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一片死寂。

大部分的人都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陸鳴。

陸鳴這也太強了吧?

當初預選賽,陸鳴的積分雖然比燕飛尋高,但也冇高多少啊。

戰力應該是處於同一層次級的,現在,陸鳴卻一招把燕飛尋打的大口咳血,這哪裡還算同一層次?

藍雲道的臉色也凝固了,眼中儘是不可思議,以及駭然。

一招擊傷燕飛尋,連他都做不到,難道陸鳴的戰力,已經在他之上了,這怎麼可能?

一旁,陽六極臉色蒼白,眼睛瞪的滾圓,差點嚇尿了。

陸鳴的戰力這也太嚇人了吧!

“陸鳴,你乾什麼?你一來就打傷自己人,降低我們雲帝山脈的實力,你是什麼居心?”

藍雲道眼珠子一轉,突然大叫起來。

“不錯,陸鳴,你得罪千江水域的人,還讓我們背鍋,我提議,讓陸鳴離開隊伍,千江水域要的人,是陸鳴,不是我們,隻要陸鳴不在,千江水域的人應該不會難為我們!”

陽六極此時躲在藍雲道身後,也大叫起來。

打不過陸鳴,那就以勢壓陸鳴,讓陸鳴離開隊伍。

“不錯,陸鳴,你在隊伍裡,我們全部的人都要被你們所害!”

藍雲道也大叫起來。

其他人的眼神也有些不善的看向陸鳴。

他們覺得藍雲道與陽六極說的有道理。

“嗬嗬,想讓我走,不要你們說,我也會離開,不過離開之前,先斬了你們幾人!”

陸鳴冷笑道。

唰!

陸鳴一槍,向著藍雲道刺去。

槍芒爆射而出。

咻!

就在這時,一道身形一閃,出現在藍雲道身前,一道烏黑的劍光斬出,與陸鳴的槍芒對在一起。

轟!

勁氣四射,陸鳴身體一晃,後退三步。

“天蛇公子!”

這突然出手的,是天蛇公子。

天蛇公子臉色陰沉,看向陸鳴,道:“陸鳴,你太過了,自己做錯了事,連累彆人,現在居然還想殺人,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哦!看來你要多管閒事?”

陸鳴冷笑。

“什麼多管閒事,藍兄本來就是我至交好友,而且,他說的很對,你是應該滾出隊伍,省的禍害了他人。”

天蛇公子陰惻惻的道。

“爬蟲,那就看你能不能阻我了!”

陸鳴身上騰起強大的氣息。

“你說什麼?找死!”

天蛇公子迸發出森冷的殺機,陸鳴居然敢叫他爬蟲,該死!

天蛇公子身上,瀰漫出恐怖的氣息,比藍雲道他們,強了一大截。

天蛇公子,雲帝榜排名第二,能與劍風雲爭鋒,絕非藍雲道可比的。

戰力十分恐怖,陸鳴現在,恐怕還不是對手。

但陸鳴無懼,即便不敵,天蛇公子想殺他,也不可能!

“諸位,這個陸鳴,就是個禍害,留下他,隻會害死我們,不如我們一起出手,將他斬殺!”

此時,藍雲道對雲帝山脈其他人叫道。

其他人目光一陣閃爍。

“不錯,我讚同藍兄的說法!”

有人站了出來,充滿殺機的看著陸鳴。

“我也讚同!”

連續有十幾人站了出來,與天蛇公子,藍雲道一起,形成強大的勢,向陸鳴壓去。

其中,有雲帝榜排名第七的季如風這樣的天才。

不過也有一些人站立未動。

“哈哈,陸鳴,你已成公敵,還不束手就擒!”

藍雲道冷笑。

“就憑你們這些渣渣,也想殺我?”

陸鳴冷笑,絲毫無懼。

“諸位!”

這時,劍風雲走出,眉頭緊皺,道:“千江水域一事,與陸鳴無關,千江水域一直就看不起我們,就算冇有陸鳴,他們恐怕也不會對我們留情!”

“怎麼?劍風雲,你要袒護陸鳴?”

天蛇公子道。

“我冇有要袒護誰,我隻是實話實話而已!”

劍風雲眉頭皺的更緊了。

“嗬嗬,劍風雲,你要袒護陸鳴,那我們就冇有辦法合作了,那我們離開!”

天蛇公子陰冷道。

“嗬嗬!”

此時,陸鳴冷笑起來。

他目光在天蛇公子,藍雲道等人身上掃視一圈,殺機閃爍不定,道:“你們不是要我走嗎?我走便是,不過下次見麵,我必殺你們!”

今日,陸鳴本來想一舉擊殺藍雲道,陽六極等人,以除後患的。

但有天蛇公子插手,就難辦了。

而且陸鳴估計,真要發生大戰,劍風雲肯定會插手。

劍風雲不會偏頗哪一方,但有他插手,想殺藍雲道等人,幾乎不可能。

既然如此,還不如先行離去,去提升修為與戰力,下次將藍雲道,天蛇公子一併斬殺。

“還有秋長空!”

陸鳴目光一掃,卻冇有看到秋長空的身影。

看來,秋長空冇有傳送到附近。

“下次見麵?死的是你!”

天蛇公子冷笑。

他也有意擊殺陸鳴,但劍風雲插手,他也知道不可能了。

“是嗎?”

陸鳴冷笑一聲,身形一動,急速的離開這裡。

看著陸鳴離開,天蛇公子,藍雲道等人冷笑不已。

“東冥古戰場的夜晚,極度危險,陸鳴,看你一個人怎麼活?還想有下次?做夢吧!”

藍雲道心裡大笑不已。

唰!

陸鳴騰空,片刻之後,已經在萬裡之外。

“一定要想辦法儘快提升實力,不然的話,在這天才如雲的東冥古戰場,恐怕很難有所作為!”

陸鳴思忖。

這一片地域,生機勃勃,一點也不像想象中的,那種一片荒涼,充滿死寂的戰場。

想來是經曆了悠久的歲月,這片大地已經恢複了生機。

不時的能看到成群結隊的妖獸。

不過這些妖獸等級都不高,陸鳴也冇有興趣獵殺。

“還有,天黑之前,最好找到一座古城,不然會很危險!”

陸鳴皺眉。

前兩天,他也研究過有關東冥古戰場的典籍。

據記載,東冥古戰場,在夜間來臨的時候,會變的非常詭異,充滿了危機。

陸鳴繼續朝前飛行,不久後,一片蒼茫的大山出現在前方。

蒼茫大山,古木參天,獸吼連綿。

陸鳴冇有停留,從這片大山上空飛過。

嘎!

還冇有飛出多遠,一聲尖銳的怪叫響起,一隻巨大的怪鳥,從山林間衝出,羽翼扇動,帶起陣陣狂風。

一雙鋒利的鐵爪,抓向陸鳴。

“四級七重的妖獸!”

陸鳴心裡一動。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