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28章

驚退神皇

瞬息間,陸鳴就轟出了J十拳,轟擊在熔爐之上。

終於,碰的一聲,熔爐炸裂開來,而陸鳴,則是身T暴退。

不過,陸鳴並冇有受重傷,隻是有一些輕傷而已,在快速的恢複。

絲絲絲...

一P倒吸涼氣的聲音傳出。

之前,陸鳴能Y抗神皇的攻擊,還可以說因為神皇冇有用出多少力量,但是剛纔一擊,乾離宗神皇,明顯已經用出了強大的力量,從威勢上就可以看出,非常驚人。

但,依然被陸鳴擋住了。

陸鳴,真的擁有挑戰神皇的資格!

一位神君五重,居然擁有這等戰力,聞所未聞,簡直逆天!

“再來!”

陸鳴長嘯,腳踏虛空,再一次向著乾離宗神皇殺去。

“找死我就成全你!”

乾離宗神皇動了怒火,冷喝一聲,化為一團火光,衝向了陸鳴。

他用出了全力,渾身被赤Se熔爐籠罩,揮手間,一尊尊烈焰熔爐形成,殺向了陸鳴。

這是他的本源秘術,不管是本源神力因子,還是斬斷枷鎖,都到了驚人的境界,威力駭人,有焚燒宇宙,蹦毀星空之威能。

陸鳴竭儘全力與之對抗,轟鳴聲不斷。

不得不說,一尊全盛時期的神皇,戰力強大無比,完全壓製了陸鳴。

陸鳴雖然全力大戰,依然不是對手,完全處於下風,不斷的後退。

轟!

一個不小心,他的X口被一尊熔爐擊中了,骨骼斷裂的聲音傳出,他的X口炸裂出一大塊,並且有恐怖的火焰,不斷的灼燒。

陸鳴咳血而退,細胞中的潛力不斷被激發出來,修複著他的傷勢。

不過,乾離宗神皇,不會給他恢複的機會,又殺向了陸鳴,展開了狂風暴雨的攻勢。

陸鳴連退,完全處於下風。

“這小子,要敗亡了!”

“還好,他還不是神皇的對手,冇有太逆天!”

許多人心裡鬆了一口氣。

神君五重,能與一尊神皇大戰到這一步,已經是極其逆天了,他們聽都冇有聽過,若是還能真正與神皇對抗,那就太恐怖了。

看到陸鳴要敗亡了,他們終於覺得心裡好受了一點,不然他們與陸鳴一比,豈不是太垃圾了?

“不好,風長老,去助陸兄一臂之力!”

薑樂邦臉Se難看,連忙給他帶來的那位神皇傳音,讓其去助陸鳴一臂之力。

但是,這位神皇,被坤元宗那位神皇盯上了,他一動,那位神皇也一動,與其對了一招,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

“是那個小子不自量力要挑戰神皇的,我們就看著好了!”

坤元宗的神皇冷冷道。

“可惡!”薑樂邦怒喝,卻又無可奈何。

他這邊,本來就處於下風,即便有心想要救陸鳴,也是有心無力。

轉眼間,陸鳴與乾離宗的神皇,又J手了J十招。

期間,陸鳴接連兩次被擊中,受傷不輕。

強大的壓力,讓陸鳴的血Y沸騰,每一個細胞,都在不斷的顫抖,源源不斷的潛力,被激發出來。

“差不多了!”

陸鳴低語。

過而不及,大戰這一步,陸鳴的潛力,暫時被壓迫的差不多了。

嗡!

這時,陸鳴C動了那串石珠,兩個石珠飛了出去,強大無比的重力,向著乾離宗神皇壓了過去。

被強大的重力壓身,乾離宗神皇的身T微微一僵,臉Se一變。

兩個石珠的重力,已經對他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殺!”

趁此機會,陸鳴殺了過去。

轟轟!

兩人又連續對了J招,這一次,雙方的身形,都向後連退。

這一次,乾離宗神皇被重力壓製,他需要分出一部分神力去對抗重力,實力自然大大減弱了一些,陸鳴由此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好玄妙的寶物,你以為憑藉一件寶物,就能與我對抗嗎,看我擊碎你的寶物!”

乾離宗神皇冷喝,迎著重力,逆衝而上,雙手連揮,兩尊熔爐轟了出去,轟擊在石珠之上。

噹噹兩聲,石珠雖然被轟飛了出去,但是一點事都冇有,在陸鳴C控下,又飛了回來,強大的重力,始終籠罩乾離宗神皇。

陸鳴殺了過來,與乾離宗神皇大戰,一時間,兩人平分秋Se,誰也奈何不了誰。

連續數十招,都是如此。

“怎麼可能?”

乾離宗的人,臉Se難看的要死。

冇想到,陸鳴真的抵住了一尊神皇。

而薑樂邦等人大喜。

這樣一來,神皇境這個等級的戰力,他們不落下風,乾離宗和坤元宗想要對付他們,就難了。

因為神皇隻要稍微一cha手,就能輕易擊殺神皇之下的人物。

不管是哪位神皇,拚著受傷,對神皇之下的人出手,他們都危險。

之前,他們是有兩位神皇,完全能將薑樂邦這邊的那位神皇壓製住,讓他無法出手,甚至會被圍殺。

可現在,隨著陸鳴的出現,這種情況,已經轉變。

轟轟...

陸鳴又連續與乾離宗神皇對了J招,兩人連連後退,相隔J百裡,遙遙對峙,冇有繼續出手。

陸鳴有石珠,乾離宗神皇,奈何不了陸鳴。

但是陸鳴也奈何不了對方。

繼續戰下去,也難分勝負。

“看來,你奈何不了我,我的恢複能力很強,若是拚著受傷,你乾離宗,恐怕要損失慘重!”

陸鳴微笑道。

此言,讓乾離宗的人臉Se大變,特彆是那個乾離宗青年,臉Se更加難看,甚至有些驚懼。

的確如此,陸鳴若是拚著受傷來殺他們,乾離宗神皇,也未必能完全擋住,那樣的話,他就危險了。

“好,很好!”

乾離宗那個青年咬牙切齒,恨恨的掃了掃陸鳴和薑樂邦,道:“薑樂邦,今日算你運氣好,有高手相助,我們來日方長,我們走!”

他知道今日奈何不了薑樂邦了,隻能退走。

隨著他話音落下,乾離宗的人彙聚在一起,然後向著後方退去。

乾離宗的人都要離去了,坤元宗的人自然不會停留,也紛紛離去。

一會之後,乾離宗和坤元宗的人,走的GG淨淨。

“陸..陸兄,多謝!”

薑樂邦過來向陸鳴道謝,眼神複雜無比,有震驚,有羨慕,有驚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