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神君四重的天驕,也是頗為驚訝。

他們之前很低調,冇有表現出過人的實力,就是想要突然爆發,一舉擊殺陸鳴。

冇想到,在這麼多人圍攻下,他們突然爆發,都被陸鳴擋住了。

“真是厲害!”

一個身材魁梧,皮膚黝黑的青年感歎。

他渾身肌肉鼓起,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此子太驚人,必須要除掉,我們兩人主攻,你們在邊上輔助!”

另外一個神君四重的青年,一身黑袍,臉色冷峻,望向陸鳴的時候,充滿了凝重。

“放心,你們儘管進攻,他的靈魂攻擊,我會擋住!”

那個巫族青年,手持一口石鐘,冷冷的盯著陸鳴。

“動手!”

黑袍青年冷漠開口,身形一晃,如一陣清風一般,向著陸鳴衝了過去。

唰!

他的手臂,化為一把戰刀,一斬而出,魔氣沖天。

“刀魔族!”

陸鳴目光一閃。

刀魔族,也是洪荒萬族榜中的一個大族,而且排名極其靠前,天賦強大。

轟!

同時,那個魁梧大漢也出手了,他腳踏湖水,如一個炮彈一般,每一步跨越百米,急速的向著陸鳴衝來。

“纏繞!”

那個植物生命的女子,雙手一按湖麵,在陸鳴腳下的湖水中,頓時出現幾條藤蔓,向著陸鳴纏繞而去。

這種攻擊手法非常驚人,彷彿無視彼此距離一般,直接從陸鳴腳下衝出。

陸鳴操控太陽之日,懸浮周身,散發萬道霞光,那些藤蔓一碰到霞光,就熊熊燃燒起來。

同時,霸神槍一震,刺出了兩道槍芒,分彆刺向黑袍青年和魁梧青年。

“給我破!”

魁梧青年大吼,手持一根狼牙棒,身體躍起,奮力的砸下,空氣爆響,威能極其驚人。

狼牙棒,首當其衝,與槍芒碰撞在一起。

同一時間,另外一道槍芒,也和黑袍青年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兩聲巨大的爆炸響起,可怕的勁氣席捲八方,將下麵的湖水都激起十丈高。

唰!唰!唰!

雙方都微微一震,陸鳴身形一晃,連退三步。

不過魁梧青年和黑袍青年,卻連退了十幾步。

兩人聯手,都露在下風。

“殺!”

其他高手也出手了,各種攻擊,向著陸鳴轟來。

而魁梧青年和黑袍青年,身形一退,腳步一踏湖麵,又殺向了陸鳴。

一道道可怕的攻擊,將陸鳴籠罩。

這些攻擊,每一道都威力驚人,陸鳴不可能無視,若是被擊中,即便以他的防禦力,也要被破開防禦。

滅風之靴!

陸鳴施展出滅風之靴,與雙腳相融,他的速度暴增,如一道幻影一般在湖麵奔行,避過了一道道攻擊。

雖然,在這湖麵上,受到的限製很大,滅風之靴的威力不能完全的發揮出來,但也讓陸鳴速度暴增,冇有那麼被動。

不過,對方有十幾個人,都是妖孽中的妖孽,很快組織好陣型,一道道攻擊,從各個角度攻向陸鳴。

同時,黑袍青年和魁梧青年,作為主攻,與陸鳴展開近身戰。

說實話,黑袍青年和魁梧青年,戰力真的很高。

這兩人,也是妖孽中的妖孽,若是修為在神君三重的話,絕對不會比之前那個黃金翼人族弱。

這種妖孽,即便在各大族中,都不多,在整個洪荒宇宙無數種族中,天賦都是頂尖的。

陸鳴雖然強,特彆是最近一段時間,各方麵進步都很大,但是碰到這種妖孽,他也不能占據很大的優勢。

一時間,陸鳴居然奈何不了對方。

雙方交鋒幾十招,冇有分出勝負。

“要想勝利,必須要先解決那個巫族的傢夥!”

陸鳴的目光掃向那個巫族青年。

巫族青年抵消了他天邪之鈴的攻擊,隻要解決了這個巫族青年,他的靈魂攻擊,就能對其他人產生效果,這樣,他就能占據上風。

雙方又交手了幾招。

忽然,陸鳴身形一動,猛地向著一個方向衝了過去。

當然,這個方向,不是巫族青年所在的方向,陸鳴用的是聲東擊西的打法。

果然,那些人上當了。

“他想突圍,攔住他!”

魁梧青年大吼,揮舞著狼牙棒,向著陸鳴追擊而去。

黑袍青年,還有其他幾個青年,也向著陸鳴追擊而去,想要圍住陸鳴。

但是,陸鳴猛然回身,腳踩滅風之靴,接連幾個閃爍,就避開了黑袍青年等人,向著巫族青年殺去。

“不好,他的目標是巫藥..”

黑袍青年反應最快,臉色一變,猛然回身閒著陸鳴追去,但是,依然慢了。

巫族青年臉色一變,一揮手,大量的木偶出現,衝向了陸鳴。

同時,他雙手掐動,好像有無數的熒光,從他手中瀰漫而出。

這是蠱蟲,密密麻麻,非常細小衝向陸鳴。

“鎮壓!”

陸鳴冷漠開口,主宰之門飛了出去,懸浮於高空,鎮壓這片天地,而陸鳴渾身瀰漫璀璨的霞光,神力施展到極致,他手中的霸神槍,繼續旋轉起來。

陸鳴握住霸神槍的中間,讓霸神槍旋轉起來,帶起狂暴的勁氣,彷彿能切割一切。

陸鳴一衝而過,那些木偶,還有那些蠱蟲,瞬間化為飛灰。

“不好!”

巫族青年想要後退,想要逃走,但是他發現,他的速度比陸鳴差遠了。

陸鳴幾個閃閃,就追上了巫族青年,霸神槍碾壓而下。

巫族青年連忙施展替身稻草人,想要逃走,但是他絕望的發現,一股恐怖的吸引力,作用在這片區域之中,將這片區域都籠罩在其中。

他的替身稻草人,根本用不了。

這一下,他真的嚇的魂飛天外。

“救我,救我啊...”

巫族青年,歇斯底裡的叫了起來,嚇的一張臉都扭曲起來了。

但是,其他人即便想要救援,又哪裡來得及?

轟!

霸神槍碾壓而下,巫族青年慘叫一聲,身體直接炸裂開來,形神俱滅。

“來吧!”

陸鳴轉身,看著急速衝來的黑袍青年等人,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叮鈴鈴!

天邪之鈴,不斷的響起,形成一道道無形的音波,擴散出去,將黑袍青年等人,都籠罩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