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突然出現了十幾隻血氣旺盛的猛獸,立即引起了披頭散髮老者的注意力。

批頭散發的老者,顯然已經完全瘋狂了,他的注意力,完全是跟著氣血走的,氣血強大,實力強大的,他就會被吸引。

之前就是矮小男子比陸鳴更強大,所以披頭散髮老者第一個追擊矮小男子。

而現在,這十幾隻猛獸,氣血也非常強大,如火爐一般,立刻就吸引了披頭散髮的老者。

“殺!”

批頭散發的老者大吼一聲,一掌拍出,直接將一頭猛獸轟成了血霧。

其他猛獸轉身就跑,衝向四麵八方。

那個批頭散發的老者大吼的追殺。

“好機會!”

陸鳴冇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這裡忽然回出現十幾頭氣血強大的不正常的猛獸。

他心裡雖然很奇怪,因為這是天宮的天牢,到處充滿了心焰魔火,除了關押在這裡的生靈,就冇有其他任何生靈了。

至少陸鳴飛行了這麼多的路程,除了批頭散發老者和矮小男子外,就冇有遇見過其他生靈了。

這裡突然冒出了十幾頭氣血強大的猛獸,很奇怪。

但現在不是多想的時候,陸鳴抓住機會,向著一個方向連續挪移了好幾次。

“小友,跟我來!”

陸鳴挪移了好幾次之後,忽然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陸鳴一驚,向著那邊看去,發現在一座山峰上,有個身材乾瘦的中年漢子。

這箇中年正朝著陸鳴揮手。

陸鳴本能的戒備起來。

不過陸鳴發現,中年漢子的眼神,很寧靜,並無瘋狂之意,這和之前碰到的披頭散髮老者和矮小男子,有很大的區彆。

“小友,跟我來,之前那些猛獸,是我放出去的,擋不了對方太久,對方很快就會追來,我有安全之地,可避過對方追擊!”

乾瘦中年繼續道,露出誠懇之意。

“原來那些猛獸,是此人放出去的,難怪這裡會忽然出現猛獸...”

陸鳴心中一動,腦中轉過幾道念頭之後,陸鳴向著對方飛了過去。

陸鳴向著對方飛去,是經過考慮的。

對方的說的不錯,那十幾隻猛獸雖然氣血強大,但是實力很一般,肯定是擋不住披頭散髮老者的追擊了,要不了多久,對方可能會重新追來。

這樣下去,他很難脫身。

而這個乾瘦中年看起來還比較正常,並未瘋狂,跟著對方,或許能脫身。

當務之急,是先甩開那個批頭散發的瘋狂老者再說。

“走,跟我來,我在這一帶佈下了一些乾擾的陣法,那個傢夥已經瘋狂,很容易騙過去!”

乾瘦中年道,帶著陸鳴,向著一個方向飛去,看起來並無惡意。

當然,陸鳴不會輕易放下戒備之心,雖然跟著對方離開,但是時刻戒備著。

不久之後,他們經過一片茂密的叢林,陸鳴果然發現這篇叢林中有陣法的痕跡。

這陣法佈置的並不高明,很容發現,但是用來迷惑批頭散發的老者,應該是冇有問題的,因為對方已經瘋狂,失去了理智。

穿過這片叢林,他們又前行了一段距離,中間經過了好幾個布有陣法的地方,然後來到一條峽穀中。

“好了,這裡安全了,那個傢夥肯定不會追來了,我叫融更,不知小友怎麼稱呼?”

乾瘦中年笑道。

“牧雲,這一次要多謝前輩相救了!”

陸鳴一抱拳道。

“誒,客氣什麼,這裡是天宮天牢,我們都是被天宮關押進來的,天宮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互相幫助,那是應該的。”

融更笑道,很是和氣,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對了,牧雲小友,以前在這一帶冇有見過你,你是從其他區域來的,還是剛進入這天牢?”

融更接著問。

“剛進入不久,有許多不懂的地方,還需要前輩賜教!”

陸鳴道。

“客氣了,來,我們坐下,邊吃邊說!”

融更笑道,一揮手,山穀中出現了一張石桌,還有幾張石凳。

在石桌上,還有幾個酒罈。

“哈哈,我這是我當初通過特殊手段賄賂了天宮的天兵弄進來的,已經不多了,請!”

融更將一罈酒推給陸鳴,自己拿起一罈,打開壇蓋,立刻就有一股濃鬱的酒香瀰漫而出,撲鼻而來。

融更拿起酒罈,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大口,長歎一聲,爽。

陸鳴沉吟了一下,也拿起酒罈喝了幾口,然後坐在凳子上。

“融更前輩,之前那些猛獸,是怎麼回事?是前輩你圈養的寵獸?”

陸鳴問道。

“不是!”

融更搖了搖頭,道:“那是我以前收集的荒獸精血,煉製出來的傀儡,因為是以荒獸精血煉製而成,雖然氣血強大,但是戰力並不強,恐怕很快就會被那個老傢夥全部擊殺!”

“這一次讓前輩損失慘重,牧雲真是過意不去。”

陸鳴道,臉上露出一副感激之色。

“哈哈,還是那句話,天宮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融更再次一笑,然後又道:“不過牧雲小兄弟初來乍到,還是要萬分小心,這個地方的心焰魔火,非常可怕...”

融更眼中眼中露出無比的凝重之色。

“還請前輩賜教!”

陸鳴道。

“這個天牢中,到處充斥著心焰魔火,這種心焰魔火,非常恐怖,能時時刻刻灼燒肉身,還有靈魂,影響精神!”

“肉身上的痛疼,還容易忍受,但是心靈上的就難以抵擋了,在天牢中待的越久,受心焰魔火的影響就會越大,心裡麵很多負麵情緒,就會爆發出來!”

“一些人抵擋不住,就會變得瘋狂,所以天牢之中,大部分生靈,都因為負麵情緒爆發,變得非常可怕!”

“比如,有些人嗜血,有些人好殺,有些喜歡折磨人,有些人喜歡吞噬其他生靈等等,這些人,隻有通過某種手段去發泄,比如嗜血的去殺其他生靈喝血,好殺的就瘋狂虐殺其他生靈,這樣能得到發泄,能減輕痛苦,最嚴重的,心靈會徹底失守,完全陷入瘋狂,就如你之前碰到的那個老者...”

融更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