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出戰台,就等於失敗了。

耶韓林飛回蓮花之上,蓮花飛回原來的位置,高度開始下降,由四丈高,重新降為三丈。

而泡泡,由四丈高,升為了萬丈,暫時俯視所有人。

“該死的時空靈鼠,我要你們滅門,滅門...”

耶韓林心裡不斷怒吼。

他怒啊!

雖然泡泡冇有刻意羞辱他,但是結合他自己前後的表現,依然非常的丟人。

一開始,他非常自信,一上來就叫泡泡認輸,一副贏定了模樣。

後麵,耶楚千嶽讓他認輸,他不同意,依然認為吃定泡泡了,非常果斷的直接出手,結果,被泡泡輕易擊敗。

前後一對比,就是赤果果的打臉。

而是還是他特意送臉上去給泡泡打的,彆人拉都拉不住。

所以,雖然泡泡冇有刻意羞辱他,但是他對泡泡,依然充滿恨意。

如果泡泡被他擊敗,豈會有這個結果,他豈會丟臉?

不過這時,又有兩朵蓮花,飛向了戰台。

比賽,繼續進行,都是四丈高度之間的對決,贏的人,蓮花根莖升高為五丈,失敗的人,蓮花根莖,重新跌落到三丈。

比賽,一場場的進行。

謝念卿,秋月,旦旦,都一一比試過了,他們的對手並不是很強,都是比較輕鬆的戰勝了對手。

同時,陸鳴也看到了淩雨薇。

她服用過一滴五行仙淚,也得到完美進化,實力深不可測,也是輕鬆戰勝了對手。

她時不時的會偷偷看陸鳴一眼,不過當陸鳴的目光投向她的時候,她就連忙轉移目光,麵無表情。

陸鳴苦笑。

他又傷了一個女人的心,可是,他不是有意的啊。

謝念卿,秋月,旦旦,都冇有遇到太強的對手,蓮花的根莖,成功的升級為五丈高。

但是,葉淩的運氣,卻不是很好,遇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

伽伯特!

是的,很巧,葉淩在第二輪,就遇上了伽伯特。

“滅天軍的人,很好,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伽伯特冷笑,十二隻金黃色翅膀伸展開來,金色的聖光,彷彿要沸騰起來一般。

“廢話,動手吧!”

葉淩懶得和伽伯特廢話,直接出手了,化為一道劍光,向著伽伯特殺去。

“殺!”

伽伯特也大喝,金色的聖光,凝聚出一把金色的戰劍,斬向了葉琳。

兩道絢爛的劍光,在空中相遇,迸發出驚天轟鳴。

劍光相交的地方,如一個太陽爆炸一般,無儘的劍氣,向著四麵八方蔓延開來,在戰台上,留下了一道道細密的劍痕。

不過,這些劍痕,很快就消失了。

這戰台,似乎有自愈的功能,被打出缺口或者痕跡,能自動修複。

漫天劍光之中,一道身影向後倒退,連續後退了幾百米。

是葉淩!

而伽伯特,身形一動不動。

剛纔的交鋒中,葉淩居然落在下風。

即便是陸鳴,都露出驚訝之色。

“這伽伯特,戰力提升了這麼多,居然連葉淩,都不是對手!”

陸鳴心裡閃過一道念頭。

剛進入太上仙城第二層的時候,陸鳴就遇到了伽伯特,那時候伽伯特的戰力,才六星而已。

現在,居然達到這麼恐怖的地步。

要知道,葉淩的戰力,可是達到了九星的極限,伽伯特能夠壓製葉淩,足以說明,伽伯特的戰力,已經達到了十星。

這可是接近天子天女的戰力了,這絕對非常驚人。

整個宇宙的神帝,都冇有多少個。

“好!”

那些天使族的人看到,不由大聲喝彩,非常的興奮。

“滅天軍的天才,給我死吧!”

伽伯特無比興奮,大喝一聲,繼續向著葉淩殺去。

鏗!

葉淩身上傳出劍鳴之聲,他化為一道劍光,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正麵碰撞,不是伽伯特的對手,那麼隻有采用遊走的方式,慢慢消耗對方的力量。

高出一星戰力,並不是贏定了。

低一星戰力的人,也不是輸定了。

在特定情況下,還是有可能翻盤的。

當然,正麵碰撞,高出一星戰力,那肯定占據全麵優勢的。

所以,葉淩並不與對方正麵碰撞。

若是能耗儘對方的力量,他不是冇有勝利的可能。

“哼,想用這種方法來對付我,真是天真,聖光審判...”

伽伯特長嘯一聲,聖光爆發,天空中,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凝聚而出。

陸鳴當初與伽伯特大戰的時候,見識過。

伽伯特修煉一種神力,卻領悟出兩種本源秘術。

這種聖光審判十字架,便是他其中一種本源秘術。

隻是那時候是潔白色的,現在是金色的,威力比那時候,恐怖了無數倍。

金色的十字架,懸浮在空中,散發出絢爛無比的聖光,籠罩戰台每一個角落。

然後,從聖光十字架上,飛出了一道道光束。

這些光束,比最鋒利的利劍還要鋒利,向著葉淩殺去。

雖然葉淩的速度很快,在戰台上不停的閃爍,但是聖光十字架飛出的光束太多了,密密麻麻,佈滿了整片戰台,難以數清。

葉淩,終究難以全部避過,隻能出劍抵擋。

鏗!鏗!鏗!...

利劍交鋒的聲音,不斷響起,轉眼就響起了數十下。

數十下之後,葉淩所化的劍光突然一顫,崩潰開來,他的身體浮現而出,向後暴退。

在他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血窟窿,前後透亮,顯然是被聖光十字架上的光束擊穿的。

“給我死吧!”

伽伯特大喝,繼續操控聖光十字架,更多的光束,向著葉淩轟去。

葉淩想也不想,轉身就走,向著戰台外衝去。

他這是放棄戰鬥,要認輸了。

“你必須要死一次!”

伽伯特冷喝,閃爍冷冽的殺機。

他不會讓葉淩輕易逃出戰台,這一次,他要徹底打出威名,被天宮的大人物看中,從此以後,成為天宮的核心。

這是他的目的。

而他的每一個對手,都要成為他的踏腳石,特彆是葉淩這種滅天軍的天驕。

他的眉心處,一道血紅色的長劍浮現而出。

這是伽伯特的第二種本源秘術,聖光製裁。

咻!

血紅色的劍光,向著葉淩刺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