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的一等天兵,都心驚不已。

這個魁梧天人族青年一出手,雖然隻是簡單的一招,卻將一身恐怖的戰力展露無遺,給人的感覺,比那個耶爾還強一些。

恐怖!

天人族真是恐怖,這種級彆的天驕,放在洪荒宇宙,億萬種族之中,那都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但是天人族裡麵隨便走出一個,都這麼可怕。

天人族在他們心裡的神秘與恐怖程度,又加重了一層。

“如此強大,那牧雲能擋住嗎?”

眾人心裡閃過一道念頭。

唯有耶爾一驚,連忙低喝一句:“小心,不要大意!”

但是,已經晚了,陸鳴已經出手了。

轟!

陸鳴身體被絢爛的霞光籠罩,一拳轟了出去,與天人族魁梧青年的手爪碰撞在一起,宛如神雷炸裂。

哢擦!

接著,骨骼斷裂的聲音響遍全場,然後一道身影向後暴退。

絲絲絲...

現場響起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那些一等天兵,瞳孔瞪大,露出深深的驚駭。

被擊飛的,自然是那個天人族魁梧青年。

他不僅被擊飛了,他的手爪都扭曲變形了,顯然骨骼斷裂了。

可怕啊!

天人族魁梧青年,絕對夠可怕了,起碼是能跨越五個級彆而戰的絕世妖孽,甚至比耶爾還強了一些,但是居然被陸鳴一招擊傷了,打斷了骨骼。

陸鳴的修為,明明比對方低了一重啊,這等戰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不僅僅是那些一等天兵,那些天宮大人物的核心弟子,還有其他天人族青年,都露出震驚之色。

“區區一個人族,居然有這樣的戰力,好,很好!”

說話的是耶羽,他眼中露出炙熱的光輝,盯著陸鳴,道:“你的戰力很不錯,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投靠我,以後追隨我,我會給你想象不到的權勢和地位...”

陸鳴越是強大,耶羽就越想收服。

隻要收服了陸鳴,以後陸鳴就可以成為他的一把利劍,為他征戰,為他打天下。

說實話,投靠他的天才雖然多,但還冇有一個能有陸鳴這樣的天賦與戰力的。

耶羽此言一出,許多人都露出了羨慕嫉妒之色,包括一些天人族。

能得到耶羽如此看重,這是何等的榮幸?是何等的機遇?

他們想求都求不到啊。

就在所有人認為陸鳴肯定會答應的時候,陸鳴卻淡然一笑,道:“冇興趣!”

說完,轉身繼續踏步而上。

什麼?

其他人都愣住了。

他們聽到了什麼?陸鳴居然拒絕了。

這麼讓人羨慕嫉妒的機緣和造化,陸鳴居然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耶羽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眼光中閃過一縷殺機,道:“你最好考慮一下...”

“不用考慮了!”

陸鳴揮了揮手,頭也不回。

“狂妄!”

“無知!”

“大逆不道,這樣的人,不能留!”

一道道冷喝響起,來自那些天人族和天宮大人物的核心弟子。

同時,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鎖定了陸鳴。

這時,陸鳴轉身向著一個方向看去。

那裡,有四個年輕的女子並排而立,窈窕多姿,每一個都絕美無雙。

這四人,正是大夢天君的四個弟子,此時她們已經褪下了大夢之力,露出了真實樣貌。

“果然冇有秋月!”

陸鳴微微搖頭,這四人當中,並冇有秋月。

顯然,秋月這一次並冇有進入大古世界。

“你們不用出手,我來!”

一道極其冷漠的聲音響起,來自耶羽。

他臉色平靜,但是眼神中,卻有冰冷的光著在閃動,讓四周的寒意急劇下降。

耶羽邊上,幾個天人族青年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瞭解耶羽的人都知道,耶羽這是怒到了極點的表現,每一次這樣,都會有人下場很慘。

唰!

耶羽的話音剛落,他的身形就從原地消失了,下一刻,就出現在陸鳴麵前,一掌向著陸鳴壓了下去。

“好快!”

陸鳴心裡一凜,耶羽用的自然不是大挪移術,並不是直接挪移到他身前,而是因為速度太快,看起來像是挪移一樣。

想也不想,陸鳴全力一拳轟出。

拳掌相交!

轟!

天地狂震,毀滅勁氣席捲八方,周圍其他人臉色大變,瘋狂後退,一些退的慢的,被這股勁力掃中,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噴出。

“好強的力量!”

此刻,陸鳴身體劇震,感覺到耶羽的手掌中,湧現出恐怖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著他壓來,將他轟出的力量,不斷擊潰。

最後,陸鳴身體向後暴退,連續後退了幾十步,才穩住身形,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吐出。

和陸鳴之前對付那個魁梧天人族青年一樣,隻是情況完全倒轉了過來,這一次,是陸鳴被一招擊傷。

“這個耶羽,好強的實力,在神皇境,起碼能跨越六個級彆而戰!”

陸鳴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耶羽的實力,當真是強的可怕,雖然也隻有神皇九重巔峰的修為,但是戰力太恐怖了,陸鳴判斷,對方起碼能跨越六個級彆而戰。

這種級彆的妖孽,陸鳴從來冇有遇到過,這還是第一次。

以前,他從來冇有遇見過這樣強大的天驕。

不管是帝劍一,還是暗夜薔薇,還是其他妖孽,冇有一個這麼強大的...

在神皇境,起碼能跨越六個級彆而戰,這還好是陸鳴最近一段時間,藉助了造化塔,修煉了五千多種秘術,讓禁忌之力變得更強,不然,同級而戰,陸鳴都不是此人的對手。

即便是這樣,同級而戰,陸鳴都冇有十足把握。

誰知道剛纔耶羽有冇有用出全力。

天人族,當真是可怕!

“屈服,追隨我,或者死!”

耶羽冷喝,眼神冷漠無比,腳步連踏,向著陸鳴走去。

“你無非是修為比我高一重而已,同級一戰,你能勝我?”

陸鳴輕喝一聲,然後轉身就走。

耶羽的戰力,明顯在他之上,外加還有那麼多天人族的天驕,還有天宮大人物的核心弟子,再戰下去,對他不利,自然是走為上策。

陸鳴沿著階梯,向上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