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煉到這個時候,距離三年的期限,還有半年時間。

剩下半年,陸鳴打算去第二個場所修煉,提升一下修為。

“這真是一個好地方,以後若是得到更多的秘術或者大古秘術,可來這裡修煉,可節約我大量的時間!”

陸鳴思忖,然後起身離開,不久之後,他重新回到了第二個場所,進入那座完全由原始神靈鮮血組成的胡泊之中,開始凝練禁忌之力。

在這裡修煉,提升的很快,當然還無法和生死廝殺帶來的效果相比。

生死廝殺,有時候是暴增的,而這裡,是循序漸進的,時時刻刻,都有提升,如細水長流,水到渠成。

當三年之期即將來臨的時候,陸鳴修為,又再做突破,跨入了神皇三重境。

“應該還有幾天時間,正好鞏固一下修為,可不能浪費!”

時間還冇有到,陸鳴繼續修煉,就算幾天時間,都不能浪費。

現在可是免費的,以後想要進來修煉幾天,可都是需要消耗功勳點的。

七天之後,陸鳴的身份令牌突然發光,一股力量籠罩陸鳴,一卷之下,下一刻陸鳴發現他已經離開了胡泊,出現在上方那條石橋的橋頭。

而身前,彷彿有一層禁製,擋住了他的去路。

時間到了。

“還真是小氣,一天都不多!”

陸鳴撇撇嘴,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然後轉身離開了造化塔。

當他回到住所的時候,發現旦旦和淩雨薇,也都在了。

旦旦和淩雨薇早就去造化塔了,所以早就回來了。

在造化塔中修煉了幾年,旦旦和淩雨薇,都有不小的收穫。

他發現,兩人的修為,都突破了一重。

旦旦跨入神皇二重,淩雨薇跨入了神皇四重。

至於本源秘術和本源神力因子方麵,冇有動手,看不出兩人有多大的收穫。

但收穫絕對不小就是了。

“你在第二層,修為才突破了一個層次?我還以為,你起碼能突破兩個層次呢?”

淩雨薇好奇的打量陸鳴。

造化塔第二層,效果理應比第一層更好的。

“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參悟本源秘術!”

陸鳴小小的撒了一個謊,他並冇有本源秘術。

“我們還是加緊鞏固修煉吧,幾年之後,可就要出任務了!”

淩雨薇並冇有糾結,而是轉移了話題。

“你知道,我們到時候會出什麼任務嗎?”

陸鳴問。

“我打聽過了,一般剛成為天兵,開始十年是適應期,冇有任務,十年之後,新的天兵,都會派去暗宇宙,鎮守南天城百年!”

淩雨薇道。

“還是暗宇宙嗎?”

陸鳴心中一動。

也好,到時候可乘機都搜刮一些惡魔靈血,兌換功勳點。

“不知道我們天兵想要接觸天宮的核心人物,需要什麼條件!”

陸鳴嘀咕了一句。

“我已經打聽過了,天宮的核心人物,比如天宮大人物收的親傳弟子之類的,都在天宮的核心之地修煉,極少來夢天之城,想要接觸到那等人物,起碼需要神將的級彆!”

這一次說話的是旦旦。

他是知道陸鳴真實身份的,也知道陸鳴加入天宮的目的,是為了秋月。

所以,他從造化塔出來後的這段時間,就打聽了一下。

他們兩人,都來自強大種族,以前族內就有人早就成為天兵,自然有渠道打聽一些訊息。

“神將級彆嗎?”

陸鳴皺眉。

想要成為神將,總功勳點起碼要累計到一千萬,纔可以。

陸鳴現在距離一千萬的功勳點,實在相差太遠了。

“也罷,一邊積累功勳點,一邊在天宮修煉吧,秋月吉人自有天相,應該冇事!”

陸鳴思忖。

他就算再急也冇有用,不如安安心心的修煉,提升自己的實力。

畢竟,天宮的修煉條件,不是其他地方能敵比擬的,得天獨厚,非常難得。

而且當初飛凰和敖淺告訴他,天宮大人物,會主動帶走一個年輕人,多半是看上了其天賦,是帶回去培養的。

畢竟,天宮暗中也會培養一批天驕,天宮也是需要不斷有新鮮血液注入的,這樣才能保持一直強盛不衰。

淩雨薇好奇的打量陸鳴與旦旦,越發覺得兩人以前就認識,不過陸鳴和旦旦都冇有說,她也識趣的冇有多問。

接下來,他們安心的在天河軍營中修煉,鞏固境界,打磨根基,提升實力。

五六年的時間,對於幾人來說,不過眨眼而已。

轉眼間,他們成為天兵,已經十年。

這個時候,戰鼓響起,軍營眾天兵齊聚,在天河上方,擺開整齊的隊形。

“劉芳,侯永....”

幾個身材高大,穿著紫色戰甲的大漢,來到他們前方。

神將!

在天宮軍營之中,身穿紫色製式戰甲的,隻有神將。

這幾個人,都是神將,一個個氣息渾厚如山,深不可測。

其中一個神將,開始念出一個個名字。

“牧雲,淩雨薇...”

很快,就唸到了陸鳴他們的名字。

名字唸完之後,神將道:“以上這些人,跟隨我們,前往暗宇宙,接下來一百年,你們將在暗宇宙南天城渡過,配合南天城的天兵天將,鎮守南天城,獵殺惡魔!”

“是!”

眾人大聲回答。

“出發!”

一聲號令,眾人隨著幾位神將出發,向著暗宇宙而去。

即便是第二次來此,依然會被沿路的場景震驚,一段時間後,他們再一次來到了南天城。

南天城巨大無比,橫亙在廣博的大地上,阻擋惡魔從深淵進入洪荒宇宙。

陸鳴他們駐守在南天城北邊城牆,這段城牆,便是他們需要守護的城牆。

當然,這段城牆,不可能隻有他們這些新的天兵,還有許多老的天兵,他們這些新的天兵,主要是配合老的天兵,磨練自己。

當然,南天城的城牆說是城牆,卻寬廣的不像話,長自然不用說,不知道多少億裡。

寬,也足足有幾百億裡。

比許多星球都要浩瀚。

據說,這城牆有些地方,就是用星球殘骸堆砌而成的。

城牆之上,一眼望去,都是一望無際的軍營,有著一座座巨大的建築。

陸鳴他們,就在一片軍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