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連連後退,退出足夠遠的距離,遙望前方。

難道,今日雙方,八位絕世天驕,要進行一場混戰?

那可是難得一見的情形。

有些人甚至瞪大眼睛,仔細看著,想從中得到啟發。

要知道,徐岩等人,都是覺醒了本源神力因子的存在,仔細觀看他們大戰,感受本源神力因子的氣息,的確能夠得到一些啟發。

徐岩和閭季,金元和楚霸星依然還在激戰。

轟!

就在這時,兩道璀璨無比的金光,在一次碰撞在一起,然後金光炸碎,兩道身影連連後退。

是楚霸星和金元。

不過,楚霸星退的距離更短,而金元,退的更遠。

“斷虛空之道,也不過如此!”

楚霸星淡淡開口,他身上也瀰漫金色的光芒,長槍嗡嗡震動,戰意衝宵。

金元的臉色有些難看。

在剛纔的對抗中,他居然處於下風,隱隱被楚霸星壓製。

“該死,怎麼可能?我金家的斷虛空之道是無敵的,怎麼可能被壓製!”

金元心裡怒吼。

先是敗給了陸鳴,狼狽而逃,連金邢的性命都顧不上,現在又被楚霸星壓製,這讓金元臉色難看,甚至對金家的斷虛空之道,產生了懷疑。

“不,我金家的斷虛空之道,是最強的!”

金元心裡怒吼一聲,氣息越發狂暴起來。

他身體周圍,一共有九把金色的戰劍,此刻,九把金色的戰劍,合二為一,融入到金元的身體當中。

他的身體開始變化,直接化為一把金色的戰劍。

金元,要開始拚命了,用出最強的一招。

這一招,攻伐之力驚天,當初他就是用這一招,斬斷了陸鳴的寒冰鎖鏈。

“殺!”

金元大喝一聲,身體化為金色的劍光,斬向了楚霸星。

麵對這一招,楚霸星的臉色也凝重起來,不敢有絲毫大意,他身上,也瀰漫出璀璨的金色光輝。

“戰神一擊!”

楚霸星大喝一聲,一槍刺出。

一道絢爛的光芒,從長槍中迸發而出,然後,一尊巨大的身影,憑空浮現。

這是一尊金色戰神,巨大無比,身高萬丈,手持一杆巨大的長槍,一槍刺出,速度快到驚人的地步,刺向了金元,與金元所化的劍光,轟擊在一起。

轟!

那片虛空,激起了可怕的呼嘯,勁氣如萬丈巨浪一般四湧而出,那尊巨大的金甲戰神,劇烈的震動起來,然後哢擦聲傳出,上麵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最後從長槍開始,一寸寸的炸裂開來,瞬息間,整座金甲真神,全部崩潰開來。

楚霸星受到力量的衝擊,身體一顫,連續後退了幾十步。

不過,金元也不好受,他所化的戰劍被擊飛了出去,一直飛出數萬米之外,化為了人形,他的臉色蒼白,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有點意思,這一招,纔像點樣!”

楚霸星舔了舔嘴唇,冷笑道。

金元冷哼一聲,他的眼睛中,帶著強烈的不甘。

剛纔的對抗中,他又隱隱落在下風。

就連最強的絕招,都不能奈何楚霸星,這讓他大受打擊。br

“那個楚霸星,好強!”

許多人望向楚霸星的目光,充滿了凝重,包括獸皮青年等同等級的天驕。

“聽說,楚霸星所在的家族,乃是戰神家族,在太虛聖朝初立的時候,他的先祖,乃是真正的戰神,戰力無雙!”

“我也聽說過,隻是後來後輩不爭氣,人才缺乏,慢慢的冇落了,到如今,隻能棲居在九刀天王府!”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

很多人小聲的議論,看向楚霸星的目光,越發凝重。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大地的震動,陡然加劇,有種天崩地裂的感覺。

“你們看,那是什麼?”

忽然,有人指著大陣中間叫道。

眾人的目光看過去,然後許多人的眼睛,猛然瞪大。

因為,在那片區域,地麵裂開,然後,一座龐然大物,衝了出來。

那是一座巨大的無比的城堡,散發黑黝黝的光輝,開始隻是露出一個尖尖,漸漸的,衝出的部位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大。

許多人張口結舌,冇想到,這地底之下,居然有一座城堡。

之前,符文瀰漫,霞光沖天,就是這座城堡要出世的先兆。

轟隆隆!

地麵震動的越來越厲害,地麵上的岩石不斷爆炸崩碎,片刻之後,一座巨大的城堡,完全浮現在眾人麵前。

這是一座長寬足足有十萬裡大的城堡,漆黑一片,看不出什麼材料建造而成,遠遠望去,如一座太古神山矗立在那裡。

在城堡的四周,居然種著一圈桃樹,將城堡圍繞在中間。

每一顆桃樹,都有幾人合抱那麼粗,開滿了桃花,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

當城堡出世的時候,地麵的符文,也消失不見了。

許多人的眼中,露出了火熱的光輝。

一座城堡,從地底出現,很顯然,以前從未被人探查過,這裡麵,會不會有寶物?

徐岩和閭季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眾人注意力都被城堡吸引了。

“一座城堡,走,去看看!”

“小心一些!”

接著,一些人開始靠近城堡,向著城堡飛去,但是,當靠近城堡的時候,卻被一股無形的能量擋住了,根本不能進去。

“還是不能進去?”

有些人大失所望。

符文都消失了,還是不能進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不對,徒步從這片桃林中能進去!”

忽然,有人叫了起來。

因為剛纔有人嘗試了一下,降落在地麵上,徒步向著桃林沖去,身形消失在桃林之中。

“走!”

接著,又有人向著桃林沖去,幾個閃爍,此人的身形,就消失在桃林之中,不見蹤跡。

“好像冇有危險!”

“走,我們也走!”

當即,更多人的衝進了桃林之中。

就連金元,徐岩等人,都露出意動之色,也紛紛動身了,衝進桃林之中,很快,所有人都衝進了桃林之中消失不見,這片區域,安靜下來。

但是,大約半個小時候,有幾個青年,一臉迷茫的出現在桃林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