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該怎麼執行呢?

之後,陸鳴和藍商商量了一下,想出了一個辦法。

蠻皇,怎麼可能會答應太虛聖皇的要求?

他連查都不用查,連問都不用問,隻要對太虛聖皇有利的,他直接拒絕。

“蠻皇,你找死,來人,給我下令,兵發蠻族,我要滅掉蠻族!”

“同時,對所有天王府,君侯府調兵,一起殺向蠻族!”

太虛聖皇瘋狂了,要對蠻族發起全麵進攻。

隨著太虛聖皇命令的下達,整個太虛聖朝都發生了十級大地震,所有人的天王府,君侯府,都派出了強者,加入軍隊,和皇室大軍一起,向著蠻族殺去。

當然,蠻族也不虛,調集了龐大的軍團,與太虛聖朝大戰。

一場恐怖的大戰,徹底爆發了。

太虛聖朝和蠻族邊境出,大戰連天,陷入無邊的混亂之中,每一天,都有大量強者隕落。

但是,太虛聖朝的實力,比蠻族,隻強了那麼一點點而已,想要滅掉蠻族,哪有那麼容易?

一時間,雙方陷入膠著當中,互有勝負,大戰的難解難分。

陸鳴自然也率領冥猿戰族的人,與蠻族開戰,當然,他隻是做做樣子的而已。

大戰了幾次,他便帶人返回潛龍星,讓冥猿戰族安心修煉。

就這樣,一晃又過去了十年。

這十年,太虛聖朝和蠻族,依然在交戰,不過冇有之前的那麼瘋狂了,雙方你來我往,完全陷入膠著,時而大戰一場。

而這時,陸鳴收到了一條好訊息。

是鱷天派人傳給他的,終於查到秋月的下落了。

一百多年前,有人在蠻族北方,發現秋月的蹤跡,不過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秋月似乎消失在蠻族北方的迷失星河之中了。

“迷失星河?”

陸鳴臉色無比凝重。

迷失星河,陸鳴也聽過它的傳說。

據說,迷失星河在蠻族北邊,是一條非常詭異的星河,不管你什麼修為,隻要進入迷失星河,就休想出來。

曆史上,無數強大的存在,包括神君七重以上的頂級強者進去,都一去不回,冇有一個人能出來的。

“怎麼回事?秋月怎麼會進入迷失星河?”

陸鳴焦急無比。

不用說,秋月肯定是遇到了什麼特殊的情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進入迷失星河。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秋月!”

陸鳴露出堅定之色。

不管迷失星河有多麼恐怖,他都要走一趟。

他不可能丟下秋月不管,就算在危險,他都要去。

而且,立刻就要去。

迷失星河,詭異莫測,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晚去一段時間,秋月的危險就更大。

當即,他召集猿煥,猿從,將這件事說了一下。

藍商自然不在這裡,而是暫時待在鱷天那邊了。

“你要去迷失星河?那太危險了,無儘歲月以來,進去的人,冇有能出來的,陸鳴,你要想好!”

猿煥勸解。

“我知道危險,但是這一趟,我非去不可!”

“我走之後,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放心,我一定會出來的!”

陸鳴道,無比的堅定。

“這...”

猿煥,猿從兩人露出猶豫之色。

不過他們也跟了陸鳴一段時間了,知道陸鳴的性格,一旦決定,其他人就算再勸,也無用。

“戰祖一定要求,那我們陪你一起去,也好有個照應!”

猿煥道。

“不錯,我們一起去!”

猿從也跟著道。

“不行,你們要留在這裡,若跟我走了這裡誰來負責?”

陸鳴道,直接拒絕。

“那我跟戰祖去,族長坐鎮這裡,一定要有一個人和戰祖一起,不然太危險了!”

猿從道,一定要和陸鳴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