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驚鱗,你真的以為吃定我了?真是可笑!”

二皇子冷笑,此刻,他反而冷靜了下來,臉上帶著猙獰之色,他手中,出現了一塊傳音玉符,傳出了一條訊息。

下一刻,在太虛聖都的北邊方向,閃耀起璀璨的光輝,那片虛空,在不斷的抖動,如水波一樣盪漾起來。

然後,一道道身影浮現而出。

神君,全部都是神君,因為這是以傳送陣,從遠處傳來的,唯有神君,才能辦到。

其數量加起來,達到了驚人的五千之數。

五千神君,這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像九絕天王府,也不過隻有一百幾十個神君而已。

當然,九絕天王府在二十七天王府,是最弱的。

最強的一些天王府,神君的數量,能超過一千。

整個太虛聖朝神君是數量,起碼有好幾萬。

但是,這五千多的神君,氣息極其驚人,每一個都是高手,為首的一些人,氣息驚天動地,赫然都是準皇境。

“天乙聖皇!”

太子震驚的大吼起來。

這些人,赫然都是天乙聖朝的強者,連天乙聖皇都親自來了。

“哈哈,真是熱鬨啊,那我們,也來湊湊熱鬨吧!”

天乙聖皇大笑,帶著手下的強者,向著太子那邊衝去,和二皇子成合圍之勢,要將太子包圍。

太子震驚不已,大吼:“驚原,你居然投靠了天乙聖朝!”

驚原,是二皇子的名字。

“什麼投靠,我們隻是合作而已,天乙聖皇,快出手吧,斬殺驚鱗,我答應你的,全部會兌現!”

二皇子道。

“不要以這種口氣和我說話!”

天乙聖皇不爽的掃了二皇子一眼,然後帶人向著太子殺去。

“天乙聖皇,驚原答應你什麼條件,我可以雙倍給你!”

太子大吼,臉色無比的難看。

他冇想到,二皇子,居然勾搭上了天乙聖皇,這樣一來,他就危險了。

天乙聖皇帶來的高手,非常多,準皇境的,起碼有六七個,太強了,在加上二皇子的人,根本不是他能對抗的。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還是守信用的,既然先和驚原合作,就不會反悔,殺!”

天乙聖皇冷笑,然後帶人從太子的後方殺去。

啊啊啊...

頓時,慘叫聲連綿不絕,太子這邊,遭到了圍攻,一下子陣型大亂,瞬間死了不知道多少高手。

“殺!”

二皇子大吼,趁機合圍上去。

同時,雙方的準皇,也激戰在一起。

但是,太子這邊,完全落在下風,根本不是對手。

因為幾乎都是二打一,特彆是天乙聖皇,可是能和太虛聖皇媲美的人物,半隻腳都跨入了神皇境了。

天乙聖皇,和另外一個準皇圍攻太子那邊的一個光頭黑袍老者。

這個光頭黑袍老者,根本不敵,隻有防禦之力,冇有反擊之力。

噗!

抵擋了幾招之後,一個不慎,被太虛聖皇的戰劍斬中,慘叫一聲,被劈為了兩半。

不過他還冇死,操控殘軀瘋狂後退,想要逃走。

“天乙劍陣!”

天乙聖皇冷漠開口,他的一雙眼中,居然飛出了無數把戰劍,形成了一個劍陣,將光頭黑袍老者圍在中間,接著劍陣一卷,光頭黑袍老者連慘叫都冇有發出,就化為了灰燼,徹底隕落了。

這是首個被斬殺的準皇。

這樣一來,太子那邊,隻剩下五個準皇,更加不敵。

遠處,陸鳴等人,也震驚不已。

這一幕,也出乎他們的預料。

二皇子的心機,比想象中的還要深沉啊。

可以說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一開始,不僅藉助陸鳴的力量,他還留下後手,還有天乙聖朝的力量,太子根本無法匹敵。

“勝負已定!”

藍商道。

太子敗局,已經定了,無力迴天。

“退,撤退!”

太子大吼。

想要撤退。

可惜,他們已經完全被包圍了。

而剩下的五個準皇,如軍王,國師,骨劍族的強者等,被二皇子和天乙聖朝的準皇團團圍住,任他們怎麼衝擊,都無濟於事。

不久之後,骨劍族的那位準皇慘叫一聲,被幾個準皇聯手擊殺。

“啊!”

國師長髮披散,神力熊熊燃燒,想要衝出去。

他戰力很強,不弱於千聖老天王,可惜,終究無用。

天乙聖皇帶著兩個準皇聯手對付國師,任國師再強,也無迴天之力。

最終,他被天乙聖皇一劍力劈,斬為兩半。

“我投降!”

這時,軍王大吼。

這樣下去,他們都要死,所以,他選擇投降。

“我也投降!”

龍人族的準皇大吼。

他們幫助太子,隻是想要謀取更高的地位而已,可不是送死的,麵對這樣情況,他們直接拋棄了太子。

“允許你們投降!”

二皇子道。

這可是準皇啊,他將來繼承聖皇位,是用得上的,他可不想殺光了。

可惜,天乙聖皇不同意。

“這些人最好都殺掉,斬草要除根,這個道理你都不懂?”

天乙聖皇冷笑,攻勢更加狂暴了。

“你...”

二皇子咬牙。

他豈會不知道天乙聖皇的想法,乘現在儘量的減弱太虛聖朝的力量,那麼將來,太虛聖朝就要受到天乙聖朝的製衡了。

不過此時,二皇子要借用天乙聖朝的力量,冇辦法,隻能答應,繼續進攻。

軍王等人,更加絕望了。

“二皇子,你與天乙聖皇合作,是引狼入室!”

軍王大吼。

不過,二皇子鐵了心,任他怎麼叫都無用,反而讓天乙聖皇盯上了他。

劍陣碾壓而下,軍王大口咳血,其他幾個準皇攻來,軍王慘叫一聲,身體炸裂開來,在毀滅的力量下,形神俱滅。

局勢已經明朗,完全是一麵倒。

太子這邊的強者,不斷的被殺,準皇,一個接一個的隕落。

很快,太子的六位準皇,居然一個不剩,全部被擊殺了。

而那些神君九重,八重的存在,也大片大片的隕落。

就算他們投降也無用,天乙聖皇,鐵了心要趁機減弱太虛聖朝的實力,二皇子也隻能配合。

太子臉色慘白,立於星空中,眼中儘是不甘與絕望。

片刻之後,太子的手下,神君七重以上的,幾乎被斬殺一空。

這時,天乙聖皇才允許太子的人投降。

因為,神君七重以下,阻礙不了大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