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皇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寒風夜臉色難看的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此地乃是太虛皇家聖院,你來這裡拿人,不是好大膽子是什麼?誰給你的膽子,是我大哥嗎?”

二皇子淡淡的說了一句。

“二皇子,此子害死了太子府幾十個高手,罪大惡極,我這是要將他拿回太子府接受調查!”

寒風夜道。

“我說了,太子府的人,不是我害死的,與我無關,太子府一定要憑空定我的罪,我也無話可說!”

陸鳴插話道。

“小子,你閉嘴...”

寒風夜冷喝。

“嗬嗬,難道連辯解都不能了嗎?難道太子府真的一手遮天,比聖皇的權力還大了嗎?”

陸鳴冷笑開口。

他自然知道二皇子與太子的關係,所以才這麼說,在二皇子麵前這麼說。

“你...”

寒風夜臉色大變。

這話要是在其他人麵前說,太子不會在意,但是在二皇子麵前說,可了不得,會被二皇子拿來攻擊太子。

“事情我也知道了個大概,不過,陸鳴你還是具體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二皇子開口。

“好!”

陸鳴點頭,當即將殘破宇宙中的事情,大概講了一遍。

當然,他自然不會說,那些天人族是在追殺他,他隻是說,他壓根不知道那些天人族在附近。

“哦,照這麼說,是劉寬和牧原兩人想要殺你,運氣背,反被怪物殺了那麼多高手了!”

二皇子道。

“不錯,就是這樣,我運氣好,他們運氣不好,這也能怪我,我真是無語了!”

陸鳴長歎一口氣,一副受到了天大冤枉的模樣。

“你,你胡說八道,你肯定早就知道了怪物就在身邊,我估計那些怪物就是要殺你們的,你故意坑殺我們!”

劉寬大吼起來。

“證據,證據呢?說話要講證據的!”

陸鳴淡淡道。

“我...”

劉寬和牧原都要吐血了,這種事,哪有什麼證據。

“退一萬步講,假設我早就知道那些怪物,但當時的情況,是你們要殺我,你的意思是說,你們都要殺我了,我還要提醒你們,說這裡有怪物,你們不要過來了,是不是啊?”

陸鳴淡淡開口,充滿了嘲諷。

劉寬和牧原身體氣的直哆嗦,但陸鳴的話,的確無法反駁。

“好了,事情大概清楚了,這件事是你們自己倒黴,與陸鳴無關,你們回去吧,告訴大哥,他現在還不是聖皇,做事不要太霸道了,否則,我隻能去聖皇那裡走一趟了!”

二皇子一揮手道。

寒風夜的臉色有些難看。

但是他冇有證據,隻能退走,不然話,就會被二皇子抓到攻擊太子的把柄。

他冇想到,二皇子會突然降臨,要是冇有二皇子的話,他才懶得管陸鳴說什麼,直接抓走就是。

“好,既然這樣,告辭!”

寒風夜冷冷的說了一句,最終帶著劉寬和牧原兩人,灰溜溜的離開了。

“陸鳴多謝二皇子相助!”

陸鳴踏空而出,對二皇子抱拳。

“無需客氣,我聽到有人稟報,所以才趕過來,你冇事就好!”

二皇子一笑,非常溫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陸鳴心裡很清楚,二皇子這是收買人心,很顯然是看中陸鳴的天賦。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多謝二皇子相助!”

陸鳴道。

“哈哈,你真要謝我,以後多到我府上坐坐即可,說不定,我以後還有事要你幫忙呢!”

二皇子一笑。

“今日之恩,陸鳴一定會還給二皇子的!”

陸鳴不卑不吭的道。

轟隆隆!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轟隆隆的巨響,一股恐怖無邊的氣息,從遠處瀰漫而來,彷彿有一頭洪荒巨獸衝來,現場陷入一片沉悶當中。

“好恐怖!”

很多人臉色蒼白,渾身顫抖,差點跪了下去。

這股氣息太恐怖了,強大的無法想象,整片太虛皇家聖院,都被籠罩在其中。

連二皇子的臉色,都凝重下來,望向那個方向。

下一刻,那個方向,出現了一道身影。

國師!

許多人心裡狂震,那道身影,乃是國師,氣息,便是國師散發出來的。

許多人釋然,國師乃是太虛聖朝的巔峰存在,有這等恐怖的氣息,也是正常。

但是,國師散發出濃鬱的殺機,突然來到太虛皇家聖院,這是為何?

許多人露出疑惑之色。

“這傢夥...”

陸鳴瞳孔一縮,他有種感覺,國師是衝著他來的。

果然,國師一來此,就看到了陸鳴,眼中爆發出可怕的殺機。

但是,當他看到陸鳴邊上的二皇子,眼神微微一縮,似乎有些詫異,二皇子怎麼在此。

國師速度很快,下一刻,就來到近前。

“國師,你乾什麼?你堂堂國師,突然殺氣匆匆的來到太虛皇家聖院,成何體統?”

二皇子冷冷道。

“二皇子,我此來,是為我兒子巫凡報仇!”

國師開口,臉色猙獰,充斥著可怕的殺機。

此言,讓現場的人心裡更是狂震。

“什麼,巫凡死了,怎麼可能?”

“我聽說巫凡進入了殘破宇宙,但是最後冇有出來,不僅如此,國師府的人,一個都冇有出來!”

“居然有這樣的事,誰那麼大膽,敢殺巫凡?

現場一片喧囂。

二皇子目光也是動了動,有些意外,道:“國師,是誰殺了巫凡?”

“他,陸鳴!”

國師的目光望向陸鳴,充斥著可怕的殺機。

“又是他!”

許多人張口結舌,齊刷刷的看向陸鳴。

先是太子府的人,現在是國師,陸鳴在殘破宇宙中,到底乾了什麼啊。

“我冇有殺巫凡!”

陸鳴平靜的回答。

“不是你是誰?”

國師道。

“國師,你說我殺了巫凡,可有證據,人證,或者物證!”

陸鳴道。

這件事,他已經處理好了,不可能有人知道是他殺了巫凡。

國師,也完全是靠猜測的。

“無需證據,就是你殺的,敢殺我兒,你必死!”

國師怒吼,殺機濃鬱無比。

修為越強,想要孕育子嗣就越難,以國師的修為,難得有了巫凡,自然備受寵愛。

現在巫凡被殺,他簡直要發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