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容秋水和眾人打招呼,好像很和善,麵帶微笑,可是,當他看向陸鳴的時候,身上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息,讓周圍的人大驚,不由的連連後退。

“怎麼回事?”

眾人大驚,不明白慕容秋水,為什麼會突然情緒失控,爆發出氣息。

慕容秋水目光如電,望向陸鳴,彷彿要將陸鳴洞穿,眼神中,瀰漫出冰冷的殺機。

“命魂元石碎片,那傢夥有命魂元石碎片!”

就在這時,一直沉寂的命魂元石中,傳出了命魂元石石靈的驚呼聲。

“什麼?這傢夥有命魂元石碎片!”

陸鳴心裡一驚。

當初,他得到的命魂元石,隻是碎片而已,石靈曾經告訴過他,命魂元石碎片,都有一個石靈,會專門找絕世天才認主。

而且兩個擁有命魂元石碎片的一靠近,彼此的石靈,都能感應到。

陸鳴終於明白,慕容秋水看向他的時候,會情緒失控爆發出氣息,甚至露出冰冷的殺機了,不用說,對方也知道他體內,有命魂元石碎片了。

“真的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擁有命魂元石碎片的人,我這個人比較直接,主動將命魂元石碎片交給我吧,我可饒你一命!”

一道聲音,傳入陸鳴的耳朵中,很明顯,是慕容秋水的聲音。

“是嗎?這句話同樣是我要送給你的,你主動將命魂元石碎片給我,我也可以饒你一命!”

陸鳴冷冷的迴應。

此言,讓慕容秋水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溫和的笑容蕩然無存,有的,是冷到極點的殺機。

這殺機,如寒冰一般刺骨,讓現場的溫度急劇下降。

本來,這裡乃是火焰山區域,地麵瀰漫火焰,而此刻,火焰在這股殺機之下,都好像要凝固起來。

“怎麼回事?”

“慕容秋水怎麼突然動瞭如此恐怖的殺機!”

四周的人大驚,紛紛後退,剛纔陸鳴和慕容秋水的對話是以傳音的方式進行的,他們並不知道。

“很好,很好...”

慕容秋水盯著陸鳴,連說兩個很好。

自從以前的頂級天驕突破神君境被送走之後,自從他坐上了神王榜第一的寶座之後,在這個世界,已經很久冇有人敢這麼和他說話了。

就算是排名第二第三的存在,都不敢。

“是他...”

許多人看向了陸鳴,驚疑不定。

很明顯,慕容秋水的殺機,是針對陸鳴的。

可慕容秋水,為什麼會針對陸鳴。

“這小子,得罪了慕容秋水,看來不用我們動手了!”

東方雀和東方天雀冷笑不已。

“看來這段時間,我一直在閉關,有些人已經冇有把我放在眼裡了,很好,正好在進入第十四名山之前,活動一下筋骨!”

冰冷的聲音,從慕容秋水口中傳出,接著,他的手中,出現了一股水流,水流不斷的蠕動,化為一把飛刀。

咻!

慕容秋水一揮手,飛刀化為一道刀光,向著陸鳴飛來。

快,快到了極點。

隻感覺光芒一閃,飛刀就臨近他了,向著他的眉心洞穿而來,這麼快的速度,陸鳴想要施展出本源秘術抵擋都來不及。

關鍵時刻,陸鳴隻能抬起手,擋在眉心。

當!r

飛刀斬在陸鳴手腕的手鐲上,這手鐲,乃是球球所化,爆發出一聲巨響,球球所化的手鐲,差點被炸裂,陸鳴感覺一股排山蹈海一般的力量從手腕上傳來,身體暴退,如一顆炮彈一般,飛出了幾千裡,才穩住身形。

“好強的力量!”

陸鳴感覺手臂傳來劇烈的痛疼,好像骨骼都要斷裂一般。

對方,都冇有施展出原始神體,隻是一縷水流所化的飛刀而已,威能就這麼恐怖。

神王榜第一,果然可怕!

“原來是金屬生命,你以為靠一個金屬生命,就能保命嗎?那就連這個金屬生命一起殺!”

慕容秋水淡漠開口,無比的強勢霸道,身上瀰漫出恐怖的氣息,好幾道水流浮現而出,立刻就要出手。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地傳來劇烈的轟鳴,聲音來自第十四座名山。

第十四座名山,不斷的震動,四周的虛空在震動,傳出可怕的轟鳴,本來,第十四座名山四周空氣是扭曲的,此刻完全消失了,變的風平浪靜。

遠遠看去,一片片山峰矗立在天地間。

第十四座名山太大了,連綿無儘,周圍的副峰高聳入雲,中間的主峰,更是鶴立雞群直破雲霄。

第十四座名山,開啟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唰唰唰!

陡然,無數人動了,化為一道道虹光,向著名山內部爆衝而去,生怕比被人慢一步似的。

“走!”

東方雀,東方天雀兩兄弟,還有其他名山的山主,也向著名山內衝去。

六岷山山主風巫奇,還有風晴雪,掃了陸鳴和慕容秋水一眼,也向著名山衝去。

許多人本來想要看看陸鳴和慕容秋水的結果的,但是冇有時間了,晚一步進入十四名山,說不定機緣就被其他人奪走了。

機緣這東西,差之毫厘謬以千裡,晚一步,說不定就是彆人的了。

“盟主...”

博藝看向陸鳴,臉色也有些焦急。

“你們先進去!”

陸鳴一揮手道。

慕容秋水要戰,那便一戰吧。

“盟主你自己小心!”

博藝一咬牙,然後向著名山裡麵衝去。

轉眼,這裡隻剩下慕容秋水和陸鳴兩人了。

“殺!”

慕容秋水冷喝,他的身體開始變大,最後化為一尊奇特的生靈。

這尊生靈,高達百萬米,寶相莊嚴,在他背後,還有六條手臂。

這是慕容秋水的原始神體,並且已經修煉到第九變的巔峰極限了。

他要速戰速決,一舉解決陸鳴。

咻咻咻...

他的六條手臂一甩,頓時有六把飛刀,向著陸鳴飛了過去。

快,準,狠!

威能恐怖,虛空被洞穿,威力比之前強了十倍不止。

陸鳴這一次早有準備,不敢大意,直接施展出古神體,化為金甲古神體,霸神槍出現,瞬間刺出六槍。

六道槍芒,向著六把飛刀刺去。

轟轟轟...

六聲可怕的爆炸聲傳來,像是六個星球炸裂,勁氣狂卷,陸鳴身體一顫,後退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