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帝九重,擁有十二星戰力,這就恐怖了。

傳說天人族裡麵,有這樣的人物,但是極其稀少。

陸鳴,居然達到瞭如此地步?

“怎麼可能?”

戰台周圍,耶楚千嶽身體狂震,眸中露出深深的震驚,以及難以置信。

這樣的戰力,已經在他之上了。

他難以接受。

因為他剛纔還對陸鳴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吃定陸鳴的模樣。

還親口說要殺陸鳴一次。

可現在陸鳴的戰力,已經不是他能夠對付的啊,後麵遇上,他該怎麼麵對。

一時間,耶楚千嶽心亂如麻。

嗡!

另外一個戰台周圍,帝劍一背後的長劍嗡鳴,劍鳴之聲響徹蒼穹,眼中露出強盛的戰意。

他和陸鳴,都是從小千世界走出的,並且從洪荒宇宙的小地方,一步步走出來,他一直有個心結,想要擊敗陸鳴,證明他纔是小千世界走出的第一人。

但是看到陸鳴現在的戰力,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有意思,不愧是我最看重的人,可惜...”

暗夜薔薇目光閃爍奇異的光芒。

“厲害厲害,哈哈哈...”

至於萬神,則是拍手而笑。

他和陸鳴關係莫逆,看到陸鳴越強,他就越高興。

周圍的人怎麼想,陸鳴冇有去關心,此刻,他的身形已經從原地消失,向著伽伯特撲殺而去。

快,太快了,快到伽伯特難以閃避。

“給我滾開!”

伽伯特大吼,十二隻翅膀,散發出刺眼的聖光,化為十二把金色戰劍,斬向了陸鳴。

這一擊,威力十分恐怖,因為伽伯特拚命了,在燃燒神力出手。

不過,此時的陸鳴,將戰力催動到十二星,戰力比伽伯特高了兩星。

兩星戰力,強太多了,根本不是拚命就能拉平的。

陸鳴手指成抓,一抓而下。

他的五根手指,如五根長槍一般,鋒利無比。

手爪,抓在了十二把金色的戰劍上,鏗的一聲,十二把金色的戰劍,就如同腐朽的枯木一般,炸裂開來。

十二把金色的戰劍,一把接一把炸裂,瞬息間,十二把金色戰劍,全部炸裂,陸鳴的雙手手爪,已經抓在伽伯特一對金色的翅膀上。

“我說過,我會親手斷了你的翅膀...”

陸鳴冷漠的聲音響起。

“不...”

伽伯特大吼。

但是,陸鳴已經出手,奮力一撕。

噗!

鮮血四濺,金色的羽毛紛飛,伽伯特兩隻金色的翅膀,硬生生的被陸鳴撕裂下來。

啊啊...

伽伯特慘叫,長髮亂舞,身上的氣息,在快速衰弱。

翅膀,是天使族最重要的地方,也是天使族天賦潛力凝聚的所在。

天使族,翅膀越多,代表天賦越強,潛力越強。

翅膀被斷,就代表斷了天賦,斷了潛力。

不僅修為會快速衰弱,潛力都會減弱。

伽伯特上次斷翅逃走,那是被逼的冇辦法,不逃走,就要被陸鳴擊殺,他隻能斷翅逃走。

那一次,他就元氣大傷,若不是遇到了逆天的造化,他根本恢複不過來。

這一次,他的翅膀又被斷了,而且不是自己斷的,而是被陸鳴斷掉的。

上次,他遇到了造化,恢複過來了,後麵,還能有這樣的造化嗎?

難了!

逆天造化,可遇不可求。

雖然,在這蓮花之上被擊殺了,能夠恢複過來,但是被斬掉的潛力,可恢複不過來。

他恨啊,他大吼,死死的盯著陸鳴。

“陸鳴,你該死,你該死,遲早我會十倍百倍的報複回來的...”

伽伯特不斷的大吼,像是瘋了一般。

“該死...”

外麵觀戰的人當中,也有天使族的強者,此時也是怒吼。

伽伯特,可是覺醒了天使王血脈的存在,這等血脈,太罕見了,在天使族曆史上,都冇有幾人能夠辦到。

隻要伽伯特以後成長到巔峰,宇宙中,將會多出一尊霸主級的人物,威壓一方,戰力無雙。

天使族的實力,定然會更強,甚至力壓十強種子的其他八族。

可現在,伽伯特的翅膀被斷了,天賦和潛力,正在減弱。

這對於天使族來說,是巨大無比的損失,他們心痛啊,對陸鳴的恨意,自然滔天。

“鬼叫什麼?我還冇完了...”

陸鳴淡淡道,雙手立刻抓住了伽伯特的第二對翅膀。

伽伯特的叫聲,立刻戛然而止,眼神中透露出濃濃的驚恐。

陸鳴,還要斷他的其他翅膀。

被斷了一對翅膀,都對他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了,斷掉第二對,對他造成的損害,會更加巨大。

“不,不,不要...”

伽伯特驚恐的大叫起來。

但是,陸鳴冇有絲毫的心慈手軟。

反過來,如果他落在伽伯特手裡,伽伯特肯定會用比這個狠辣十倍百倍的手段對付他的。

對待敵人,無需手軟,也無需同情。

噗!

陸鳴用力一撕,伽伯特的第二對翅膀,也被撕裂下來。

伽伯特就像是一個漏氣的氣球,氣息快速衰弱下去,眼中的精光,也暗淡了下去。

“不,不要,我...”

伽伯特慘叫,想要認輸。

但是,陸鳴豈會讓他輕易認輸

強大的力量湧了過去,將伽伯特完全控製住,讓伽伯特一個字都說出來。

伽伯特奮力掙紮,眼神中,隻有驚恐。

而陸鳴的手爪,已經抓向了伽伯特的第三對翅膀。

“住手,給我住手!”

“你這是要與我天使族開戰嗎,我發誓,你要是繼續出手,我天使族與你不死不休!”

幾個天使族的神主大吼,眼睛都紅了。

陸鳴如果繼續出手斷伽伯特的翅膀,伽伯特這位天使王血脈,就要真的廢了。

“不死不休?我好怕哦?”

陸鳴嘲諷,手上卻冇停,又是一撕而下,將伽伯特第三對翅膀撕裂下來。

伽伯特的氣息更弱了,徹底癱軟在地上。

但是,陸鳴依然冇有停手,抓向了伽伯特的第四對翅膀。

雖然在這裡,不能擊殺伽伯特,但是可以廢了他。

陸鳴可冇有留下敵人的習慣。

噗!噗!噗!

陸鳴連續出手,將伽伯特最後三對翅膀,都撕裂了下來。

伽伯特的氣息衰弱到極點,徹底被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