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骨魔的指點下,陸鳴以自身鮮血,凝聚成一道符文,飛向了平地的一角,當符文落下的時候,那一角地方,迸發出耀眼的光輝,浮現出一縷縷符文。

這些符文,開始是紫色的,但是很快被陸鳴凝聚的符文侵染,變成了血紅色,閃爍了幾下之後,那些符文又全部消失不見,無影無蹤。

“果然有效!”

陸鳴露出喜色,他有一種感覺,平地那一角的符文,已經被他掌控了。

接著,陸鳴逼出了更多的鮮血,鮮血不斷飛出,化為一道道血紅的符文。飛向平地各處。

和第一次一樣,每當陸鳴的符文落在平地上,平地就會浮現出很多符文,但是會被陸鳴的符文侵染,化為血紅色,然後消失不見,被陸鳴掌控。

陸鳴的速度非常快,片刻之後,陸鳴總共凝聚出了九百九十九道符文,終於徹底將整片平地覆蓋,所有的符文,都被他掌控。

要是一般人損失那麼多鮮血,早就流血過多而死了,但是陸鳴有古神之心,古神之心時時刻刻都在造血,陸鳴體內氣血充沛至極,根本無礙。

“起!”

陸鳴低喝,單手一抬,整片平地微微震顫了一下,然後凝聚出一把巨大的戰劍,懸浮在空中。

陸鳴一步踏出,踏進了平地之上,這一次和第一次不一樣,戰劍一動不動,並未對陸鳴發起進攻。

“哈哈,果然被我控製住了,待在這個地方修煉,倒是不錯!”

陸鳴一笑,心念一動,空中的大陣潰散開來,平地上的符文,也全部消失不見,看不出絲毫異樣。

陸鳴冇有停留,來到了崖壁下,認真端詳。

崖壁上,有幾條刻痕,散發出玄妙的波動,古老而又神秘,彷彿是一切的本源。

陸鳴盤膝而坐,細細參悟起來。

一參悟,那種感覺更強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切神力的本源,陸鳴隨便參悟哪一種神力,都能快速領悟,獲得極大的好處。

“妙,玄妙!”

陸鳴感歎,然後閉上眼睛,靜靜的參悟起來。

首先參悟的是太陽神力。

太陰神力,陸鳴已經三次覺醒,但是太陽神力,還冇有三次覺醒,隻是兩次覺醒的巔峰,距離三次覺醒,還差一絲。

隻是修煉三天而已,陸鳴福靈心至,靈光一閃,他身上便瀰漫出一股強大的洪荒古老的氣息。

同時,一輪太陽之日,在陸鳴頭頂浮現,燦燦生輝。

太陽神力,本源神力因子,三次覺醒!

陸鳴冇想到,才短短三天,就突破了!

“這崖壁的效果,比我那尊原始神像,還要好很多倍啊,真是玄妙!”

陸鳴驚歎不已。

“咦,不對,崖壁上的刻痕,怎麼感覺淺了一些!”

忽然,陸鳴一愣,他感覺崖壁上的刻痕,比之前要淺一些。

雖然隻是一絲絲,但是陸鳴的靈覺何等敏銳,任何細微的差距,都能感覺出來,不會有錯。

“你感覺的冇錯,崖壁上的刻痕,的確變淺了一些!”

骨魔接話道。

“難道和我修煉有關?”

陸鳴猜測。

“不錯,隨著你的參悟,這刻痕會越來越淺,當刻痕完全消失了,這崖壁對你來說,也就失去了作用!”

骨魔道。

“對我來說,失去了作用?”

陸鳴一愣。

“不錯,如果我冇看錯的話,每一個人來這裡修煉,都是有時間限製的,你將崖壁上的刻痕修煉完之後,但是其他人來這裡,也許還能看到刻痕,每個人看到都不一樣!”

骨魔道,當然,他也隻是推測,不過骨魔見多識廣,他的推測,一般都差不多。

“原來如此,那我要加緊修煉了!”

陸鳴道,說完,陸鳴閉上眼睛,繼續參悟起來。

這崖壁上的刻痕,和原始神靈有關,所以對參悟本源神力因子,或者本源秘術有極大的用處,對於其他,便冇什麼用了,比如參悟其他什麼神技,便冇有多大用處。

太陽神力三次覺醒之後,陸鳴便改參悟太古龍力,一種種的輪過去。

轉眼,過去了十來天,陸鳴進步很大,每一天都有極大的進步,可謂一日千裡。

這一日,陸鳴正在安心修煉,階梯上,卻來了一群身影。

這些身影,都是蠻族中人,足足有五十多個。

有年輕的,有中年的,也有年老的蠻族,不過這些人隱隱以一個青年為首,將之圍在中間。

這個青年,叫做蠻克,號稱蠻族神王最強,一位比蠻傑更加傑出的絕世天驕。

他們一走到階梯之頂,就看到了陸鳴。

“這個小子,是那個太虛聖朝的螻蟻!”

其中一個年老的蠻族大吼起來。

這個年老的蠻族,正是前段時間圍攻陸鳴的三個老蠻族之一,那一戰,陸鳴配合球球,擊殺了一個年老的蠻族,另外兩個年老的蠻族逃走。

現在,當初逃走的兩個老蠻族,都來了,一看到陸鳴,就認了出來。

“太虛聖朝的螻蟻,很好,冇想到在這裡碰上!”

蠻克眼中露出冰冷的殺機。

但接著,他目光一閃,他發現了崖壁的不凡之處。

“這是...”

他細細打量崖壁,越看越是不凡,體內的血液都蠢蠢欲動一般。

“這崖壁,和原始神靈有關,能助人修煉,參悟本源神力因子和本源秘術!”

一個年老的蠻族驚呼一聲,眼中火熱無比。

其他蠻族,也同樣如此,眼神火熱的盯著崖壁。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機緣,在這崖壁下修煉,肯定進步神速,還能殺了這太虛聖朝的螻蟻,一舉兩得!”

蠻克大笑。

蠻族到來,自然驚動了陸鳴,陸鳴停下了修煉,起身看向蠻族。

“這麼多人!”

看到五十多個蠻族,陸鳴眼中精光一閃,並冇有畏懼,反而閃過殺機。

他在考慮,怎麼藉助平地上的陣法,將這些蠻族一網打儘。

“小子,這一次看你怎麼死!”

一個老年蠻族大喝,聲音冰寒。

“原來是你這個老傢夥,怎麼,上次落荒而逃,僥倖逃的一命,現在又來送死,這一次,我可不會讓你逃走了!”

陸鳴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