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我隻打你的人了?”

陸鳴一笑,向小王爺踏步而去。

小王爺臉色大變,難以置信的大叫起來:“你…你乾什麼?你敢打我?你這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啪!

迴應他的,是陸鳴的一巴掌,小王爺根本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陸鳴一巴掌扇在臉上,整個人在換地轉了三圈,才停了下來。

他愣愣的看著陸鳴,完全懵了。

陸鳴居然真的敢打他?

陰月帝國,皇室擁有無上權威,而他的父親鎮南王,統領陰月南邊全部兵馬,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他身為鎮南王的獨子,身份何等尊貴,從未有人敢忤逆的他意思,更彆說打他了。

他簡直懷疑自己在做夢。

但臉上那鑽心刺骨的痛疼,告訴他這是真的,不是在做夢。

於是,他歇斯底裡的叫了起來:“啊!你敢打我?你敢打我?你死定了,你全家都死定了,冇有人能救的了你。”

啪!

陸鳴又一巴掌甩出,抽在他另一邊臉上。

小王爺滿眼冒金星,徹底懵比,把後麵一大串惡毒的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你說你有權,有實力,高高在上,視彆人為卑賤的螻蟻,可以肆意欺壓,但,現在,我的實力比你強,那你在我麵前也是螻蟻,我說你是一坨卑賤的****,難道有說錯?”

陸鳴盯著小王爺,冷冷的道。

“我…我…!”

小王爺一張臉腫成了豬頭,驚懼的看著陸鳴。

他就算再愚蠢,也看出來陸鳴根本不怕他,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怎麼?不敢說話了?剛纔的氣勢膽量去哪裡了?”

陸鳴目光如兩柄鋒利的寶劍,燦燦奪目,凝視小王爺。

小王爺直接渾身發冷,連連後退,叫道:“你想乾什麼?我父王的大軍就在蘇天城不遠,你敢動我,不僅你要死,墨家也要陪葬。”

“是嗎?那我就先殺你,看你父王能耐我何?”

陸鳴冷笑,根本不為所動,一步跨出,冰冷的殺機爆發而出,使得現場好像到了寒冬一般。

“不要!”

“不要!”

兩聲大叫同時響起。

一道是小王爺發出的,他驚恐的大叫,差點嚇破膽。

而另外一道,則是出自墨瑩。

陸鳴眉頭微蹙,停了下來。

“陸兄,他畢竟是鎮南王之子,如果他死在墨家,鎮南王一怒,墨家將夷為平地,還請陸兄饒他一命。”

墨瑩請求道。

陸鳴點點頭,看向小王爺,嗬斥道:“看在墨瑩姑娘為你求情的份上,饒你一命,還不快滾!”

小王爺如蒙大赦,也不管那個大肚子老者,轉身撒丫子飛奔,轉眼就消失在這裡。

陸鳴冇有繼續出手,倒不是他放虎歸山,就像是墨瑩所說,殺了小王爺,他倒是無懼,但肯定會連累墨瑩和墨家。

“陸兄,是我連累你了!”

墨瑩走向陸鳴身旁,略感抱歉的道。

“哈哈,這與你有何乾?這種冇腦子的蠢貨,在哪都能遇到,正常。”

陸鳴一笑道。

隨即,他們幫阿碧療傷。

不久之後,蘇天城一座豪華的府邸中,傳出了憤怒的咆哮。

“該死的小賤人,該死的雜碎,死!死!該死,我不殺你們,誓不為人。”

一間大殿中,小王爺滿臉猙獰,怒吼連連,將大殿中的桌椅砸的稀巴爛。

大殿兩旁,站在五六個身影,連大氣都不敢喘。

過了片刻,小王爺陰九風才漸漸冷靜下來。

“小王爺,都是那個叫做陸鳴的小雜碎搞的鬼,也不知道他對墨瑩那賤人下了什麼迷藥,墨瑩一見到他,就好像著迷了一般,真是可恨!”

一道陰沉的聲音響起,卻是墨兵。

此時他的雙腿還裹著厚厚石膏,顯然被陸鳴打斷的雙腿,還冇有複原。

“哼,墨瑩那個小賤人,本來還以為是什麼貞潔烈女,還不是一個銀蕩的稍/貨,本來看她快死的份上,想先把她給上了,這樣的尤物就那麼死去,有些可惜,現在卻和那小雜種混在一起,我恨不得立刻宰了她。”

小王爺陰九風臉色陰森的道。

“小王爺,墨瑩那賤人,反正活不了多久了,倒是那個陸鳴,冇想到修為如此高深,該怎麼對付?”

墨兵問道。

“無妨,我等一下就給父王傳信,讓父王派高手過來,到時,我要他求死不能!”

陰九風咬著牙齒,無比陰森的道。

接下來幾天,陸鳴繼續為墨瑩剝奪陽性真氣,三天後,墨瑩體內的陽性真氣已經被完全驅除。

墨瑩如釋重負,真氣變的無比活躍,每天容光煥發,更添幾分美豔。

墨家演武場,是墨家子弟修煉的地方。

墨瑩陽性真氣一被驅除乾淨,就帶著陸鳴來到墨家演武場。

墨家演武場中間,有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晶瑩如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陸兄,這根石柱,能測出我與墨家先祖傳承的契合度,契合度越高,就能夠得到墨家先祖的傳承!”

“以前我陽性真氣冇有驅除的時候,就是墨家年輕一輩中與先祖傳承契合度最高的人,現在陽性真氣驅除了,我想看看,與墨家先祖傳承契合度達到什麼地步。”

墨瑩顯然對陸鳴很信任,對陸鳴冇有絲毫保留。

“墨家先祖傳承?”

陸鳴心中一動,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墨家深處。

那個地方,就是引起九龍血脈歡呼雀躍的地方,不知道與墨家先祖傳承有冇有關係。

墨瑩來到那根石柱前,頓時,吸引了附近的一些墨家之人。

“墨瑩難道又要測試先祖傳承的契合度?她已經是年輕一輩中的最高者了,先祖傳承,非她莫屬,還測試乾什麼?”

“是啊,她與先祖傳承的契合度高達五星,而且契合度是天生的,又不會過一段時間就會增強,真不明白她又跑來測試乾什麼?”

四周,一些墨家的年輕人議論紛紛。

墨瑩卻冇有理會這些,她把手掌貼在石柱上,脊椎處血光一閃。

嗡!

這時,石柱猛然震動起來,光芒璀璨,最後,六顆燦爛的星辰凝聚而出。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