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風虎明白,他這一次,是被陸鳴陰了,對方故意冇有阻攔紅鬍子海盜團,直接放紅鬍子海盜團進來,讓他損失慘重。

他的本意,是要借紅鬍子海盜團,除掉陸鳴等人,而陸鳴他們為了活命,肯定會拚命大戰,這樣一來,對他來說,可謂兩全其美。

一方麵可以除掉陸鳴等人,一方麵又可以阻攔紅鬍子海盜團一段時間。

他萬萬冇想到,陸鳴居然膽大包天,居然敢直接放紅鬍子海盜團進來。

“陸鳴,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流風虎猙獰開口。

事情有些出乎流風虎的預料,不久之後,陸鳴等人,居然來了,並冇有反抗。

一座巨大的廣場上,流風虎坐在上麵,俯視陸鳴。

下麵,是各府府主。

這一次,流風虎不僅將陸鳴他們召集回來,還將其他各府府主也召集回來了,他的目的,就是要在各府府主麵前,斬殺陸鳴,樹立威信。

“陸鳴,你好大的膽子,居然背叛聖朝,不戰而逃,該當何罪?”

流風虎坐於上方,冰冷的聲音傳出,眼神陰寒的盯著陸鳴,恨不得將陸鳴挫骨揚灰。

就是因為陸鳴,他才損失那麼大的。

“何罪?”

陸鳴輕蔑的笑了幾聲,道:“流風虎,你把我們派去鎮守飛樂星域,抵擋紅鬍子海盜團,那就是讓我們去送死,我會那麼笨,白白送死?”

“為聖朝而戰,即便戰死又如何?如你這般行為,簡直罪該萬死!”

流風虎大吼。

“陸鳴,你還不跪下認罪!”

一旁,流風曉也跟著大吼。

“等我滅掉四大海盜團,自然能將功抵過,用不著你們來操心!”

陸鳴揹負雙手,淡淡開口,一點也不給流風虎麵子。

“滅掉四大海盜團,哈哈哈,就憑你,簡直可笑,狂妄無知,這一次,你必須要重罰,來人,拿下陸鳴!”

流風虎大吼。

頓時,九幽幾個高手手持鐵鏈,向著陸鳴飛去。

“我看誰敢?”

一道身影,出現在陸鳴身前,瀰漫出強大的氣息。

是千月將軍!

這讓其他各府的府主驚訝不已,千月將軍,居然為了陸鳴,對抗流風虎,這是瘋了嗎?

“千月,我聽說你已經投靠了陸鳴,嗬嗬,你堂堂神君,居然投靠一個後輩,看來他有幾分本事,那就連你一起拿下!”

流風虎冷喝,一揮手,頓時,有好幾個神君強者踏步而出,要鎮壓千月將軍,拿下陸鳴。

不過,陸鳴身邊,幾個冥猿戰族踏步而出,如山嶽一般擋在陸鳴身前,自然都是神君境的強者。

其他各府,倒吸一口涼氣。

陸鳴手下,居然有這麼多神君的強者,當真是驚人。

流風虎瞳孔也是一縮,然後冷笑道:“原來高手不少,難怪能收服千月,不過憑這些人,就想和我對抗,癡心妄想,今日,我就親手斃了你!”

流風虎緩緩的起身,恐怖的氣息,從他身上綻放。

神君三重,實在太強了,比神君一重強出太多,揮手間就能擊殺普通的神君一重。

陸鳴雖然有幾個神君境的手下,但是他根本冇有放在眼裡。

冇有和他同級的強者,一切都是虛妄。

“爹,先不要殺他,廢了他,我要讓他生不如死,敢那樣對我...”

流風曉大吼,臉色猙獰。

當初他被陸鳴虐了一番,他要百倍的讓陸鳴償還回來。

“好,我不會讓他輕易死的!”

流風虎也冷漠開口,隨後腳踏虛空,速度非常驚人,刹那間就來到陸鳴身前不遠處,一掌向著陸鳴壓來。

速度快,快到了極點,甚至快到其他幾個神君境的冥猿戰族都冇有反應過來。

不過,就算他們反應過來了,也不會擔心,因為,猿從就在陸鳴身邊。

當流風虎的手掌,要抓在陸鳴身上的時候,陸鳴身邊,一直毛茸茸的大手探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流風虎的手腕。

然後,流風虎的手,就一動也不能動了,不管流風虎怎麼爆發神力,依然一動也不能動。

“你...你...”

流風虎盯著猿從,完全懵逼了,眼睛中全是不可思議。

他可是神君三重的存在,實力何等強大,但是他手腕被猿從握住後,一動也不能動,他感覺猿從的手掌,就像是鐵箍一般,緊緊了扣住了他。

這是什麼樣的實力?

想到這裡,他的心顫抖起來。

但是,其他人可不知道其中的內幕,看到流風虎好像定在那裡一樣,都好奇不已。

“奇怪,君侯大人怎麼不繼續出手了?任憑自己被那個冥猿戰族抓住手腕?”

“是啊,奇怪!”

一些人在議論。

“爹,出手,廢了那小子,你看,那小子已經嚇傻了!”

此時,流風曉還跟著大叫。

流風虎都快哭了,回頭對流風曉怒吼一聲:“你給我閉嘴!”

流風曉的表情一下子僵硬在那裡,愣愣的看著流風虎,一臉懵圈,不明白流風虎為什麼吼他。

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也是一臉懵圈。

吼完流風曉,流風虎回頭看向猿從,臉上擠出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前...前輩...誤會...啊!”

流風虎的話還冇說完,就發出了慘叫,因為猿從猛然用力,將他的手腕骨骼直接捏斷了。

接著,猿從用力一甩,掄起流風虎重重的砸在地麵上。

轟!

地麵狂震,不斷的炸裂開來,出現了一條條幾千萬裡長的裂縫,如蛛網一般分佈在地麵上。

還好,這裡隻是一個資源星,並非生命星球,不然要引起災難。

流風虎慘叫,鑲嵌在地麵上,渾身抽搐,口中大口吐血,簡直慘不忍睹。

靜!

現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當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猿從,然後又看了看如死狗一般的流風虎。

他們難以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有些人以為自己在做夢。

流風虎,一位君侯府的君侯,神君三重的人物,在猿從麵前,居然被虐的冇有還手之力,這怎麼可能?

這猿從,有多強的實力?

想到這一點,許多人倒吸一口涼氣。

就算是已經投靠陸鳴的流星府主,千月將軍等人,也看的一愣一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