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看著周圍不停變幻的光環,震驚的瞪大眼睛。

他感覺,這些光環好像全部都是三千大古秘術所化的,他現在掌控多種大古秘術,對大古秘術的感覺極為敏銳,很輕易的就能捕捉到大古秘術的氣息。

陸鳴靈識一掃,發現這些光環,正好是三千道。

陸鳴不由的伸出手,想將一道光環抓在手裡,但是卻抓空了,光環從指間流過。

陸鳴露出失望之色,這些光環,並不是實體,都是虛幻的。

“這些都是虛幻的印記,你是抓不到的,也收不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就在陸鳴不遠處。

陸鳴一驚,連忙看去,發現在他前方,出現了一道身影,剛纔他被光環吸引了,壓根冇有發現這道身影。

讓陸鳴吃驚的是,這道身影的模樣,居然與之前那尊白玉雕像,一模一樣。

“你是...大古神庭之主?”

陸鳴不由脫口而出。

不過,這道身影卻搖了搖頭,道:“我並非是大古神庭之主,準確來說,我是你之前看到的那尊白玉雕像誕生的靈性。”

“不過,你看到的那尊白玉雕像,的確是仿照大古神庭之主雕刻而成的。”

“原來如此!”

陸鳴終於明白了。

準確的說,那尊白玉雕像雕刻的的確是大古神庭的主人,但是眼前這道身影,卻不是大古神庭的主人,而是那尊雕像本身誕生的靈性。

“前輩,我這是在哪裡?”

陸鳴又問。

“這裡麵,是白玉雕像的身體中,準確來說,這些都是虛的,你進來的也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的意識,剛纔,我將你的意識拉進來了。”

白玉調性的靈性道。

陸鳴心裡恍然,接著又問:“前輩,你將我的意識拉進來,所謂何事?”

“很簡單,將大古神石傳授給你。”

白玉雕像的靈性道。

“大古神石?是什麼?外麵那塊黑色的石頭?”

陸鳴一下子就想到了外麵白玉雕像手裡的那塊黑色石頭,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黑色的石頭?嘿嘿,那可是大古神石,整個宇宙中最為珍貴的寶物之一,你知道大古神庭的三千大古秘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就是從大古神石中感悟而來。”

白玉雕像的靈性道。

什麼?

陸鳴心裡狂震,如翻江倒海一般。

大古神庭的三千大古秘術,居然都是從大古神石而來,這與他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樣。

他以前還以為,三千大古秘術,都是大古神庭的絕世高手,憑空創造而來的呢,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樣。

“前輩,你是說,大古神石中,蘊含了三千大古秘術?”

陸鳴道,心跳不由的加速。

若是大古神石中蘊含了三千大古秘術,那他得到,豈不是發了?

豈不是一下子能夠將三千大古秘術,都集齊了。

“不是!”

對方搖了搖頭,道:“大古神石裡麵,一種大古秘術都冇有。!”

“一種大古秘術都冇有?前輩你不是說三千大古秘術是從大古神石而來?”

陸鳴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三千大古秘術的確從大古神石而來,但並不意味著大古神石裡麵蘊含三千大古秘術,其實,大古神石裡麵,蘊含了一切可能。”

“大古神石奪天地之造化,玄妙莫測,不知其來曆,彷彿蘊含了宇宙的一切大道,彆人能透過大古神石,領悟出自己的秘術與大道...”

“當年,大古神庭的主人,無意中得到了大古神石,透過太古神石,領悟出一種種不同的大古秘術,大古秘術,由此而來!”

白玉雕像的靈性解釋道。

陸鳴明白了,大古秘術,是通過大古神石領悟出來的,並不是大古神石裡麵原本就蘊含了。

“當年,大古神庭之主,天賦無雙,蓋世絕倫,他得到大古神石後,從大古神石裡麵領悟出了三千種秘術,這三千種秘術,就合稱為三千大古秘術,之後他創建了大古神庭,將三千大古秘術傳承出去,發揚光大。”

白玉雕像的靈性解釋道。

“前輩,你的意思是說,從大古神石中,能領悟的是大古秘術,不止三千種?”

陸鳴問。

“不錯,理論上來講,大古神石擁有無限可能,能從中領悟出無數種秘術,就看個人的天賦了!”

“一個人領悟出來的大古秘術,也有強有弱,有些極強,有些就一般,就如三千大古秘術。”

白玉雕像的靈性道。

陸鳴感覺自己呼吸出粗重起來了。

這簡直比裡麵蘊含三千大古秘術還要珍貴啊,隻要天賦足夠,就有無限可能。

這太驚人了!

這樣的寶物,當真稱得上宇宙中最頂級的寶物之一了。

現在,這樣的寶物,就要落在他手上了,即便以陸鳴的心性,都不免有些激動。

陸鳴勉強穩住心神,道:“前輩,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將大古神石傳授給我,外麵的人,可不止我一個呢”

以陸鳴的智慧,又怎麼會不知道是對方故意選擇了他。

所以,他進入白玉道路的時候,兩側的雕像都冇有動,最後那一股力量一出現,陸鳴稍微抵擋了一下,就消失了。

而耶羽等人進入的時候,卻遭到了雕像的攻擊,最後耶羽還被轟飛了。

這麼明顯的區彆對待,傻子纔看不出來。

“外麵的那些人,都是天宮的,天宮當初滅了大古神庭,此仇不共戴天,我豈會選擇他們,幫助敵人?”

白玉雕像的靈性臉色冰冷的道。

“那我也是天宮的人啊!”

陸鳴道。

“你是假天宮的人吧,禁忌之體,與天宮天生是死對頭,怎麼可能是天宮的人,你是故意進入天宮的吧,不得不說,你的膽子真的很大,嘿嘿!”

白玉雕像的靈性道。

陸鳴心裡一震,不由後退的兩步,盯著對方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很正常,因為當初大古神庭的主人,也是禁忌之體,你剛進入這附近,我就感應出來了!”

白玉雕像的靈性道。

陸鳴瞠目結舌。

冇想到,大古神庭的主人,居然也是禁忌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