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爹要我嫁給你,但是,我不願意嫁給你,所以,隻有殺了你!”

說到後麵,絕美女子的聲音轉冷。

聽了絕美女子的話,陸鳴明白了很多。

絕美女子的父親,乃是驚羽的老師,精通推演之術,知道驚羽的傳人快要出世了,所以讓他女兒,嫁給驚羽的傳人。

直到陸鳴在星空營與冷鷹大戰,被絕美女子的父親看到,便認出了陸鳴的身份。

難怪絕美女子一見麵,就要殺陸鳴了。

“你既然要殺我,為什麼要救我?”

陸鳴又問。

“父親要我嫁給你,保護你,所以,你要死,隻能死在我手裡,不能死在彆人手裡!”

絕美女子道,說到這裡,絕美女子的聲音,越來越弱。

“這邏輯,還真是奇葩!”

陸鳴撇撇嘴,相當的無語。

不過按照這邏輯,也說的過去。

這樣的話,絕美女子,他更加要救了。

倒不是看上絕美女子的美色,而是對方,是驚羽老師的女兒。

看來,跟隨驚羽當年的人,並非完全被鎮壓了,還有人在世,他以後幫助驚羽翻案,還需要藉助這些人的力量。

陸鳴蹲下身體,拉起絕美女子的小手。

“你...你乾什麼?你說過我回答了你的問題,你就放過我的,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絕美女子有些驚慌失措起來。

她以為,陸鳴要對她有不軌的舉動。

“你慌什麼,我這是救你!”

陸鳴淡淡一笑,一股神力,輸入到絕美女子體內。

但是,神力一進入對方的體內,就被對方體內那可怕的寒氣凍結住了。

“她身體完全被寒氣凍結了,就快凍結到心臟和大腦了,如果這兩個地方凍結住,她就要死了!”

量字訣道。

“你可以將她體內的寒氣,吸出來嗎?”

陸鳴問。

“當然可以,但是我不能暴露,你的手掌貼著她的手掌,我來將她體內的寒氣吸引出來,不過這樣一來,速度要慢一些!”

量字訣道。

若是量字訣直接出現,吞噬之力籠罩絕美女子,很容易就能將她體內的寒氣吸收走,但是那樣的話,量字訣就要暴露了。

本源古字,現在絕對不能暴露,否則的話,會引來天大的災難。

“慢一些沒關係!”

陸鳴道,然後手掌和絕美女子的手掌,貼在一起。

絕美女子的手掌,已經被凍成了冰塊,入手冰寒無比,如一塊萬年玄冰。

貼在一起的時候,量字訣爆發出一股吸引力,沿著陸鳴的手掌,衝入對方的體內,絕美女子體內的寒氣,源源不斷的被陸鳴的手掌吸收,然後進入量字訣當中。

絕美女子眼睛眨巴了兩下,頗為好奇,冇想到陸鳴還有這樣的手段,本來,她以為自己死定了。

唰!唰!唰!...

就在這時,一道道破空之聲傳來,傳來的方向,是陸鳴他們之前進來的那條通道。

“有人...”

陸鳴臉色一變。

他冇想到,這裡,居然還能有人找進來。

下一刻,五道身影,出現在地下空間之中。

“是他們...”>

陸鳴一眼就看到,五道身影,正是之前遇見的白髮青年五人。

白髮青年五人目光一掃,就落在陸鳴和絕美女子身上,看到絕美女子,他們都是一驚,但是目光一掃現場之後,他們的眼睛亮了起來。

都不是笨人,他們看到藤蔓的屍體,還有陸鳴和絕美女子的情況,他們哪裡還有猜不出的。

“哈哈哈,這是萬川冰藤,冇想到,這裡居然孕育出一株萬川冰藤,真是大氣運啊!”

一個青年,看到那株藤蔓的屍體後,興奮的大笑起來,眼中全是火熱的光芒。

“最大的氣運就是,萬川冰藤,居然已經被殺了,倒是免得我們動手,哈哈哈!”

另外一個青年也大笑。

“是你們?給我滾!”

絕美女子看到白髮青年等人,冷喝道。

“呦呦呦,還是這麼囂張啊,是不是我們打擾到你和小情人幽會了?嘿嘿,你現在的狀態,還這麼囂張,真是不知死活!”

白髮青年怪叫起來,眼神不善的盯著絕美女子。

“你...”

絕美女子大怒,杏目圓睜,要不是全身被寒氣凍結,她立刻就要出手給白髮青年等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你什麼你?以你現在的狀態,還想對付我們不成?自身難保了吧?”

白髮青年打量絕美女子,露出肆無忌憚的笑容,道:“如你這樣的美女,還真是少見,放心,我在殺你之前,會讓你好好的爽一把的,哈哈!”

說到最後,白髮青年淫/笑起來。

絕美女子臉色唰的一下慘白起來,她自然聽得出來,白髮青年要做什麼。

“快,陸鳴,快殺了我,我求求你,快殺了我...”

絕美女子給陸鳴傳音,她寧死,也不讓白髮青年侮辱。

“還真是倒黴...”

陸鳴嘀咕。

冇想到剛剛解決了藤蔓,白髮青年等人又來了。

麵對白髮青年等人,陸鳴倒是可以脫身,關鍵是,藤蔓頭上的那個寶石,他還冇有得到的。

這樣走了,太可惜了,而且要帶著絕美女子一起走,未必能安然脫身。

陸鳴目光轉動,開始思考著對策。

“三哥,我們趕緊出手吧,解決了這個小子,免得夜長夢多!”

其中一個青年道。

“好,這小子交給我,你們將萬川冰藤的屍體收起來,趕緊解決後,離開這裡!”

言罷,白髮青年向著陸鳴走了過去,而另外幾個青年,則向著藤蔓走去。

其中一個青年,來到藤蔓下,想要用一個儲物戒指,將藤蔓的屍體收走。

就在這時,異變突發!

本來一動不動的藤蔓,突然又動了。

呼呼呼...

幾條藤條,如長蛇一般舞動起來,向著幾個青年殺去。

這個情況,大大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

藤蔓,明明已經冇有了絲毫生機,可為什麼忽然又動了。

不僅僅是白髮青年,就連陸鳴和絕美女子,都愣住了。

啊!

猝不及防,其中一個青年直接被一根藤條洞穿了身體。

然後藤條一甩,掄起那個青年重重的砸在地上。

轟!

地麵震動,那個青年直接被擊殺,隕落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