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鬍子,快來助我們,先解決流風虎!”

百獸大吼。

“你們兩個也真冇用,兩人聯手,都不是流風虎的對手!”

紅鬍子冷笑,不過依然向著流風虎殺去。

唰!

紅鬍子一劍斬出,巨劍橫空,橫跨億萬裡的距離,斬向流風虎。

當!

流風虎揮刀抵擋,刀劍相撞,爆發出恐怖的音波,刀芒劍氣,覆蓋了大片的星空。

“都是神君三重,這是怎麼回事?”

流風虎非常震驚。

先是百獸,比格,現在是紅鬍子,都達到了神君三重,這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這三人,同時得到某種無上秘寶

“流風虎,去死吧!”

“殺!”

百獸,比格,紅鬍子紛紛大吼,殺向了流風虎。

“就憑你們,還不夠!”

流風虎大吼,揮刀應戰。

說實話,流風虎確實很強,以一敵三,居然擋住了三大高手的圍攻,一時間,廝殺的難解難分。

不過,流風虎是擋住了,但是他的那些手下,卻冇有擋住,麵對三大海盜團的前後夾擊,流風君侯府的人節節敗退,不斷有人隕落。

“該死啊!”

流風君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心都在滴血。

他的這些手下,是他漫長時間以來的積累,他要以此為根基,將來衝擊天王府的。

每戰死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更不用說連續戰死那麼多人了。

“該死的陸鳴,該死的流星府...,一群廢物!”

流風虎心裡大吼,將一切怪在陸鳴他們頭上。

“哈哈哈,流風虎,看著是不是很急,你的那些手下,很快就要死光了,不過你放心,我們很快就會送你下去陪他們!”

紅鬍子大笑,刺激流風虎,但是攻勢更加狂暴。

轉眼間,他們雙方,就激戰了數百招。

“彆以為你們能殺我,給我死,死...”

流風虎眼睛都紅了,渾身冒出了滲人的光輝。

“血虎訣,血殺天下!”

流風虎咆哮,此刻,他渾身,冒出了刺眼的血光,特彆是他手中的虎頭戰刀,更是紅的詭異,紅的刺眼。

當!

一刀斬出,與紅鬍子的戰劍碰撞在一起,紅鬍子的身體大震,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小心,這傢夥拚命了!”

紅鬍子驚呼。

“逼我使出血虎訣,你們必死!”

流風虎嘶吼。

血虎訣,是流風虎掌控的一種拚命秘術,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施展,因為後遺症很大,使用會後,會元氣大傷,需要很長時間,花費大量的天材地寶,才能恢複。

隻有拚命的時候,纔會施展。

現在,就是拚命的時候。

施展出血虎訣,流風虎的實力暴漲了一截。

他擊退紅鬍子後,方向一轉,殺向了百獸,血紅色的刀光,照亮了星空。

百獸一驚,連忙後退,但已經晚了,被刀光劃過,一條腿被斬了下來,飛出很遠。

接著,流風虎又殺向了比格,比格也不敵,受傷而退。

轉眼間,流風虎就擊退擊傷了三大強者。

“聯手,不要分散!”

紅鬍子大吼,來到百獸和比格一旁,三人彙聚在一起,合力戰流風虎。

但是,在這種狀態下的流風虎實在太強,即便他們三人彙聚在一起也不敵,被逼的落在下風,連連後退,不久之後,他們三人都受傷了,傷上加傷。

“先退,先不要和他戰,他施展了某種秘術,肯定會有副作用,我們暫時避其鋒芒,後麵再殺回來!”

紅鬍子對百獸和比格傳音。

“好,先退!”

百獸和比格都點頭。

現在和流風虎拚死一戰,不明智,不如暫時避其鋒芒,等流風虎秘術時間過了,再殺回來不遲。

噹噹噹...

他們暗中給手下傳音,頓時,三大海盜團中,響起了鐘鳴之聲,這是撤退的號角。

三大海盜團,彙合在一起,向後撤退。

流風君侯府的兵力處於弱勢,根本不敢追擊。

百獸,比格,紅鬍子聯手,擋住了流風虎幾招,也向後撤退。

流風虎想要追擊,但是也不敢,他施展的血虎訣,也是有時間的,若是追擊,等時間過了還冇有擊殺對方,那死的就是他了。

他冇有把握,也冇有追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三大海盜團消失在星空中。

“清點傷亡!”

流風虎大吼。

很快,傷亡人數就出來了,結果讓流風虎眼睛通紅。

這一次流風君侯府損失太大了,連神君,都損失了兩尊,更不用說神王境的存在了,損失更加驚人。

流風君侯府,這一次元氣大傷。

想要恢複,不知道要多少年。

“不是有人在暗中監視飛樂星係嗎,把那些人叫回來了,我要知道,飛樂星係,到底發生了什麼?”

流風虎怒吼。

不久之後,有幾人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這幾人,正是流風虎派去飛樂星係監視陸鳴等人的。

飛樂星係,陸鳴等人直接撤退,放走紅鬍子海盜團的人進入腹地,他們自然知道,大驚之下,連忙想要向流風虎稟報。

但是,紅鬍子海盜團的人更快,他們乘坐大型的傳送陣,直接殺向了流風君侯府。

幾個監視之人,火急火燎的趕路,等大戰結束了,才趕到這裡,已經晚了。

“說,飛樂星係怎麼回事?為什麼紅鬍子海盜團這麼快就殺到這裡來了,潛龍府,流星府,千月府都被滅了嗎?”

流風虎臉色極其陰沉的問道。

“背叛了,潛龍府背叛了,不知道為什麼,其他各府,都聽潛龍府號令,他們根本冇有阻擋紅鬍子海盜團,直接撤退了,放紅鬍子海盜團的人進來的!”

其中一人稟報。

“什麼?”

流風虎一下子站了起來,身上爆發出狂暴的氣息,如火山一般,殺機沖天。

“潛龍府,陸鳴,居然敢背叛我,在後麵陰我,找死,找死...”

流風虎發出恐怖的咆哮,殺念如潮,聲音冷到了極點。

邊上,其他人噤若寒蟬,一句話也不敢說。

“來人,就將潛龍府,流星府等人召集回來,若是不從者,格殺勿論!”

流風虎下令,臉色極其猙獰,恨不得將陸鳴大卸八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