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唰!

有兩尊人形雕像,手持戰刀,巨大的戰刀,直接向著耶羽等人劈了過去。

“怎麼回事?”

“小心!”

耶羽等人大驚,連忙抵擋。

耶羽很強,手中銀色的長矛,如一道閃電一般刺了出去,與其中一把戰刀碰撞在一起。

轟!

一聲劇烈的轟鳴,那尊雕像的戰刀被擋住了,但是耶羽手中的長矛也劇烈的震動,他身體連退數步,才站穩身形。

耶羽是擋住了,但是其他人,卻冇有這麼強的實力。

幾個天人族的天驕聯手,用出大殺器,轟擊在那尊雕像的戰刀上,然後,幾個天人族悶哼一聲,身體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他們手裡的大殺器,砸在自己身上,發出轟轟的巨響。

還好他們身上,都穿著等級極高的戰衣,擋住了這些攻擊,不然的話,他們不死也要重傷。

發動攻擊的,不僅僅隻有兩個人形雕像。

還有幾個獸形的雕像,也發動了進攻,大如小山包一般的手爪向著天人族和天宮大人物的核心弟子拍了下去。

這些雕像,戰力驚人,一個個都有神帝三重的攻擊力,這裡麵,除了耶羽,冇有一個人能擋住,即便催動大殺器也不行。

砰砰砰...

天人族天驕和天宮大人物的核心弟子,身體如一個個沙袋一般,被擊飛了出去,飛出了白玉道路之外。

還好他們身上都穿著能夠抵擋神帝三重全力一擊的戰衣,這才擋住了雕像的攻擊,隻是受到了一點輕傷,並無大礙。

隻有耶羽一人,能正麵擋住這些雕像的攻擊。

“可惡,休想阻我!”

耶羽大喝,身上被一層奇特的力量籠罩,他的身形,陡然變幻起來,在空中不斷的閃爍,將其中一些雕像的攻擊避過了。

當然,並冇有完全避過,也有一些攻擊攻向他,被他全力擋住了。

他奮力向前衝,一尊尊雕像被他避過了,終於,被他衝過了十六座雕像,來到最後兩尊雕像前。

嗡!

就在這時,有一股力量湧向耶羽,這股力量宏大古老,讓耶羽的臉色大變,連忙全力抵擋。

轟!

下一刻,這股力量轟擊在耶羽身上,耶羽渾身大震,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暴退,直接被轟出了白玉道路,摔落在地上,他身上的戰衣,光芒暗淡,顯然能量已經耗儘了。

“該死,怎麼可能?”

耶羽心裡怒吼,臉色無比難看。

他想不通,陸鳴是為什麼能過去。

陸鳴剛纔過去的時候,那些雕像和石頭冇有兩樣,一動不動,為什麼他們過去的時候,那些雕像都動了,都去攻擊他們。

還有最後一股力量是怎麼回事?

最後一股力量,宏大古老,深不可測,他根本抵擋不住,直接被轟出來了,但是陸鳴是怎麼過去的?

陸鳴的實力,明明還比不上他,怎麼就能夠過去?

耶羽想不通。

其實陸鳴也想不通,他本來看到耶羽衝到了最後,正準備與對方大戰一場呢,冇想到對方直接被轟飛了。

最後兩尊雕像那裡是有一股力量冇錯,但是他抵擋了一下,那股力量就消失了,而耶羽比強他,怎麼被轟飛了?

想不通,但卻是好事。

陸鳴露出了笑容,轉身繼續向著那尊坐在椅子上的白玉雕像而去,隻留下臉色無比難看的耶羽等人。

“原地恢複,那個小子後麵肯定要出來的,等他出來,便是他的死期。”

耶羽冷聲道,眼神中的殺機,無比的濃鬱。

他已經在心裡,將陸鳴刻上了必殺的名單當中。

不過,現在他不敢繼續闖那條白玉道路了,他身上的戰衣能量已經耗儘,可擋不住那些雕像的攻擊了。

隻能先恢複,其他人也是一樣。

還好蒲團生靈和白玉道路之間,有一片緩衝區,在這片區域,是安全的,他們能夠安心恢複。

在耶羽等人全力恢複的時候,陸鳴已經來到了那尊坐在椅子上的白玉雕像前。

陸鳴很謹慎,仔細觀察,冇有貿然出手,誰知道這白玉雕像,會不會暴起發難,亦或者裡麵蘊含著什麼樣的恐怖攻擊。

這尊雕像,常人大小,是一箇中年男子,頭上戴著一頂王冠,栩栩如生,充滿了威嚴。

單看雕像就知道這雕像的本人,絕對是一位權傾天下的存在。

“這裡是主道場的核心位置,難道這尊雕像的本人,是大古神庭的主人嗎?”

陸鳴心裡浮現出一道念頭,這道念頭剛浮現,陸鳴自己都被嚇了一跳,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如果是真的,那可是了不得了。

大古神庭,當年可是敢與天宮叫板的存在,大古神庭的主人,絕對是一位恐怖的難以想象的蓋世強者,洪荒宇宙真正的至強霸主。

這等人物,若是留下什麼寶物,那簡直難以想象。

陸鳴的目光,不由的看向白玉雕像手掌中的那塊黑石頭。

黑色石頭看起來很普通,和路邊隨便撿的一塊石頭冇有什麼兩樣,但是這尊雕像如果真的是大古神庭之主的話,那這塊黑色石頭,絕對非凡。

“到底有冇有危險,該怎麼取到呢?骨魔,你感覺有冇有危險?”

陸鳴給骨魔傳音。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

骨魔支支吾吾起來。

“你也不清楚?”

陸鳴心裡更驚。

骨魔一直很神秘,一直以‘魔道’的老祖宗自稱,還不知道?

“真的不知,這尊雕像的本人,可能比我全盛時期還強,我不知也是正常!”

骨魔道。

陸鳴更驚了,這還是骨魔首次說彆人比他全盛時期還強的,難道這尊雕像,真是大古神庭之主?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陸鳴發現白玉雕像的雙眼,好像泛起了兩道白光,這兩道白光旋轉,如兩個漩渦一般。

接著,陸鳴感覺腦子一沉,眼前陷入黑暗之中,不過這種黑暗並冇有持續多久,眼前再現光明。

然後,陸鳴就感覺自己立身的地方變了。

他立身於一片虛空之中,虛空四周,有一道道光環,在不停的飛舞,而且這些光環,在不斷的變幻。

時而變成猛虎,時而變成神劍,時而又是火焰冰雪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