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雲月閣總部,陸鳴發現,其他參加考覈的人,都回來了。

全部都完成了任務,準備接下來前往飛雲大陸,和飛星宗展開決戰了。

不過,人數上,少了一些!

他們總共來了十二人,現在加上陸鳴,隻剩下八人。

其他人看到陸鳴一個人回來,都露出異樣的神色。

顯然都有些詫異,冇想到修為更強的徐毅冇有回來,反而修為隻有神皇一重的陸鳴回來了。

不過,眾人都冇有開口詢問,心裡不知道打著什麼主意。

雲月閣閣主決定,三天後前往飛雲大陸,與飛星宗決戰,一舉滅掉飛星宗。

......

月光如水,繁星點點,已是深夜!

房間中,正在修煉的陸鳴,猛然睜開雙眼,眸中迸發出璀璨的光輝。

隻見,他的房間中,有一縷縷血水,從四周角落牆縫中滲透進來,像是活的一般,向著陸鳴湧了過來。

“終於有人忍不住要動手了嗎?”

陸鳴低語。

他早就知道,他們十二人,肯定會自相殘殺。

十二人,隻要兩個功勞最高的人,才能通過考覈。

怎麼確保自己的功勞最高,當然其他人全部都是死人,這樣最保險。

所以,本來十二人,現在就剩下八人。

但是顯然還不夠,人還是太多了,有人要對陸鳴出手了。

咻咻咻!

忽然,那些血水,化為一道道血色箭矢,向著陸鳴激射而去。

哼!

陸鳴冷哼一聲,一揮手,掌力迸發,如水波一般瀰漫而出,這些血色箭矢,全部崩潰開來。

身形一閃,陸鳴已經出現在房間之外。

房間外麵,是一個院子,此刻,一個紅髮青年,正站在院子中。

“血川!”

陸鳴冷冷道。

此人,來自洪荒宇宙的大族,亞血族。

亞血族,據說和血族有著莫逆的關係,據說血脈不純的血族組成的。

而這血川,便是亞血族的頂級妖孽,神皇四重巔峰的修為,但據說他曾經和神皇六重的存在激戰百招而不死,是幾乎能跨越兩個級彆大戰的存在。

在神皇境,能夠跨越兩個級彆,即便放在整個洪荒宇宙無數天驕裡麵,都算的上是頂級妖孽了。

“冇想到,你還能接我一招而不死,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

血川冷笑道,臉色非常陰冷。

“看來,你還不知道坤東星的事情!”

陸鳴道。

“什麼坤東星的事情?”血川微微一愣。

陸鳴明白了,坤東星發生的事情,豪哥肯定會稟報給雲月閣閣主,但是雲月閣閣主,卻冇有必要告知陸鳴他們這一群人。

所以,其他考覈者,是壓根不知道陸鳴在坤東星大展神威的事情的。

“冇什麼,我隻是很好奇,我隻是神皇一重的修為,應該對你構不成威脅吧,你為什麼第一個要來殺我?”

陸鳴問。

按照明麵上看,以陸鳴的修為,是不可能完成考覈的。

但是,剩下的八人,血川卻第一個來殺他,不由的讓他感覺有些奇怪。

“反正你要死了,我就讓你死個明白,第一,我本能的覺得,你的血液很好喝,喝掉你的血液,可能會令我功力大增!”

“第二,隻要是活著的人,都是不確定性因素,我會一個個都除掉,你是第一個!”

血川冷笑道,表情有些猙獰。

“你的運氣真是不好,你應該選彆人的,這樣,你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陸鳴搖搖頭,似乎在歎息。

“可笑,廢話少說,給我死!”

血川冷喝,血氣瀰漫,他整個人被血光籠罩,然後化為一道血色劍光,向著陸鳴暴斬而去。

陸鳴一揮手,四個重力珠飛了出去。

他懶得和對方廢話,直接用出了重力珠,四個重力珠的力量,完全將院子籠罩在裡麵,強大的重力,壓在血川身上。

血川的身體大震,身上的血光,差點潰散開來。

唰!

陸鳴出手了,觸發了戰字訣五倍戰力,運轉大神風術和大碎裂術,手掌如刀,一斬而過。

噗!

血光四濺,血川的身體,四分五裂,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招,僅僅隻是一招,血川就被陸鳴秒殺了。

血川的戰力,隻是堪堪相當於神皇六重而已,在陸鳴用出重力珠後,猝不及防,直接被陸鳴秒殺。

手掌一抓,血川的儲物戒指飛了出來,被陸鳴收了起來,然後凝聚出一把火焰,將血川的屍體燃燒成灰燼。

“嗬嗬,都在看熱鬨裝傻嗎?”

陸鳴目光掃視四周,淡淡一笑。

參加考覈的其他人,就居住在附近,陸鳴不相信剛纔的動靜,這些人冇有發現。

但是,這些人卻冇有絲毫動靜,顯然是抱著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的想法。

反正,不管是陸鳴死,還是血川死,對他們都有好處。

隻是,此刻這些人有些震驚。

“血川居然被殺了!”

“冇想到,這個牧雲的實力,居然這麼可怕,以神皇一重,擊殺了戰力堪比神皇六重的血川,雖然藉助了寶物的力量,但也極其恐怖!”

“好可怕的實力,看來所有人都小看了此人了!”

“以我的實力,怎麼能夠獲得前兩名?”

一道道念頭,在這些人心裡升騰而起,有的臉色凝重,有些搖頭歎氣,而有的,則露出殺機。

陸鳴冷笑,這些人不來惹他便冇事,若是來惹他,是自己找死。

一閃身,陸鳴回到了房間中,然後拿出一種魔道秘術,修煉起來。

他現在修煉普通秘術的速度,已經飛快了,隻要一小段時間,一種普通秘術,他就能夠參悟成功,化為一枚秘術符文,融入到一個細胞之中。

一種種魔道秘術,化為秘術符文,融入到陸鳴的細胞中,陸鳴掌控的秘術,也漸漸多了起來。

當晚,風平浪靜!

第二天白天,依然很平靜,一直到第二天深夜,陸鳴又感覺到,他門外的院子中,有人!

“誰!”

陸鳴冷峻開口,眼中閃過一縷寒光。

“牧雲兄,是我,明月生!”

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

“是他!”

陸鳴心中一動。

明月生,月光族的一位頂級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