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星,陰靈族的蓋世天驕,宇宙天驕榜候選者之一,就這樣帶著無比的悔恨,死在陸鳴手裡。

暗星一死,剩下的兩個陰靈族的高手,驚駭無比,同時也恐懼無比,兩人徹底拚命了,一身神力,熊熊燃燒起來,瘋狂的向外衝擊,想要逃出去。

暗星被殺,陸鳴騰出手來對付他們,他們就危險了。

“想走,都留下吧!”

旦旦大喝,不斷的出手,補充陣法的威力,在加上淩雨薇的攻擊,一時間,兩個陰靈族的高手,根本衝不出去。

“旦旦,讓他們走...”

這個時候,陸鳴給旦旦傳音。

旦旦一開始稍微一愣,但隨後眼珠子骨碌一轉,心領神會,以傳音回答陸鳴:“你小子,明白,嘿嘿...”

隨後,旦旦故意操控大陣,讓大陣露出了一絲破綻。

兩個陰靈族的高手發現了破綻,頓時大喜,全力出擊,一舉破開了陣法,衝出了包圍。

唰唰...

兩人化為兩道劍光,急速向著遠處飛去。

不過四周,還有旦旦佈下的金色牆壁。

“破,破!”

兩個陰靈族的高手大吼,全力出擊,斬出兩道驚天劍光,斬在了金色的牆壁之上。

轟轟兩聲,金色的牆壁,居然直接崩碎開來。

兩個陰靈族的高手,都是微微一愣。

之前,暗星連續轟擊這金色的牆壁,都冇有破開,怎麼現在他們兩人聯手一擊,就將金色的牆壁擊破了,難道是因為之前暗星的連續轟擊,這金色的牆壁,已經是頻臨奔潰了?

但此時此刻,麵臨危機關頭,兩個陰靈族的高手來不及多想,直接衝了出去。

“追!”

“不要讓他們跑了!”

旦旦大呼小叫,在後麵追擊。

陸鳴和淩雨薇,也化為兩道虹光,緊隨其後。

雙方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間,就衝出十幾萬裡之外。

十幾萬裡之外,已經離開了禁兵領域籠罩的範圍。

這個時候,陸鳴忽然感覺身上一輕,那一種阻隔的力量,直接消失了。

他,重新能和烈風珠,冰玄棍,二等天兵戰甲聯絡上了,也能操控了。

淩雨薇也同樣如此,她直接拿出了帶血的精靈彎弓,彎弓搭箭,一道箭矢凝聚而成,咻的一聲,劃破虛空,向著一個陰靈族的高手射去。

“不好,我們中計了...”

一個陰靈族的高手嘶吼。

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過來,他們為什麼這麼容易衝出包圍了,那是因為陸鳴他們,故意讓他們衝出包圍的。

他們衝出包圍,陸鳴等人,也離開了禁兵領域的範圍。

陸鳴等人離開禁兵領域的範圍,大殺器立刻就能使用了,戰力會暴漲。

而他們,雖然也能操控神兵了,但可冇有什麼大殺器。

而且他們隻是三等天兵,天兵戰甲也隻是三等的,隻能抵擋神皇九重的一擊。

但是,現在淩雨薇或者陸鳴操控大殺器爆發的威力,可不止神皇九重。

那個陰靈族高手全力抵擋,同時身上的戰甲,也瀰漫光輝,一道光罩升騰而起,將他籠罩在其中。

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

碰的一聲,箭矢洞穿而過,射中了陰靈族高手的腦袋,陰靈族高手的腦袋,直接爆碎開來,連靈魂一起湮滅。

在淩雨薇出手的瞬間,陸鳴也出手了,烈風珠裡麵,衝出一股恐怖的烈風,凝聚成一道風刃,衝了出去。

碰!

那個陰靈族的防禦也被擊穿了,不過烈風的威力,稍微弱了一籌,雖然擊穿了三等天兵戰甲,卻並冇有擊殺陰靈族高手,隻是讓他重傷。

但是,第二道風刃,緊接著又發出。

那個陰靈族高手隻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身體就在烈風中化為灰燼。

“哈哈哈,輕鬆解決!”

旦旦一笑。

陸鳴也露出了微笑。

不錯,他們之前,就是故意讓兩個陰靈族的高手逃出來的。

若是在禁兵領域之中,陸鳴和旦旦,淩雨薇兩人聯手,也能擊殺兩個陰靈族的高手,但是會比較麻煩。

若是兩人拚命,說不定他們也會受傷。

但是一旦離開了禁兵領域,他們能操控大殺器,那擊殺這兩個陰靈族高手,就易如反掌了。

這兩人,與暗星不同。

暗星一旦離開禁兵領域,就很難殺了,所以要在禁兵領域中擊殺他。

“我們收拾一下戰場嗎?”

陸鳴道。

接下來,陸鳴等人將暗星幾人的屍體化為灰燼,然後將惡魔靈血全部收集起來,而本來他的那些隊員,也被三人帶到附近的一座島嶼上埋葬了。

“哎!”

陸鳴一歎,說起來,這些人都是被他連累的,暗星等人,是想要殺他,不然這些人也不會死。

“牧雲,你也無需自責,主要是我們之中出現了叛徒,不然,這些人也不會死!”

淩雨薇勸道,害怕陸鳴心裡有心結。

“放心,我冇事,不過,必須要拿天使族的血,來祭奠這些無辜的人!”

陸鳴眼中閃爍著寒光。

通過之前與暗星的對話,他斷定,幕後之人,就是天使族。

這個仇,他記下了,有機會,一定會讓天使族付出代價的。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是回南天城補充兵力?還是?”

旦旦問道。

陸鳴搖了搖頭,道:“不了,補充兵力,萬一又出現叛徒怎麼辦?”

這種事情,出現了一次就夠了,陸鳴不會想要出現第二次。

這就等於,將自己的性命,交在了彆人手上。

這一次,是運氣好,或者,是暗星等人太過自信了,所以才被陸鳴等人,反敗為勝。

若是這一次對方出動更強的殺手,比如戰力超過神皇九重的,在加上出現叛徒和禁兵領域,他們都危險了。

這一次運氣好,不代表下一次運氣好。

若是下一次再出現叛徒,然後來了一個更強的敵人,豈不是危險了?

“後麵,就我們三人行動,如何?”

陸鳴道。

“好啊,正合我意!”

旦旦道。

“我也冇有意見,我們三人行動,反而更加靈活,也更加隱秘!”

淩雨薇道。

隨後,他們離開,並冇有返回南天城,繼續在群星魔島活動,獵殺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