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

徐毅重創兩個神皇五重的高手之後,大喝一聲,向著對方殺去,劍光暴斬,殺向了兩個神皇五重的高手。

“救命!”

兩個神皇五重的高手驚駭的大吼。

“冇有人能救的了你們!”

徐毅冷笑。

“小子,你找死!”

徐毅話音剛落的同時,飛星宗內,立刻傳出一聲爆吼,然後,有好幾道恐怖的氣息,升騰而起。

一共三道氣息,非常恐怖,氣息一起,立刻就有幾道神光,隔空殺向了徐毅。

“這是...神皇六重!”

徐毅大驚失色,連忙操控三把神劍飛了出去,與三道神光碰撞在一起。

三聲劇烈的轟鳴,那三道神光雖然被擋住了,但是徐毅的三把神劍,也被打的暗淡無光,飛了出去,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唰唰唰!

飛星宗內,三道魁梧的身影衝出,渾身被星光籠罩。

“神皇六重...”

豪哥驚恐的大吼。

對方的陣營裡,不僅有神皇五重的存在,還暗中隱伏著神皇六重的強者,而且還是三個。

完了!

這一刻,他們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徐毅身上了,希望徐毅能創造奇蹟,挽回戰局。

不然,今日,他們雲月閣這麼多大軍,都要危險。

看著三個神皇六重的強者向他衝來,徐毅的臉色,也非常難看。

他一咬牙,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五個黑色的圓珠。

這種太極雷珠,他一共隻有七個,之前用掉兩個,隻剩下五個,他將剩下的五個太極雷珠,全部拿出來,希望能重創飛星宗神皇六重的存在。

他一揮手,將五個太極雷珠,都扔了出去。

連續五聲轟鳴,五個太極雷珠炸裂,將三個神皇六重,還有幾百個飛星宗的人都籠罩進去。

包括那兩個被重創的神皇五重。

無窮閃電瀰漫,那些飛星宗被籠罩進去的人,頃刻間化為灰燼。

但是,有三道身影,衝出了那些雷電籠罩的範圍。

是那三個神皇六重的存在,三人身上的神光,暗淡了許多,身上也有幾處焦黑,顯然是被太極雷珠擊傷的。

但是,傷勢並不重。

能重傷神皇五重的太極雷珠,奈何不了神皇六重的強者。

不過,除了神皇六重的強者活下來,那些被雷霆籠罩的飛星宗之人,包括那兩個神皇五重的存在,都死了。

這讓三個神皇六重的高手大怒。

“殺了那個小子!”

“那個小子,必死無疑!”

“殺!”

三個神皇六重的存在大怒,紛紛向著徐毅殺了過去。

徐毅的臉色狂變,露出驚懼之色,轉身就跑。

他的實力,的確能與神皇五重的高手大戰,但是碰到神皇六重,必死無疑,甚至會被秒殺,更不用說還是三個神皇六重了。

他背後伸出一對翅膀,瘋狂的扇動,亡命飛逃。

但是,他的速度,依然冇有神皇六重的強者快,被慢慢拉近了距離。

“擋住,我命令你們,給我擋住他們!”

徐毅衝入雲月閣的大軍中,對雲月閣的人大吼。

但是,雲月閣的人,哪裡敢阻攔神皇六重的存在,那不是找死嗎。

所以,雲月閣的人,紛紛向著兩邊避開。

“該死!”

徐毅大怒,雙手化為兩隻鷹爪,隔空一抓,頓時就有幾個雲月閣的人被他抓住,然後甩向飛星宗三位神皇六重的存在,目的,是為了多拖延對方一點時間,好讓他有機會逃走。

那些被甩出去的雲月閣之人,發出驚恐的慘叫,然後被三大強者轟成碎片。

徐毅瘋狂的出手,不斷將雲月閣的人甩向飛星宗三大高手,轉眼就被他甩出了上百人,全部死在飛星宗三大高手手裡。

“怎麼會這樣?”

豪哥等人,臉色難看。

之前徐毅創造的好感,已經蕩然無存。

為了活命,居然犧牲自己的隊友,這等行為,實在有些卑鄙無恥。

此刻,他們對徐毅隻有惡感,再無好感。

徐毅所過之處,雲月閣的人逃的一個不剩,當然,還有一人冇有逃,那就是陸鳴。

陸鳴一直跟著大軍,向前廝殺,並冇有特彆亮眼的表現。

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錶現的人,既然徐毅喜歡錶現,那就讓他表現唄。

此刻,徐毅衝向了陸鳴,眼中閃過猙獰之色,怒吼道:“小子,給我過去擋住他們,就算是死,也要給我擋住!”

說話的同時,他的利爪,已經抓住陸鳴的肩膀,向後一甩,想要將陸鳴甩向飛星宗三位高手。

但是,一動不動!

徐毅感覺自己是抓住了一個星球,絲毫甩不動,反而因為太過用力,他的胳膊差點斷了。

“給我滾啊小子!“

徐毅又怒吼一聲,爆發全力,想要將陸鳴甩出去,但是,依然紋絲不動。

徐毅都懵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陸鳴,隻見陸鳴正冷冷的看著他。

“你不來惹我,我本來也懶得鳥你,可你卻偏偏要來惹我,那隻有成全你了!”

陸鳴冷漠開口,然後伸出手掌,按著徐毅的一張臉,手掌猛然一震,徐毅的身體,就向後飛了出去,飛向了飛星宗的三個神皇六重的強者。

“啊!”

徐毅驚恐的大叫起來,想要穩住身形,但是他發現,他的身形,根本穩不住,陸鳴爆發的力量,太強了。

一個神皇一重,怎麼能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力量?

“殺!”

此刻,三個飛星宗神皇六重的存在已經殺到,三道攻擊,落在徐毅身上,徐毅發出一聲不甘而又淒厲的慘叫,就被三道攻擊打的形神俱滅。

“這個小子有些邪異,先殺了他!”

擊殺徐毅之後,飛星宗一個神皇六重的大漢,盯上了陸鳴,腳踏星光而行,瞬間殺到了陸鳴身前,一個佈滿星光的拳頭,轟向了陸鳴。

轟!

陸鳴也非常直接,同樣一拳轟出,轟向了對方的拳頭。

他剛剛突破神皇境不久,正想試試自己的戰力呢。

一聲驚天轟鳴,狂暴的氣息席捲八方,然後,星光崩碎,一道身影向後暴退。

是飛星宗的那個神皇六重的高手,他的一隻拳頭,鮮血淋漓,骨骼被陸鳴一拳打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