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陸鳴一直不滿意,後麵交織出來的秘術,依然有著其他秘術的影子。

看起來,似是而非,威力也並不是特彆強大,和破天式,都有著不小的差距。

“秘術,自己的秘術,三千大古秘術...“

“秘術何須分三千種,太多了,若是能融為一體,化為一種秘術,該如何強大?”

陸鳴腦海中,不但有念頭浮現出來,他的雙手,也如閃電一般在舞動,將腦海中的構思,體現出來。

忽然,陸鳴身體一顫,數百個細胞發光,數萬種秘術,一起浮現而出,浮現在陸鳴的身體周圍。

隨著陸鳴的心念,不斷的變換,最後慢慢交織融彙在一起。

但是不久之後,碰的一聲,這些秘術崩潰開來,消失無蹤。

失敗了!

但是,陸鳴眼睛卻亮了起來。

他覺得,這非常可行。

繼續!

陸鳴繼續催動所有秘術,浮現而出,在陸鳴的操控下,又繼續交織融彙,但是不久之後,還是失敗了。

不過,陸鳴冇有放棄,繼續進行。

失敗,失敗,不斷的失敗...

陸鳴不知道總共失敗了多少次,但是每一次失敗,都給陸鳴帶來一點經驗,到下一次,秘術的交織融合,堅持的時間,會多一些。

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總結經驗。

又是二十年的之後。

此時,陸鳴已經修煉了兩百六十年,距離命魂天庭之主所說的三百年,已經快到了。

此時,命魂天庭之主,越來越虛弱了,眼神黯淡無光,氣息微弱。

“小傢夥,你要快點啊,我就快承受不住了啊!”

命魂天庭之主輕歎。

此時,地麵之外,數百天人族淩空而立。

耶無立於人群中,眼神全是期待與猙獰之色。

“快了,快了,要不了多久,這座大陣,就會徹底被煉化,魂命,你體內的半屢禁忌之力,是我的了,還有那個禁忌之體,我都要統統鎮壓...”

耶無心裡大吼,充滿了興奮與期待。

造化神陣中,陸鳴依然在參悟。

又連續失敗了幾次之後。

“凝!”

忽然,陸鳴大喝一聲,雙手以驚人的速度舞動起來,數萬種秘術在快速交織融合,最後,居然化為一方世界。

這似乎是一塊大陸,上麵隱約可見山川河流,花草樹木。

陸鳴立於大陸之上,彷彿是世間的主宰。

“這大陸,這塊大陸,難道是仿照傳說中的洪荒大陸?”

命魂天庭之主喃喃自語,先是震驚了一番,隨後,露出驚喜之色。

成功了!

他知道,陸鳴參悟成功了,成功的悟出了屬於自己的秘術。

冇錯,陸鳴凝聚出來的這塊大陸,就是陸鳴新領悟出來的秘術。

“奇才,當真是奇才啊,領悟出來的秘術,比我想象中的,還要驚人...”

命魂天庭之主心裡讚歎。

命魂天庭之主冇有猜錯,陸鳴的確是仿照洪荒大陸,參悟出來的秘術。

上個紀元,整個宇宙,包括宇宙廢墟和現在的洪荒宇宙,居然都是一塊大陸。

一塊無邊無際,無窮巨大的大陸。

無數生靈在上麵繁衍生息,孕育出無窮的強者。

這讓陸鳴心馳神往,腦海中,不止一次幻想洪荒大陸的風采,所以在之前領悟自己的秘術時候,不知不覺,也往這方麵偏離,最後參悟出來的秘術,施展之後,也是凝聚出一塊想象中的洪荒大陸。

“散!”

陸鳴心中一動,腳下的大陸潰散開來。

“凝!”

下一刻,陸鳴雙手快速掐動印訣,身體中,數萬個細胞如星辰般發光,數萬種秘術浮現,在陸鳴的印訣牽引之下,交織融彙,最終又凝聚出一塊大陸。

不是僥倖,陸鳴真正掌握了這一招。

“這一試秘術,就叫做洪荒式吧!”

陸鳴一笑。

第一式秘術,名為破天式,意味破滅天宮。

這一試,仿照洪荒大陸而成,名為洪荒式。

至此,陸鳴總共創造出兩式屬於自己的秘術,破天式,洪荒式。

“好,陸鳴,現在開始突破吧,打破瓶頸,連接宇宙海,跨入神主境!”

命魂天庭之主的聲音,砸陸鳴耳中響起。

陸鳴默默點頭,然後閉上眼睛,任星光沐浴全身。

一段時間後,陸鳴的狀態達到了巔峰,身體猛然一動,爆發出絢爛的光輝。

“洪荒式!”

陸鳴輕喝,身上的氣息暴漲,不斷的拔高,向著神帝巔峰衝去。

很快,陸鳴的氣息就達到了頂點,達到了一個極限,被什麼擋住了,再也難以上去。

這就是瓶頸。

禁忌之體大境界的瓶頸,比其他人的更強。

非自己領悟的秘術不可破。

有得必有失。

禁忌之力的強大,換來是更難突破的大境界瓶頸。

陸鳴的第二式秘術,洪荒式再度施展而出。

浩瀚的大陸浮現,對著陸鳴自己猛然壓下。

陸鳴身體劇震,身上傳出了轟隆隆的炸響,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不斷的震動。

轟!

最後,陸鳴身體傳出一聲爆響,緊接著,他的氣息,猛然暴漲,如洪水衝破了堤壩,不可阻擋。

衝破了!

陸鳴終於打破了瓶頸,讓自己的氣息,跨入了一個新的境界。

不過,這樣還不是真正突破,隻能算是半隻腳跨入神主境。

還有重要的一步,冇有完成。

其他修行者,接下來要做的是開辟宇宙橋,而陸鳴,也需要開辟類似的東西。

陸鳴心中一動,數萬個融入秘術符文的細胞連接在一起,形成一扇門。

轟隆隆!

門中心的空中,不斷炸裂,一個漆黑的漩渦出現,此刻,漩渦不斷的轟鳴,不斷的震顫,邊上的門框,光芒越來越強。

慢慢的,有東西浮現而出了。

是宇宙橋,不對,並非宇宙橋,而是和宇宙橋類似的東西。

路!

那居然是一條路,一開始,很模糊,但慢慢的變得清晰起來。

這是一條黃泥路。

枯寂,古老,而且不大,寬度隻有兩米。

“有血!”

下一刻,陸鳴心裡大震。

他在這條黃泥路上,看到了血跡。

一灘心血,染紅了一片黃泥路。

他不會看出,這也絕對不是錯覺,黃泥路上,真的有一灘血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