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風君侯,一刀斬出,便是萬千刀光,斬向那些荒獸。

碰碰碰...

刀光斬落,一頭頭荒獸被斬了開來。

這時,比格也出手了,她身軀魁梧肥胖,但是擁有無窮巨力,一拳揮出,一道拳勁擊穿了星空,向著流風君侯轟去,連帶戰車都籠罩其中,要將流風君侯和他的戰車一起轟碎。

這道拳勁,若是轟擊在一個生命星球之上,能直接將一個生命星球轟爆。

但是流風君侯一刀斬出,就將這一道看起來可怕無比的拳勁劈為兩半。

“傳說你們四大海盜團的首領,修為都在神君二重巔峰,今日一看,果然如此,既然這樣,那就送你們上路吧!”

流風君侯冷漠開口,眼中閃過猙獰之色。

隨後,他踏步而出,從戰車上走出。

當他踏出戰車的時候,一股更加恐怖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而出。

在這股氣息下,星空狂震,充斥著可怕的威壓。

在他身邊,本來懸浮著一些細小的隕石碎片,此刻無聲無息的化為了粉末。

“神君三重!”

百獸和比格低語,臉色露出了強烈的戰意。

“如果你們隻有這些手段,那今日就留下吧,殺!”

流風君侯冷喝,跨越星空,向著百獸和比格殺去。

“流風虎,彆以為隻有你達到了神君三重,今日,死的是你!”

麵對神君三重的流風虎,百獸絲毫無懼,怒吼一聲,他的身軀急劇鼓脹起來,渾身長出了濃密的毛髮,最後化為了一隻幾千米高的巨獸。

這是百獸的本體,一隻奇異的巨獸,猙獰無比。

吼!

巨獸狂吼,爆發出恐怖的氣息,掀起了宇宙風暴。

“神君三重!”

流風君侯驚呼一聲,非常震驚。

一直傳說,四大海盜團的首領,修為都在神君二重巔峰,距離神君三重,還差一步,冇想到,百獸已經不是神君二重,而是神君三重。

“嘎嘎嘎...”

此刻,比格發出怪笑,他的身體,變得更加肥胖,而氣息,也在急劇的提升起來,很快就跨越了神君二重的極限,到達了另外一個境界。

神君三重,比格的修為,也達到了神君三重。

這一下,流風君侯的臉色狂變,變得非常難看,還帶著不可思議。

若是百獸一人突破了,那還好說,但是比格也突破了,這就反常了。

在加上這一次四大海盜團突然聯手,這讓流風君侯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流風虎,今日死的是你!”

“殺!”

百獸和比格大喝,向著流風君侯殺了過去。

“彆以為突破到神君三重,便能與我一戰,我告訴你們,即便是同一個境界,戰力也是不同的!”

流風君侯很快就冷靜下來,冷漠開口,手持虎頭大刀,向著百獸和比格殺去。

轟轟!

恐怖的碰撞爆發了,三人的攻擊碰撞在一起,激起了可怕的宇宙風暴。

即便是其他神君境的強者,都不敢靠的太近,連連後退,與他們的戰場拉開了距離。

“虎神斬!”

流風君侯每一刀斬出,都有一聲猛虎的咆哮發出,威能駭人無比,這是一種可怕的秘術。

雙方激戰十幾招之後,流風君侯越戰越勇,居然憑藉一己之力,將百獸和比格壓在下風。

流風虎,在漫長的歲月之前,也是太虛皇家聖院的天驕,擁有開府立族的資格,在天混星域開府立族之後,實力不斷擴張,憑一己之力,開創了這君侯府,實力自然強大。

“君侯無敵!”

流風君侯府的人大喝,興奮無比。

而海盜團的人,則臉色難看。

眼看,勝利的天平,向著流風君侯府這邊傾斜了,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發。

“殺!”

忽然,另外一個方向,傳來震天的喊殺聲,一支大軍,從那個方向殺來,向著流風君侯府的大軍衝去。

為首的人,一臉的紅鬍子,這一支大軍,正是紅鬍子海盜團。

“紅鬍子海盜團,怎麼可能?”

“這是怎麼回事?紅鬍子海盜團怎麼殺來了?”

流風君侯府,一片混亂。

他們壓根冇想到,自己的後方,會突然殺出一支大軍,而且還是實力極其強大的紅鬍子海盜團。

所以,當紅鬍子海盜團殺到的時候,一時間,他們手忙腳亂,根本冇有時間去佈下防禦陣法。

一時間,血光四濺,流風君侯府大量的人被擊殺。

“殺啊,殺光流風君侯府的雜碎!”

“殺光他們!”

紅鬍子海盜團的人興奮的嗷嗷叫,揮舞兵器,不斷的殺向流風君侯府的人。

另外一邊,看到紅鬍子海盜團忽然殺到,百獸海盜團,比格海盜團的人,頓時興奮起來,士氣大增,與紅鬍子海盜團的人,夾擊流風君侯府的人。

流風君侯府這邊本來已經占據上風了,但是現在,卻一下子落在了下風,完全處於被動,大量的強者隕落。

特彆是紅鬍子海盜團的首領紅鬍子,實力驚人無比,居然也達到了神君三重。

他手持一把巨大的戰劍,每一劍辟出,就有大片的強者被擊殺。

最後,他殺到了神君戰場,將流風君侯府的一尊神君斬殺。

“啊,該死啊!”

流風君侯心裡瘋狂大吼,怒火沖天。

“廢物,一群廢物,那群雜碎都是廢物...”

流風君侯咆哮,他罵的,自然是陸鳴等人。

按照他的預計,陸鳴等人提前前往飛樂星係,在那裡佈下大陣,拚死一戰的話,怎麼也能擋住紅鬍子海盜團幾天時間。

他便可以利用這幾天,先擊潰百獸和比格海盜團,在去對付其他海盜團,逐個擊破。

可現在呢,紅鬍子海盜團這麼快就殺來了,這根本冇有抵擋啊。

“哈哈,流風虎,看來今日敗的是你!”

百獸大笑。

“想要敗我,休想,今日死的是你們!”

流風虎怒吼,身上的氣息更加可怕,他施展出壓箱底的絕學,展開瘋狂的進攻。

一時間,百獸和比格被壓迫的連連後退,完全不敵。

噗!

百獸一個不慎,身上被虎頭刀掃過,出現了一條巨大的傷口,鮮血直流,痛的百獸嗷嗷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