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邊上,風無忌與淩焰赤兩人一張臉憋的通紅,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模樣。

“小卿,你看我們都老夫老妻了,彆老這樣,讓風兄,淩兄他們看笑話!”

陸鳴靠近謝念卿耳邊,小聲的說到。

“你…誰和你老夫老妻了?你不要胡說八道!”

謝念卿俏臉飛紅,使勁的颳了陸鳴幾眼。

“我們彼此看都看了,摸都摸了,還不算老夫老妻啊,難道真要我把你辦了纔算?”

陸鳴摸著下巴,嘀咕道。

“陸…鳴…!”

尖銳的叫聲響起,刺的陸鳴耳膜嗡嗡作響。

謝念卿一口銀牙磨的咯咯響,要不是風無忌和淩焰赤在,她就要撲上去咬陸鳴幾口了。

“溫柔,溫柔,女孩子要溫柔懂嗎?彆讓風兄和淩兄看了笑話!”

陸鳴揹負雙手,一臉壞笑道。

一旁。

“啊!淩兄,今天的星空真美啊,月亮好大好刺眼啊!”

“哈哈,風兄所言極是!”

明明是大白天,豔陽高照,風無忌和淩焰赤兩人抬頭看天,睜著眼睛說瞎話,裝作冇看到陸鳴與謝念卿。

幾人一路打打鬨鬨,回到了客棧。

而有關這次測試的情況,也在雲荒帝國皇都開始瘋狂傳播開來。

劍風雲的強大,無敵,自然引起了許多人的熱議。

另外,陸鳴,秋長空,謝念卿的名字,也讓人屢屢提及。

因為他們三人,來自同一個帝國,烈日帝國,那一個彈丸小國。

一個烈日帝國,居然冒出這麼多恐怖的天才,甚至還有兩人衝上了前十,這比很多中等帝國都恐怖。

如血趙帝國,一個前十的都冇有。

兩日後,一座山峰上,秋長空向一個老者拜倒。

“師尊,你老人家怎麼來了?”

秋長空無比恭敬的道。

這個老者,就是收秋長空為記名弟子,帝天神宮天玄域東部分宮的大人物。

“長空,你之前雖然在雲帝榜排名第三十六,但你心高氣傲,一向冇有把其他雲帝榜上的天才放在眼裡,通過這一次預選賽,你應該也初步認識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了吧?”

“而且,這還僅僅隻是雲帝山脈而已,雲帝山脈,彈丸之地,天才根本不能和其他地區相比,你想要成功加入帝天神衛,還很難啊!”

老者歎息道。

“還請師尊指點!”

秋長空恭敬道。

“恩,這一次,為師過來,就是要帶你去百神坡修煉,這個名額,是為師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老者道。

“百神坡!”

聞言,秋長空狂喜。

百神坡,可是帝天神宮的一個極為著名的修煉聖地,他早就聽過這個名字,但根本冇有資格進去。

這一次,他師尊居然為他獲得了這麼一個寶貴的名額。

“長空多謝師尊,願為師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秋長空再次拜倒。

“走吧!”

老者一揮手,刹那間,與秋長空兩人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雲荒帝國皇都,客棧中。

“小卿,你要離去?去哪裡?”

陸鳴問道。

就在剛纔,謝念卿和他告辭。

“我當然是去找個地方閉關,好在三個月後超越你了,好了,我們三個月後,萬星城見!”

說完,謝念卿細細打量了陸鳴幾眼,然後轉身就走,瞬息消失不見。

看著謝念卿消失的方向,不知怎地,陸鳴心中有些淡淡的不捨。

“小卿,三個月後,你又能達到哪一步呢?”

陸鳴低語。

謝念卿的身份,一直很神秘,陸鳴到現在都不知道她來自哪裡?

還有她那個姐姐謝念君,更是天生王者,天賦高的可怕。

陸鳴有一種感覺,恐怕三個月後再次見到謝念卿時,她的修為,恐怖會有巨大的提升。

“看來我也要努力了,不然還真可能被她超越。”

陸鳴微微一笑。

半響,陸鳴看向風無忌與淩焰赤。

“風兄,淩兄,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

陸鳴問道。

“我們打算回烈日帝國,陸兄,你呢?”

風無忌道。

“我打算就此出發,前往萬星城,一邊趕路,一邊修煉!”

陸鳴道。

他已經看過地圖,萬星城距離雲帝山脈太過遙遠了。

以陸鳴現在的修為,全力飛行,恐怕也要一個月的時間。

所以陸鳴決定一邊趕路,一邊修煉。

把這個路程,當做是一種曆練。

風無忌與淩焰赤兩人點點頭。

“風兄,麻煩你回去後,幫我向我爹孃報個平安!”

陸鳴道。

“放心,一定帶到!”

風無忌點頭。

隨即,風無忌與淩焰赤和陸鳴告辭,向烈日帝國而去。

一下子,就剩下陸鳴一人了。

“我也該動身了!”

陸鳴一笑,出了雲荒帝國皇都,騰空而起,向著西邊飛去,刹那消失在天邊。

雲帝山脈地區,地處天玄域最東部,距離萬星城,無比遙遠,途中隔了多個區域。

當初從烈日帝國到雲荒帝國皇都時,因為有風無忌、淩焰赤的關係,陸鳴並冇有爆發多塊的速度,此時一個人,他全力爆發,速度快的驚人。

無數的大山,河流,高原在陸鳴腳下一晃而過。

僅僅隻是三天的時間,陸鳴就出了雲帝山脈地區,進入另一片地區。

千江水域地區。

千江水域地區,是與雲帝山脈靠近的一個地區,麵積是雲帝山脈地區的數倍,寬闊無比,孕育出上百個帝國,人口無數。

其中,最強的帝國,名為千江帝國,乃是一個高等帝國,強盛無比。

當初劍風雲,就在千江水域地區曆練。

千江水域地區的地勢,與雲帝山脈地區的地勢,截然不同。

雲帝山脈地區,多名川大峰,地勢險峻。

而千江水域地區,地勢平坦,大江奔流,在浩瀚的土地上,分佈著無數條大江。

陸鳴在一條大江上空,看的目瞪口呆。

因為這條大江,實在太寬闊了。

立於萬米高空往下看,大江寬足足有百裡,如果不是陸鳴眼力驚人,根本看不到邊。

至於長度,那根本無法目測了。

大江上,一艘艘大船在水麵上航行。

“果然彆有一番風味!”

看著一望無垠的大江,陸鳴隻覺心胸開闊,心情無比舒暢。

體內的真氣,也不由的急速運轉起來。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