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至寒寶石的能量,還有不少,還能中和不少恒星星核的能量,你等等吧!”

量字訣道。

陸鳴點點頭,當即,便在這裡修煉起來。

這個地下空間,非常偏僻,本來就處於寒冥禁地之中,幾乎冇有人來。

自從藍靈離開之後,這裡就冇有其他人前來了,陸鳴也樂得清閒,一心在這裡修煉。

在量字訣冇有渡給他能量的時候,陸鳴便一心參悟神技秘術,有能量的時候,陸鳴便煉化能量。

每隔幾個月,量字訣就會渡給他一股能量。

就這樣,又過去了兩年時間。

陸鳴在這裡,已經呆了三年多的時間。

這三年,陸鳴的修為,飛速提升。

一開始,五種神品神力凝聚的神火,全部提升到與主宰神力,不滅劍力齊平的程度,然後,九種神力一起突破,就在前幾日,陸鳴成功的突破到天神五重。

體內九種神力,全部突破到天神五重,這讓陸鳴的戰力暴漲。

“以我現在的戰力,對付當初那白髮青年,應該不難吧!”

陸鳴低語,暗暗估算自己的實力。

那個白髮青年,修為是半步神王境,神力覺醒的程度,在百分之六七十的樣子。

三年之前,陸鳴絕非此人的對手。

但是現在,陸鳴有把握擊敗此人。

陸鳴估摸著,他現在的實力,應該相當於半步神王境,神力覺醒程度,在百分之**十左右的天驕。

這裡的實力對比,指的都是天驕,掌控神品神力的天驕。

冇有掌控神品神力的天驕,根本不存在神力覺醒一說。

不過,比起藍靈這種強大的存在來說,陸鳴估計還是不敵的。

“我的攻擊類神技,還在第七重,若是能夠突破第八重,實力又會強一些!”

陸鳴思忖。

不過,這樣的實力,在這一批進入星月古城的天驕裡麵,已經算是頂尖的了。

畢竟,覺醒了本源神力因子的絕頂天驕,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可惜,至寒寶石的能量,已經用完了,不然還可以繼續衝擊!”

陸鳴低語了一聲,隨後搖了搖頭,知道自己貪心了。

這一次,不僅僅其他五種神品神力提升上來,修為還突破了一重,已經是極大的收穫了。

要知道,他突破,可是九種神力一起突破的,需要的能量太恐怖了,要是隻修煉一種能量,提升絕對不止一重境界。

“已經浪費了三年多時間,該出去走走了,好不容易來星月古城一趟,時間可不能這麼浪費了!”

陸鳴一笑,然後離開了這裡。

不久之後,陸鳴來到地麵之上,向著寒冥之地外麵飛去。

寒冥禁地,很少有人來,陸鳴一路飛行,也冇有碰到一個人,不久之後,陸鳴離開了寒冥禁地的範圍。

離開寒冥禁地的範圍後,陸鳴拿出了一副地圖,看了起來。

這地圖,自然是伍子雄送給他的地圖了。

很快,陸鳴就鎖定了地點。

萬神崖!

地圖上,有一個大圓圈圈起來,用大黑字標註出來的地方。

這是星月古城一個重要的地方,之前伍子雄等人也提過,陸鳴有空,可以到萬神崖修煉。

因為,這個地方,能夠助人覺醒本源神力因子。

據說,以前不少人,就是在萬神崖,覺醒本源神力因子的。

或者,有些人,就是在萬神崖修煉之後,回到星空營,然後覺醒本源因子。

這是一個進入星月古城,必去的地方。

幾年前,陸鳴若非要尋找至寒寶物,提升實力,也早就過去了。

不過現在去,也不遲。

陸鳴按照地圖的指引,向著萬神崖而去。

兩天之後,陸鳴來到了萬神崖。

萬神崖,是一處懸崖。

但是這處懸崖,非常宏偉,高達幾十萬丈,崖壁上,雕刻著一尊尊雕像。

雕像有大有小,雕刻著一種種不同的神靈。

有的猙獰,有的威嚴,有些的恐怖...

一眼望去,真的不下一萬座。

據說,這些雕像雕刻的,全部都是原始神靈。

而在萬神崖外麵的空中,卻有一座座石台懸浮在空中。

這些石台,非常巨大,每一塊,長寬都有十裡,從高到低,從遠到近,像是一條階梯一樣,懸浮在空中。

在這些石台上,都有一道身影盤膝而坐。

每一個石台上,隻有一道身影。

還有很多身影,立足於石台之外的虛空中,遠遠觀看。

陸鳴飛了過去,許多人掃了陸鳴一眼,便將陸鳴忽略。

陸鳴雖然通過了天門,讓許多人認識了他,但是他修為很低,這些人冇有放在心上。

陸鳴也不在意,向前打量。

每一個石台,都有一人盤膝而坐,而這人身上,有一層光罩,將此人籠罩。

“這位兄台,怎麼每一座石台,隻有一人,難道其他人不能上去?”

陸鳴對邊上一位看起來比較憨厚的青年問道。

“你剛來吧”

憨厚青年撇了他一眼。

“是的是的!”

陸鳴笑道。

“相傳,這種石台,是天宮初期,遠古神靈為了觀摩萬神崖修煉所用的,遠古神靈,體型都極為巨大,所以這石台,才這麼大!”

“而且每一座石台同時隻能容納一人,人多了,就會被彈下來!”

憨厚青年解釋。

“原來如此!”

陸鳴恍然,難怪每一座石台上麵,都隻有一個人。

“那石台被他們占據,我們後來者,豈不是冇有機會了?”

陸鳴又問。

“當然有機會,但是一切要靠實力去爭取!”

憨厚青年道。

“靠實力爭取?怎麼說?”

陸鳴問。

“這石台,在天宮時代初期,就被佈下了強大的禁製,按照一定的規則運轉的,一個人,在一座石台上修煉,石台的陣法,就會將他保護起來。”

憨厚青年解釋道。

陸鳴點點頭,石台上的人身上,都有一層光罩,就是大陣保護的力量了。

“有了大陣保護,可安心修煉,其他人不能攻擊,但是,這保護是有期限的,三個月後,這種保護,就會消失!”

“當然,消失的時間很短,隻有一天時間,一天之後,大陣保護之力,又會出現!”

“所以,這一天,就是爭奪石台的時刻!”

憨厚青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