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冥三老,心裡甚至有些慶幸。

而黃東的其他手下,很多心裡也有些慶幸,或許投靠陸鳴,是不錯的選擇。

陸鳴明顯比黃東強太多了,而且手下高手如雲,投靠黃東,明顯不如投靠陸鳴。

“降,還是不降!”

陸鳴淡漠開口,盯著黃東。

黃東是個人才,若是投降,他不介意收下,若是冥頑不靈,他也不介意殺了。

“我投降,我投降...”

最終,黃東大吼,願意投降。

他雖然有些不甘,他乃是平民出身,奮鬥到這一步,不容易,就這樣投降,他不甘心。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不得不投降,不投降,就要死!

“發誓吧!”

陸鳴冷冷道。

黃東無奈,最終以生命本源發誓,效忠陸鳴。

黃東投降之後,他一些比較忠心的手下,自然也跟著投降了。

“好了,將你的人,都遷移到我的城池中吧!”

陸鳴吩咐。

之後,黃東返回,將他所有的高手,都遷移到龍皇城中,龍皇城頓時多了很多人口,熱鬨了起來,不會像以前那樣冷冷清清。

之後,陸鳴將黃東手下分批出來,分配各冥猿戰族的強者帶領,到周圍去剿滅那些星際海盜。

而陸鳴,則待在龍皇城中修煉。

龍皇城中心,一座巨大的原始神像矗立,散發出玄妙的氣息。

這尊原始神像,自然是陸鳴的那一尊,吸收的大量的神靈因子,玄妙無比。

在原始神像四周,被藍商佈下了陣法阻隔住了,不然的話,那種波動,會散發出很遠。

原始神像附近,兩道身影不停的交錯,激烈的廝殺在一起。

是陸鳴和萬神。

萬神掌控了不知道多少種本源秘術,同樣也有主宰之門,找萬坤切磋,再好不過了,讓陸鳴對主宰之門的領悟,不斷加深。

每一種本源秘術,不是你覺醒了,就完全掌握了,還需要不斷領悟,不斷挖掘,才能挖掘出更多潛力,威力也能更強。

需要不斷的參悟,日複一日的參悟。

而且,萬坤的實力深不可測,陸鳴完全能放開,全力攻擊,這樣對他自己的磨練,也有很大的效果。

轟!轟!

兩人都施展出主宰之門,兩扇巨大的主宰之門,在空中不斷的縱橫交錯,不斷的碰撞,如兩顆星球相撞,爆發出劇烈的轟鳴。

翁!

突然,萬神的主宰之門,嗡嗡震動,大門中間,浮現出一個漆黑的漩渦。

吼!

那個漩渦中,居然傳出一聲恐怖的大吼,宛如古神在咆哮,一股恐怖的波動,從那漩渦中瀰漫而出,轟擊在陸鳴的主宰之門上。

陸鳴的主宰之門,劇烈的震動,上麵居然出現了一條條裂痕,緊接著,整座主宰之門都土崩瓦解,炸成了粉末。

“危險,危險...”

從萬神的主宰之門中,陸鳴感覺到恐怖的危機,他汗毛倒立,身體緊繃,身體狂退。

“收!”

萬神低語,一揮手,將主宰之門收了起來,那種危機感才消失,陸鳴長呼一口氣。

“萬神,那是什麼?”

陸鳴問。

“我也不知道,我將主宰之門催動的厲害一點,就這樣了!”

萬神撓了撓頭,也是一臉疑惑。

“好可怕,難道主宰之門參悟到高深的境界,就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嗎?”

陸鳴猜測。

他現在的主宰之門,隻是剛剛覺醒的那種,隻是能發揮出一些基本的威力而已,離高深,還有很長的距離要走。

他推測,也許將主宰之門參悟到高深的境界,就會出現這種變化。

“我來試一試!”

這時,秋月上來,和萬神切磋。

如今,秋月的修為,達到了神王六重,九竅聖心效果恐怖,讓秋月始終保持一個飛速提升的過程。

隨即,秋月和萬神又廝殺在一起,不斷交手。

秋月如今也領悟了兩種本源秘術,交替使用,配合滅神之光,實力非常驚人。

和萬神交手了幾百招,才結束,走到一旁閉目參悟去了。

隨後,便是陸鳴和萬神切磋。

這樣修煉,陸鳴和秋月的提升速度,都非常快。

時間匆匆,很快就過去了幾年時間。

這幾年,陸鳴他們發展的很快,冥猿戰族帶著黃東一些手下,東征西討,剿滅了很多星際海盜。

甚至,還有另外一個兵士府被他們擊敗,投降了陸鳴。

陸鳴積累的功勞越來越多,手下的人數,也在增多,控製的疆域,也在增多。

現在,陸鳴掌控的生命星球,多達八個,資源星球更多,十九個。

不過,現在積累的功勞,還不足以讓陸鳴的兵士府升級,想要升級為將軍府,冇有那麼容易。

而陸鳴這樣快速擴張,也引起了周邊一些勢力的注意。

開荒將軍府,便是陸鳴周邊的一個強大勢力,乃是將軍府。

開荒將軍府創建已經非常多年了,開創將軍府的府主,比陸鳴他們大了不知道多少輩,已經算是老輩人物了。

這段時間,開荒將軍府一直在商議陸鳴的事情。

遙遠的太虛聖都,國師府,也在密謀。

國師府,議事大殿!

國師坐在高處,居高臨下,望著下方。

“陸鳴在哪裡開府立族,調查的怎麼樣了?”

國師開口,聲音中充滿了殺機。

“已經查清楚了,陸鳴選擇的是在天混星開府立族,如今盤踞在潛龍星上!”

下方,一個頭髮雪白的老者回答。

“天混星域潛龍星,很好,我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國師冷漠開口,聲音冰寒。

“國師大人,現在我們被很多人盯著,不可明目張膽的派人殺陸鳴啊!”

那個白髮老者躬身道。

“這個我知道!”

國師敲擊著桌子道。

國師,身為太虛聖朝的重臣,權力滔天,他若是直接派人殺陸鳴,會引起其他諸府的恐慌。

畢竟,太虛聖朝是由兩部分構成的,一部分是太虛聖朝核心,一部分,是諸多族府。

如果太虛聖朝核心的重臣,可隨意派人處決一方族府,那其他族府肯定要恐慌,要心寒,會鬨出動亂。

除非那一方族府,真的是犯了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