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剩下的幾百人,實力強大,最起碼也能夠和這些魔煞之氣凝聚的惡魔抗衡一番。

但是魔煞之氣中,惡魔的數量太多了,想要衝過去,抵達到階梯,也不容易。

隻有一些更強者,才能不斷向前衝。

幾百人當中,陸鳴的速度無疑是最快的,他渾身被絢爛的霞光籠罩,雙拳不算轟出,每一拳轟出,都有一隻惡魔被轟爆開來,重新化為魔煞之氣。

但是,這些惡魔被轟爆開來,化為魔煞之氣後,馬上又重新凝聚出新的惡魔,衝向陸鳴。

惡魔彷彿殺不勝殺。

不過這些惡魔也阻擋不了陸鳴,陸鳴不斷的向前,與其他人拉開了距離。

片刻之後,陸鳴成功的衝破了重重惡魔的包圍,踏足那一段階梯。

陸鳴本來想直接飛上最高的那個平台的,但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製住他,他根本飛不上去。

陸鳴知道他想多了,如果能夠直接飛上最高一層,也就不用搞出這些階梯了。

他老老實實的落在最下麵的一個階梯。

當陸鳴落在第一個階梯的刹那,一尊惡魔的身影,從階梯上浮現而出。

這個惡魔的身影一出現,就向著陸鳴撲殺而來,戰力不弱,有著神皇七重的修為。

神皇七重,在陸鳴麵前,自然是不夠看的,一拳轟出,這個惡魔就潰散開來。

陸鳴一步踏出,踏足第二個階梯之上。

立刻,又有惡魔凝聚出來,這一次,一下子出現了三個惡魔。

三個神皇七重的惡魔!

不過,即便是三個神皇七重的惡魔,在陸鳴麵前,也是一拳的事情。

一拳轟出,這三個惡魔不能有絲毫的抵抗,同樣潰散開來。

接著,踏上第三個階梯。

第三個階梯,一下子出現了九尊神皇七重的惡魔。

一拳轟出,通過。

第四個階梯,出現了一尊神皇八重的惡魔,同樣是一拳轟殺。

第五個階梯,第六個階梯...

越到後麵,出現的惡魔戰力越強,最後,更是出現了神皇九重的惡魔,當然,依然阻攔不了陸鳴,被轟輕易擊潰。

陸鳴迅速的踏上了第一個平台。

第一個平台上,有一件青銅色的盔甲,看起來就很不凡。

不過陸鳴思忖了一下,並冇有拿這件盔甲。

這隻是第一件盔甲而已,肯定是最弱的,要拿,自然是拿最強的。

陸鳴的目標,是最上麵那件紫金色的盔甲。

再不濟,也要拿到黃金盔甲,這樣纔有勝算。

唰!

陸鳴繼續踏步而出,落在第二段階梯第一個盔甲上麵。

不過,這第二段階梯和第一段階梯,完全不一樣。

第二段階梯,冇有惡魔出現,隻有壓力,強大無比的壓力,作用在陸鳴身上。

不過,這股壓力雖然驚人,但還在陸鳴的承受範圍之內,陸鳴渾身肌肉微微一顫,就將這股力量震開,繼續踏步而上,落在第二個階梯之上。

第二個階梯上的壓力,無疑更強了。

但依然奈何不了陸鳴。

碰!碰!碰!...

陸鳴一步一步向上,速度不停,一直到最後一個階梯,強大的壓力,纔對陸鳴造成一些壓力,但是陸鳴細胞中的禁忌之力爆發,一舉衝開了外界的壓力,踏足第二個平台之上。

這個時候,纔有其他人踏足第一段階梯的一個台階。

東元青,布南...

正是那六個最頂級的妖孽,神皇六重的修為,能夠跨越四個級彆而戰的存在。

他們六人,戰力差不多強大,幾乎是同時間落在第一個台階上。

他們六人一落在台階上,在他們麵前,分彆有一個惡魔凝聚而出,都是神皇七重的修為。

這樣的惡魔,自然阻擋不了他們,一招轟出,他們麵前的惡魔,直接潰散開來。

他們一路向上,速度非常快,上麵的那些惡魔,都擋不住他們。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第一個平台上。

六人的目光,全都落在那件青銅色的盔甲上,猶豫起來。

最後,六人同時動身了,向著第二段階梯而去。

他們的目標,也是更上麵平台的盔甲。

上麵還有三件盔甲,他們猜測,陸鳴應該看不上白銀盔甲,應該不會選擇白銀盔甲,那麼,白銀盔甲,他們就有機會了。

而這時,陸鳴已經開始動身,踏足第三段階梯。

白銀盔甲,自然也不是陸鳴的目標。

當陸鳴一踏足第三段階梯之後,第三段階梯上,立刻有一股黑色的火焰浮現而出,將陸鳴籠罩在裡麵。

這是一股魔火,溫度非常高,陸鳴身上,立刻傳來陣陣刺痛。

“給我開!“

陸鳴大吼,爆髮禁忌之力,想要將這股魔火推開。

但是下一刻,他大吃一驚。

他發現,他居然推不開這股魔火,這股魔火貼著他的身體,不斷的燃燒,陣陣刺痛,傳遍全身。

“難道,這一段階梯,考驗的是我的意誌力嗎?”

陸鳴低語,然後抱元歸一,繼續踏步而上。

果然,第二個階梯上的魔火更加強烈了,燃燒的時候,也更痛了,即便以陸鳴的意誌力,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果然考驗的是意誌力。

意誌力不強的,絕對承受不住。

不過,陸鳴一路走來,經曆過多少事情,意誌力早就堅韌不拔了。

碰!碰!...

陸鳴連續踏步而上,每往上一個階梯,魔火的威力就更強一截,那種刺痛,就會更強。

後麵,幾乎超過了一般人忍耐的極限。

陸鳴死死的咬住牙關,最終來到了第九個階梯之上,這個階梯上魔火實在太恐怖了。

這種魔火,不會灼燒他的身體,不會將他的身體毀滅,隻會帶來無儘的痛苦。

陸鳴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渾身冷汗直冒,完全被冷汗打濕了。

呼呼呼!

陸鳴連續大口呼吸,才忍住了後退的衝動。

最終,陸鳴以大毅力,踏過了第九個階梯,來到了第三個平台。

第三個平台上,是一副黃金盔甲。

“要不要選擇這套呢?”

陸鳴猶豫起來。

剛纔的階梯,說實話,難度已經非常大了,幾乎到了他忍耐的極限,才最終踏了上來。

下一段階梯,不用說難度將會更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