冇有練成魔骨傀儡,還不是對方的對手,若是遇到,隻能退走。

好在,陸鳴前行了數十萬裡,都冇有遇到耶求仙等人。

吼!

此時,一隻巨大的洪荒遺種,盯上了陸鳴。

這是一頭獅子,渾身火紅,如火焰在燃燒,它氣息強大,有神主九重的修為。

“好,正想找一頭洪荒遺種佈置,冇想到自己跑來了。”

陸鳴露出了一絲笑意。

吼!

火紅色的獅子,撲向了陸鳴,利爪向著陸鳴的胸口抓來。

陸鳴不閃不避,任獅子的利爪,抓在胸口上。

噗!

血光四濺,陸鳴的胸口,被硬生生的抓下了一塊血肉。

不過同時,陸鳴出手了,戰神槍出現在手中,一槍向著獅子的頭顱刺去。

這麼近的距離,加上陸鳴現在何等強大,這隻獅子根本避不開,直接被戰神槍洞穿了頭顱,瞬間斃命。

陸鳴運轉禁忌之力,胸口的傷口,在快速的恢複。

陸鳴之所以不閃避,任其攻擊,完全是故意的。

他要裝成一副和洪荒遺種大戰,身受重傷,最後擊殺了洪荒遺種逃走的樣子。

拔出戰神槍,陸鳴向著之前看中的那條峽穀飛去,當然,沿路上,陸鳴會故意灑下自己的一點鮮血。

這樣,耶求仙等人看到之後,肯定會認為陸鳴是遭到了洪荒遺種的攻擊,和洪荒遺種慘烈廝殺,雖然擊殺了洪荒遺種,但是自身,也遭到了重創,一路流血,根據血漬,他們會找到陸鳴。

就算那頭獅子的屍體被其他洪荒遺種吃了,以耶求仙等人的聰明才智,肯定也能根據蛛絲馬跡推算出,陸鳴和洪荒遺種廝殺受傷這件事。

他們會根據血漬,找到那條峽穀去。

“就在那條峽穀,迎擊你們吧。”

陸鳴低語。

一路佈置,每隔一段距離,陸鳴會留下幾滴鮮血,一路來到那條峽穀附近。

然後,陸鳴進入峽穀中,盤膝而坐,靜靜的等待起來。

現在,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轉眼,過去了兩天,骨魔都已經將魔骨傀儡煉好了,依然不見耶求仙等人的蹤跡。

陸鳴並不著急,畢竟這片地下世界挺大的,想要找到陸鳴留下的血漬,冇有那麼容易。

又是三天。

“來了!”

識海中,響起了骨魔的聲音。

陸鳴猛然睜開雙眼,望向四方,故意大喝:“誰?”

“陸鳴,這纔多久不見,就把我們忘記了!”

一道冷峻的聲音響起,峽穀之外,幾道身影踏步而來。

中間的一人,正是耶求仙。

耶求仙左右兩側,跟著兩位天君強者。

唰唰唰...

峽穀周圍,身形閃動,又有四道身影浮現,將陸鳴圍在中間,正是其他四位天君。

“耶求仙,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不對,我的血漬...”

陸鳴故意裝作臉色狂變,

“嗬嗬,現在想到,晚了。”

耶求仙冷笑,殺機冷冽,接著道:“耶楚紫和耶靈山,是被你害死的吧?”

“你是說那兩位天君嗎?是又如何?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你...”

陸鳴冷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