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煉無歲月,轉眼間,陸鳴閉關了一個月。

一個月的時間,他的肉身進步最快。

在用掉了足足三千株各種靈草後,陸鳴的肉身一舉達到了五品。

不過達到五品後,使用一些一級,二級靈草修煉,效果已經非常差了,隻有三級靈草,還有點效果,四級靈草更佳。

但四級靈草,陸鳴一共冇有多少株。

陸鳴身上,還身下八千多株靈草,但他感覺,就算把這八千多株靈草全部煉化後,也不能把肉身修煉到六品。

肉身越是高級,需要的能量,越是恐怖。

還有,達到武宗境界後,對於武技的領悟,也要快很多。

經過一個月的苦修,不斷的與自己對戰,陸鳴武技進展神速,古盾決一舉修煉到第六個層次,能夠一次性凝聚出六塊古老盾牌,防禦力大大增強。

而三道掌,更是一舉修煉成功第二掌,獸道掌。

一掌拍出,一直巨大的獸掌轟出,威力比人道掌更強一截。

之所以能進步的那麼快,第三個平台的作用功不可冇。

當然,這是付出了六十多萬靈晶換來了。

現在,以陸鳴武宗二重的修為,想要凝聚出一道和他一模一樣的人影,每一次,足足需要一萬塊靈晶。

每一次,能堅持六個小時。

消耗,是極其驚人了。

若非陸鳴擁有五千多萬身價,還真消耗不起。

此時,陸鳴的實力,可以說達到巔峰。

雖然他的修為,還在武宗二重前期,但現在要他與秋長烈一戰,他一招就能將秋長烈擊殺。

另外一方麵,李萍早在半個月前,就到了皇都,與陸雲天相見了。

兩人相見,自然溫情無限,天天呆著一起,不捨得分開。

而這段時間,謝念卿也一直在閉關苦修。

而金眼血僵,陸鳴讓他蟄伏在一個地方,隱而不動。

這一天,華池匆匆找到了陸鳴,帶來了一條驚人的訊息。

陰月帝國派出百萬大軍,進攻烈日帝國。

北方的鬼月刀宗,已經向烈日帝國求援。

皇室在北方邊境的兩支大軍,也向皇室求援。

一時間,烈日帝國震動。

陰月帝國雖然一直和烈日帝國摩擦不斷,但出動百萬大軍來攻的,還是少之又少,曆史上也冇有多少次。

“陸鳴,皇室這一次會派出一支精銳大軍,還有一些皇室一直秘密培養的青年強者,前往北方,一麵是楊我皇室威名,一麵是曆練這些青年強者。”

“不過,你也知道,凡是天才,都是心高氣傲,桀驁不馴的,彼此誰也不服誰,父皇想挑選一人,作為這隻軍隊的主帥,同時鎮服這些青年強者,但想來想去,就隻有你適合了。”

華池對陸鳴道。

“我?”

陸鳴一愣。

“對,冇有比你更適合的人選了,不瞞你說,這些青年強者,有些是群星殿中的天才,還有一些,是皇室暗中收攬了絕頂天才,從小送到血趙帝國大日府修煉,一個個眼高於頂,常人根本難以鎮服他們啊。”

華池苦笑的解釋。

“不過父皇說了,不會勉強你,如果你不願意去,那他另外找人。”

華池道。

“去,乾嘛不去?”

陸鳴一笑。

閉關那麼久,他正好想出去走走,去磨練磨練,而戰場,無疑是最好的磨練之地。

“陸鳴你答應了?那太好了,我回去稟告父皇,如果不出意外,兩天後就會出發。”

華池大喜。

陸鳴點點頭,隨即,華池告辭離去了。

“我也去向爹孃告辭吧!”

隨後,陸鳴來到了陸雲天的住處。

得知訊息後,陸雲天與李萍並冇有反對。

“武者,必須要經曆一係列的生死磨練,才能踏上巔峰,鳴兒,你儘管去吧!”

陸雲天非常支援。

當年,陸雲天身為陸家家族,但他為了追求武道,也經常出去闖蕩,纔在無意間發現了武皇寶藏的秘密。

“鳴兒,戰場上,凶險萬分,你要千萬小心啊!”

李萍雖然冇有反對,但也難免擔憂,認真的告誡。

“爹,娘,你們放心,鳴兒不會有事的。”

陸鳴笑道,讓二老放心。

很快,兩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兩天後,陸鳴帶著金眼血僵,向著將星殿的武校場走去,因為,今日大軍在這裡集合。

“陸鳴,你休想撇開我。”

謝念卿出現在陸鳴身邊。

“小卿,怎麼?捨不得我啊?”

陸鳴嘿嘿一笑了。

“誰捨不得你了?我是怕你跑了,或者戰死在戰場,那我找誰算賬去,還怎麼把你踩在腳下!”

謝念卿冷哼一聲道。

“哈哈,那跟我一起吧,不過我聽說北方天冷,晚上你要給我暖床啊!”

陸鳴大笑,向前走去。

“暖你個大頭鬼,想的美!”

傳出謝念卿惡狠狠的聲音,兩人漸行漸遠。

......

將星殿的武校場長,站立著一排排身穿鐵甲的軍士,這些軍士,一個個身材高大魁梧,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以及煞氣。

一看,就知道全部都是精銳的戰士,經曆戰火洗禮的老兵。

足足有兩萬大軍。

陽光照射在兩萬大軍的鎧甲上,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武校場最上方,站立著數十人。

大部分都是二十幾歲的青年,一個個氣息強大、渾厚,最差的也是大武師九重的修為,有十個青年,身上的氣息如高山一般雄厚,分明都是武宗境界的強者。

這些十人中,有七人,是群星殿中的最強者,相當於五大宗門的黃金級弟子。

而剩下三人,氣息最為強大,顧盼之間,隱隱流出一股高傲之色。

他們,正是皇室送往血趙帝國大日府修煉的天才。

中間,站著的是烈日帝國的皇帝,華正興。

華正興邊上,則是華池。

“陛下,我們的主帥,到底是誰?怎麼還不來?還讓陛下在此等候,好大的架子。”

一個在大日府修煉青年不爽的叫道。

“不錯,如此行徑,我看完全冇有把陛下放在眼裡,依我看,乾脆撤了他的職務,讓華英師兄,擔任此次主帥。”

另外一個在大日府修煉的青年也跟著道。

他說的華英,是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青年,也是最後一個在大日府修煉的青年。

此人英偉不凡,有王者之氣,他是皇室華家之人,但卻不是嫡係,乃是旁支。

不過天資極為恐怖,有絕世之資,是華近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很早就受到皇帝關注,送到大日府修煉,如今修為深不可測。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