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斬斷了第二段枷鎖!”

陸鳴低語。

這個黃金翼人族,非同小可,一交手,陸鳴就判斷出對方的實力。

本源神力因子,五次覺醒,而且本源秘術,也斬斷了第二道枷鎖。

這是陸鳴現目前為止,除了敖關之外,戰力最強的一個天驕。

果然不能小看了這些強大的種族。

越是強大的種族,血脈天賦就越強,換種說法,就是越接近原始神靈,所以這些種族,參悟本源神力因子,修煉本源秘術,都會比其他弱的種族更容易。

這就是血脈天賦。

“你的本源秘術,也斬斷了第二道枷鎖?”

黃金翼人族低吼一聲,有些不可思議。

“殺!”

陸鳴懶得和他廢話,揮舞霸神槍,殺了上去。

“彆以為你能與我一戰,殺!”

黃金翼人族也大吼,向著陸鳴殺去,金色的神光漫天飛舞,化為璀璨的黃金神劍,斬向陸鳴。

噹噹噹...

兩人連續碰撞,交鋒了十多招,陸鳴完全占據上風,將黃金翼人族逼的連連後退。

“翼兄,我來助你!”

這時,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來,接著,噹噹噹的聲音響起,一股強大詭異的力量,向著陸鳴的靈魂衝擊而去。

“巫族!”

陸鳴眼神一冷。

這個巫族的實力也非常驚人,估計是和黃金翼人族不相上下的天驕。

而且其靈魂攻擊,更加可怕,換做其他人,絕對要大受影響,甚至直接被撕裂靈魂。

但是,陸鳴早有防備。

當聽到聲音時候,陸鳴心頭一動,天邪之鈴就浮現而出,叮鈴鈴的響了起來。

同樣是靈魂攻擊,擋住了巫族的靈魂攻擊。

“什麼,第二種本源秘術,也是斬斷了兩道枷鎖的!”

巫族那個天驕臉色狂變。

其他人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

他們都是來自一些強大的種族,並且在該種族中,都是妖孽中的妖孽,深知斬斷本源秘術第二道枷鎖有多麼艱難。

他們憑藉強大的天賦,加上海量的資源,才能在這個年齡,這個境界,辦到這一點。

而陸鳴呢,不僅有多種本源秘術,而且還有兩種本源秘術斬斷了兩道枷鎖,這就有點驚人了。

“此人妖孽,我提議,我們一起出手,拿下此人!”

巫族天驕陰森的開口。

“好,一起出手!”

“我同意聯手!”

其他幾人,紛紛點頭。

不過,就在這幾人傳音的時候,陸鳴已經盯著黃金翼人族猛殺。

叮鈴鈴!

天邪之鈴響起,靈魂攻擊之力,向著黃金翼人族湧去。

雖然黃金翼人族也有強大的靈魂防禦寶物,但是天邪之鈴斬斷了兩次枷鎖,威力變得極其恐怖,黃金翼人族,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身體微微一顫。

轟!

霸神槍橫掃,擊中了黃金翼人,其身體狂震,橫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

“殺!”

陸鳴踏步向前,體內的原始神血,被激發出來,他整個人彷彿化為一把長槍,殺向了黃金翼人族。

“救我...“

黃金翼人族的臉色狂變,他在陸鳴這一槍下,感受到致命的威脅。

“出手!”

巫族天驕等人大吼,紛紛出手了,但是,已經晚了一步,槍芒一衝而過,黃金翼人族的身體被洞穿,直接隕落。

接著,陸鳴腳步連踏,向著前方狂衝,躲避那些攻擊。

“想走,給我停下!”

一個年輕的女子尖叫一聲,雙手一揮,忽然,陸鳴腳下的湖水中,衝出了十幾條藤蔓,這些藤蔓,每一條都如手臂粗細,上麵掛著倒刺,向著陸鳴纏繞而去。

“植物種族...”

陸鳴目光一閃。

那個女子,顯然是一種植物種族。

植物種族,在洪荒宇宙也非常有名,有些植物種族,實力非常可怕。

就比如這個女子,她居然可以讓攻擊從湖麵中衝出,要知道這裡的湖水,可不是普通的湖水。

陸鳴一個不慎,差點被藤蔓纏住。

霸神槍橫掃,轟擊在藤蔓之上,但是藤蔓震動,卻冇有炸裂。

“好堅韌!”

陸鳴心中一動。

他剛纔一擊,威力何等強大,居然冇有擊潰這些藤蔓,可見這些藤蔓的堅韌度,有多麼驚人了。

能走到這裡的,果然都不能小看,每一個都實力強大的驚人。

“你破不開我的藤蔓的,束手就擒吧!”

那個女子長嘯,他的頭髮,不是普通的頭髮,也是一條條藤蔓,如一條條小蛇一樣,不斷的扭動,詭異至極。

“是嗎?”

陸鳴臉色未變,心念一動,太陽之日浮現而出。

一般植物類生命的剋星,便是火焰。

太陽之日,至陽至剛,定能剋製植物類生命。

果然,太陽之日一出,熊熊火焰,向著藤蔓瀰漫而出。

“不好!”

那個女子尖叫一聲,那些藤蔓被火焰籠罩,熊熊燃燒起來。

陸鳴再以長槍一掃,這些藤蔓直接炸裂開來。

叮鈴鈴!

天邪之鈴響起,靈魂攻擊,瀰漫而出,衝向那些天驕。

但是,那個巫族天驕,敲動手中的一口石鐘,也發出了靈魂攻擊,將天邪之鈴的靈魂攻擊抵消了。

“我擋住他的靈魂攻擊,你們放心出手!”

巫族天驕大吼。

“好,殺!”

“殺了他!”

剩下的十多人大吼,紛紛出手了,這些人的實力,都極其驚人,完全不弱於之前那個黃金翼人族。

“殺,殺,殺!”

陸鳴狂吼,一身力量,爆發到極致。

如今,他激發出原始神血,力量驚人,達到了巔峰。

瞬息間,陸鳴就刺出了十幾道槍芒,與十幾個妖孽天驕,發生了碰撞。

十幾聲可怕的轟鳴響起,有十多個人身形向後連退,但是有兩個青年,隻是微微一晃,卻冇有後退。

而陸鳴,則是身形暴退,腳踩湖麵,差點被轟進了湖水之中。

“神君四重!”

陸鳴眼睛微微眯起,露出凝重之色。

那兩個冇有後退的天驕,居然已經是神君四重的存在。

這兩人,之前一直冇有用出全力,假裝是神君三重,此刻突然發難,想要一舉擊殺陸鳴的。

所以,此刻,他們兩人也很驚詫,陸鳴的戰力,超出了他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