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萬裡的路程,對於眾人來說,隻是幾個小時而已。

東冥石峰,就是眾人的目的地。

當陸鳴他們到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石林。

這一片區域,由無數石峰組成,每一座石峰,都高達百米以上。

“東冥古戰場的入口,就在這些石峰之中,現在戰場入口還冇開啟!”

魯修解釋道。

眾人停留在石峰的不遠處,遙遙觀望。

此時,在石峰的四周,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

“哈哈哈,魯修,你來的倒是早,這一次,看你帶了幾個廢物過來?”

就在這時,一道囂張的笑聲響起。

隨後--

唰!唰!

一道道破空之聲傳來,一大群人影向這邊飛來。

人數異常之多,陸鳴眼睛一掃發現對方起碼有六七百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黑袍,身形乾瘦的中年漢子。

一群人停在陸鳴他們不遠處,那乾瘦中年一臉嘲諷的看著魯修。

“趙遂,是你?”

魯修一看到這個乾瘦男子,臉色就陰沉下來。

“哈哈,怎麼?魯修,你不歡迎我啊?也是,每一次帝天神衛選拔,你帶領的雲帝山脈的廢物,都以慘敗而告終,雲帝山脈,已經連續兩屆冇有人加入帝天神衛了,跟我們千江水域一比,那真是慘不忍睹啊。”

乾瘦漢子趙遂嘲諷的大笑。

魯修臉色越發陰沉。

但趙遂明顯不想就此罷手,他目光在雲帝山脈眾人身上一掃,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音,道:“冇想到這一次,你們雲帝山脈通過預選賽的人還蠻多,讓我看看,有多少個,嘖嘖,還有九十七個,跟我們千江水域六百八十九個相比,也就相差五六百個而已,不多,不多!”

“還有,魯修,我說你也太狠心了吧,這九十七人,應該是你們雲帝山脈全部的天才了,小心全部死在東冥古戰場中,那你們雲帝山脈那個鳥不拉屎之地,將更加的一落千丈了。”

趙遂一雙三角眼在雲帝山脈眾人身上掃來掃去,滿是嘲諷之色。

“趙遂,你...”

魯修臉色難看無比。

雲帝山脈其他人的臉色也難看的很。

“哈哈哈,一群廢物,也想來通過帝天神衛的選拔,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異想天開!”

千江水域地區,一些青年也發出嘲諷的大笑。

千江水域的青年,一個個輕蔑的看著雲帝山脈這邊。

“可惡!”

天蛇公子,藍雲道等人,一個個心高氣傲,哪裡受得瞭如此輕視,一個個咬牙切齒。

“小子,是你?哈哈,終於被我找到你了。”

突然,千江水域中,發出一聲暴怒的吼聲,一個青年飛出,目光冰冷的盯著陸鳴。

“離秋水!”

陸鳴目光一動。

這個青年,正是離秋水,看來對方已經發現了他。

“離秋水,乾什麼?上次遛的那麼快,這一次是感謝我的不殺之恩嗎?”

陸鳴笑眯眯的道。

“小子,你該死,這一次,看誰能救你。”

離秋水大吼。

“哦,那你就來試試!”

陸鳴斜視他。

“師弟,你說的那個小子,就是雲帝山脈的這個垃圾嗎?”

這時,從離秋水身後,走出一個藍袍青年,淡淡的道。

“江師兄,不錯,就是此人,此人不僅用卑鄙的手段,搶奪了我從天門中得到的寶物,還出手暗算,打傷了我。”

離秋水大聲道。

“卑鄙的手段?出手暗算?”

聽到這樣的話,陸鳴簡直想笑了。

這離秋水也太無恥了吧,陸鳴明明是正麵擊敗他的,到了他口中,就變成了暗算。

“果然是雲帝山脈這個蠻夷之地走出的人,就知道暗算,小子,限你三個呼吸之內,交出從離秋水師弟從天門中得到的寶物,然後跪下當眾認錯,我可以隻廢了你的修為,饒你一條狗命。”

江師兄冷漠的看著陸鳴,用一種施捨一般的口吻道。

“哎!東冥戰場什麼時候開啟啊,被幾條狗圍著亂叫,本來的好心情都冇有了。”

陸鳴直接無視江師兄,目光在那些石峰掃來掃去。

江師兄的臉色一下字就鐵青了。

陸鳴居然敢無視他,簡直是找死。

轟!

江師兄的身上,爆發出恐怖的氣勢,一股圓滿的勢,凝聚而出,配合強大的修為,形成一股強大的壓力,瀰漫全場。

雲帝山脈這邊,除了劍風雲與魯修,其他人臉色都大變。

這個江師兄的實力,簡直恐怖無比,給人的感覺,絕對不比雲帝榜排名第二的天蛇公子弱。

陸鳴臉色也凝重下來,注視著江師兄。

“小子,給我死吧!現在你想求饒,都冇有機會了。”

江師兄臉色陰沉無比。

“廢話真多,要戰便戰!”

陸鳴冷聲道。

他無懼,以他現在的戰力,即便不敵江師兄,但想要走,江師兄也留不下他。

鏗!

這時,一道劍鳴聲響起,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陸鳴與江師兄中間。

居然是劍風雲。

“劍風雲?”

看到劍風雲,江師兄臉色凝重下來。

劍風雲曾經在千江水域闖蕩過,江師兄也見過劍風雲。

要說雲帝山脈地區讓他忌憚的人,那隻有一個,就是劍風雲。

其他人,他完全冇有看在眼裡。

“江春,今日乃是帝天神衛選拔之日,怎麼?你想在這裡動手,不怕引起帝天神宮大人物的不快?”

劍風雲看向江師兄,冷聲道。

“哈哈,劍風雲,我勸你彆插手,不然,這一次就不會像上一次一樣,隻是在你臉上留下一道傷疤了,而是要了你的命!”

這時,在千江水域中,傳出一聲大笑,一個豐神如玉的青年走了出來。

看到這個青年,劍風雲臉色凝重下來。

當初他在千江水域闖蕩的時候,就是被此人所傷。

此人乃是千江水域排名第十八的天才,當初劍風雲與他大戰數百招,最終一招落敗。

“當初是當初,現在,我必勝!”

劍風雲目光如兩柄神劍,充滿了自信。

“必勝?可笑!”

豐神如玉的青年嗤笑,滿是不屑。

眼看,一場大戰就要爆發。

趙遂在一旁冷眼旁觀,抱著看好戲的態度。

而魯修臉色則陰沉無比。

雲帝山脈的天才,與千江水域的天纔對上,那就是雞蛋碰石頭,根本冇法比,下場會很慘。

他有心阻止,但他知道,趙遂不會讓他如願的。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