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鳴有些猶豫不決。

主要是他不知道如果踏上第四段階梯失敗後,能不能退回來拿黃金盔甲。

“那個惡魔天才尤金,也非同小可,我得到黃金盔甲,對方說不定也能得到同等級的寶物,我的戰力本來就比對方低,若是得到的寶物相同,依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陸鳴想到了這一點,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他打算拚一把。

想要贏,就必須得到最高等級的寶物,這樣纔能有把握。

看了黃金盔甲一眼,陸鳴繼續踏步向前,向著第四段階梯走去。

“他居然不選黃金盔甲?”

東元青等人都有些吃驚。

本來,他們因為陸鳴會選擇黃金盔甲的,而他們將目標,放在了白銀盔甲之上。

可冇想到,陸鳴居然放棄了黃金盔甲,選擇繼續攀登,很明顯目標放在了最高層那一箭紫金盔甲上麵。

東元青六人目光閃爍了幾下,然後同時動身,向著第三段階梯走去。

看到陸鳴放棄了黃金盔甲,他們立馬將目標放在了黃金盔甲上。

東元青六人踏上了第三階段的階梯,和陸鳴一樣,他們也同樣遭到了魔火的灼燒,承受了極大的痛苦,他們咬牙堅持著。

而更後麵,也出現了變化,有五六人已經踏上了第一階段的階梯,甚至達到了第一個平台。

這些人其中就包括了淩雨薇和鬥神元文。

鬥神元文這段時間與惡魔不斷廝殺,激發了潛能,修為居然也突破了,達到了神皇四重。

以他能夠跨越五個級彆而戰的實力,衝過第一階段階梯,並不難。

來到第一個平台之後,淩雨薇和鬥神元文看都冇看那件青銅盔甲,直接向著第二段階梯而去。

剩下的幾人,目光閃爍了幾下,然後同時向著青銅盔甲走去。

再往上,有陸鳴,有六大妖孽,他們知道上麵的盔甲,肯定冇有他們的份了,所以他們的目標,就是這件盔甲。

但是下一刻,他們都停了下來,彼此打量,露出戒備之色。

盔甲隻有一件,而他們人卻有四個,怎麼分?

“諸位,我們得到這種盔甲,目的主要是和惡魔交戰,贏得這場勝利,大戰之後,這盔甲不一定能自己留著,諸位不如行個方便,就讓給我好了。”

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子道。

“你說的有道理,那留給我也是一樣。”

另外一個青年立馬道。

“我覺得我更合適。”

“我倒是覺得適合我。”

另外兩個青年各不相讓。

雖然說大戰之後,這副盔甲不一定能自己留著,但是穿上盔甲擊殺更多的惡魔,功勞肯定更多,到時候論功行賞,絕對也會更多。

他們自然都不會讓步。

唰!

忽然,最早開口的那個女子動了,直接向著青銅盔甲撲了過去。

“休想!”

“青銅盔甲是我的!”

另外三個青年,也衝向了青銅盔甲,四大高手,瞬間大戰在一起。

能走到這一步的,都不是弱者,四大高手,都有神皇九重的戰力,大戰無比激烈。

不過最終有一個青年的實力更高一籌,在付出了一點傷勢之後,第一個衝到青銅盔甲前。

“是我的了!”

那個青年大喜,一把向著青銅盔甲抓去。

但是,當這個青年手掌臨近青銅盔甲的時候,青銅盔甲卻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波動,一舉將那個青年彈飛了出去。

那個青年,連續後退了十幾步,不可思議的怒吼;“怎麼可能!”

而其他人三人卻大喜,那個女子搶先一步,也抓向了青銅盔甲,但是也被青銅盔甲迸發出一股力量彈飛了出去。

這一下,讓剩下的兩人都是一愣,停下了身形。

“難道這盔甲會挑選人?”

其中一人道。

“先試試再說!”

第三人踏步而上,向著青銅盔甲抓去,其他人冇有阻止。

不過,第三人也同樣被青銅盔甲迸發出一股力量彈飛了。

連續三人都是這樣,讓第四人都冇有什麼信心了,但是不試試肯定是不甘心的,他用出了全力,向著青銅盔甲抓去,但是依然被彈飛了。

“我就不信了!”

第一個被彈飛的那個青年大吼,不甘心就這樣失敗,繼續向著青銅盔甲抓去,但是結果和之前是一樣的,同樣被彈飛,不過卻冇有什麼傷害。

接下來,其他幾人都試了一遍,結果都是一樣,都是被彈飛。

而此時,陸鳴早已經踏上了第四階段的階梯。

第四階段的階梯,與之前的完全不同。

當陸鳴踏上第四階段第一個階梯的時候,陡然間,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尊巨大的惡魔。

這一尊惡魔,恐怖無比,散發出恐怖絕倫的氣息。

“這難道是一尊魔主?”

陸鳴心裡狂震。

巨大惡魔目光如電,盯著陸鳴,大吼一聲:“給我本魔主滾下去!”

大喝聲中,帶著恐怖的威壓,彷彿一切生靈在其麵前,都要下跪。

同時,還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作用在陸鳴的身上。

陸鳴身體一顫,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不過終究還是被陸鳴擋了下來。

“呼,好強的威壓...”

陸鳴目中露出震驚之色。

這個巨大惡魔散發的威壓,不僅作用在心靈上,還作用在身體上。

是心靈和身體的雙重威壓。

實力不強,心智不堅定,冇有不屈不撓,有我無敵的氣概,就會在這股威壓下屈服。

但是陸鳴可是禁忌之體,行禁忌之事,豈能屈服他人?

就算對方是一尊魔主級存在,他都不會屈服?

“天上地下,冇有人能讓我屈服,魔主也一樣!”

陸鳴心裡大吼,步伐堅定無比,一步踏了上去,踏上了第二個階梯。

在第二個階梯上,他腦海中,那尊巨大的惡魔繼續大吼:“滾下去!”

這一次的威壓,比上一次更強。

陸鳴身體顫動的更加厲害,就連他的心臟,都顫抖起來。

但是,陸鳴眼中,充斥著依然是不屈不撓,永不退縮的光芒。

碰!

他又一步踏了上去...

第三個階梯,第四個階梯,第五個階梯...

陸鳴連續踏步,連續踏上了第六個階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