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走?

不走又說不陪他們玩,是什麼意思?

幽魔殿的人有些發愣。

“我的意思是,趕緊解決你們,不陪你們玩了!”

陸鳴淡淡的笑道。

“什麼?解決我們?”

幽魔殿的人先是一愣,然後發出瘋狂的大笑。

“哈哈哈,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還解決我們?憑你嗎?”

“這個小子是故意胡言亂語,想擾亂我們的心境,不要多說,我們爆發全力,將他擊殺!”

話音一落,七個幽魔殿弟子身上閃耀起一道道銀色的光芒。

那都是脈輪,王級血脈的脈輪。

七人中,兩人是王級二級血脈,三人是王級三級血脈,最強的兩人,達到王級四級血脈。

脈輪閃耀,血脈爆發,將七個幽魔殿弟子的氣息提升到巔峰。

“殺!”

七個幽魔殿弟子,組成大陣,劍氣閃耀,向陸鳴殺去。

“血脈,我也有!”

陸鳴淡淡一笑,第二血脈爆發,一座高大朦朧的石碑帶著四道銀色脈輪一閃而逝。

“王級四級血脈,雖然強,但又有何用?”

綠髮青年長嘯,劍氣迸發,向陸鳴籠罩而去。

“那加上這個呢?”

陸鳴冷笑。

吟!

一聲龍吟之聲響起,九龍血脈衝出,仰天長嘯。

幽魔殿眾人,以及宋玉等人,簡直如見鬼一般瞪大了眼睛。

“王級血脈,他怎麼有兩種王級血脈?”

“難道他是天生王級?”

“天生王級?不可能!”

幽魔殿的人心神大陣,一個個不可思議的大叫,就連陣法的運轉,都是一滯。

“冇什麼不可能的,給我吞!”

陸鳴大喝。

吼!

九龍血脈暴吼一聲,張開大口,從口中產生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籠罩住幽魔殿七人。

“怎麼回事?我感覺我的血脈之力有些不穩了!”

“我的精血在跳動!”

幽魔殿眾人紛紛驚恐的大吼。

武宗強者的兩種血脈,是可以同時爆發的。

不過大部分的武者,第一血脈,隻是凡級,在武宗境界以上,爆發凡級血脈,加成的效果極其有限,微乎其微。

所以一般人隻爆發第二血脈,很少有人兩種血脈一起爆發。

但陸鳴不一樣,他兩種血脈都是王級,對於自身作用各不相同,可儘情爆發。

“雕蟲小技,穩住,去殺了他!”

綠髮青年大吼。

“是嗎?那繼續吧,天道掌!”

陸鳴冷笑,猛然一掌轟出。

呼呼…

天地間的天地靈氣,好像被抽空了,一隻巨大的透明掌印出現,夾帶狂暴的攻勢,如泰山壓頂一般向著幽魔殿七人壓下。

恐怖巨大的壓力,令天地都劇烈顫抖起來。

幽魔殿眾人斬出的劍氣,瞬間就崩潰了。

“啊!這是什麼武技?怎麼會這麼恐怖!”

幽魔殿弟子驚恐的大吼,簡直不可思議。

“頂住!一起頂住!”

綠袍青年眼睛都紅了,拚命的長嘯。

七個幽魔殿弟子,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將合擊大陣運轉到極致,七人聯手,斬出一道驚天劍氣,向著天道掌印斬去。

轟!

劍氣斬在天道掌印的掌心,頓時引起驚天動地的轟鳴,恐怖的氣浪席捲,方圓數十裡天空的雲層被一卷而空,就連下方的城池,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宋玉幾人被狂風吹的貼在牆上,才站穩身形。

但他們根本顧不得自己的狼狽,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天空。

到底哪邊能勝?

碰!

突然,那道劍光一震,猛然爆裂開來,化為點點光雨消散。

轟!

天道掌印,雖然被抵消了一部分威力,但餘下的威力依然恐怖,繼續向下壓下。

碰!碰!…

七個幽魔殿弟子,像是一隻隻癩蛤蟆一般,一動不能動,被轟的陷進泥坑裡。

兩個修為最弱的,直接慘叫一聲,冇有了氣息。

而三個武宗六重巔峰的天才,雖然冇死,但也是半死不活。

隻有兩個武宗七重的天下,隻是噴出一口鮮血,但依然保持著一定的戰力。

“走!”

綠袍青年大吼,就要施展秘術逃走。

但陸鳴的第二掌,緊接著發出了。

轟!

又一隻巨大的掌印形成,向著幽魔殿弟子壓去。

“不…!”

綠髮青年幾人發出絕望的大吼。

天道掌玄妙無比,完全將他們鎖定,逃無可逃。

轟!

縱然剩下的兩人拚儘全力,也無法抵禦。

轟隆隆!

煙塵瀰漫,兩人直接被轟進地下,將大地炸出兩個巨大的深坑,躺在深坑中,一動都不能動。

此時,宋玉,宋靜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完全回不過神來。

幽魔殿的七個天才,聯手佈下合擊大陣,居然被陸鳴兩掌解決,這也太恐怖了吧。

天空中的一邊,上次逃走的那個幽魔殿弟子,此時渾身哆嗦個不停,嘴唇顫抖,臉色蒼白的冇有絲毫血色,眼神中,儘是恐懼之色。

“妖孽,怪物,這是個怪我,逃,逃,我要遠離這個怪物,逃!”

他心裡狂吼,正要施展秘術,逃離此地。

就在這時~

噗呲!

一道槍芒,從他的後心洞穿而過。

這個幽魔殿弟子怒吼一聲,拚命轉過頭,看到的是陸鳴冰冷的眼神。

“上次讓你逃了,你以為還會有第二次嗎?”

淡淡的聲音,從陸鳴口中傳出。

隨後長槍一震,槍芒摧毀了幽魔殿弟子的一切生機,他的屍體,落下了大地。

隨即,陸鳴又一步踏出,向綠髮青年兩人走去。

此時,綠髮青年兩人身體不能動,恐懼無比。

“等一下,不要殺我們,我們是幽魔殿的弟子,我幽魔殿天才如雲,這一次進來的天才,足足超過五百人,我們這些人,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而已,還有許多更強的天纔在其他城池,你如果殺了我們,幽魔殿的弟子不會放過你的。”

綠髮青年大叫起來。

“嗬嗬,隻要殺了你們,其他幽魔殿的人又怎麼知道是我殺的?”

陸鳴冷笑。

“當然知道,不妨告訴你,我已經用息影符將你的身影複製下來,傳送給我幽魔殿的最強天才了,你是逃不掉的!”

綠髮青年大叫。

“原來是息影符?”

陸鳴心中一動。

息影符與萬裡傳音符一樣,都是銘鍊師煉製出來的。

息影符,能夠將某處景物,或者某個人物的樣貌複製下來,傳送到另外一個同樣有息影符的人手中,非常奇妙。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