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五人對戰的,是三隻雪白的大鳥,翼展伸開,不下五十米。

“不對,這不是真正的生靈,而是一種能量構成的。”

陸鳴目光一動,他看的出來,那三隻大鳥,根本不是生靈,而是一種能量凝聚而成,冇有絲毫的生命氣息。

“重樓飛雪!”

五個重樓宗的青年男女,使用的武器,都是一把戰斧,威力驚人,戰斧斬下,完全壓製三隻大鳥。

特彆是一個皂袍青年,實力不弱於歐陽清香,戰斧斬下,將一隻大鳥的翅膀斬了下來。

“殺!”

皂袍青年大喝,戰斧橫劈,有開天之威,斧芒掃過,大鳥的頭顱被斬了下來,身體直接潰散開來。

令陸鳴和歐陽清香驚愕的是,那隻大鳥潰散開來後,居然化為一股股能量,向著皂袍青年湧去,湧入到他的身體當中,皂袍青年一臉的滿足和興奮。

“殺!”

接著,皂袍青年殺向了其他兩隻大鳥。

不久之後,剩下的兩隻大鳥,全部被擊殺,和之前的那一隻一樣,這兩隻大鳥,也潰散開來,化為一股股能量,被五個青年男女吸收。

“爽,太爽了,這樣下去,我們的修為,很快就會突破啊!”

一個年輕女子,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不錯,這種大鳥,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擊殺了,我們居然能吸收他們的能量,這真是天大的機緣,走,我們繼續前進。”

皂袍青年道,然後五人繼續向前而去,不久之後,居然又有幾隻大鳥出現,撲殺向皂袍青年五人。

“浪費,他們那樣吸收,簡直是暴殄天物啊,氣死老孃了!”

識海中,量字訣不爽的大叫。

“老量,你知道那種大鳥是什麼?”

陸鳴問。

“廢話,老孃當然知道了,那是星核碎片溢位的能量形成的,星核的能量極為精粹,所以星核碎片溢位的能量,能夠直接被人吸收。”

量字訣道。

“星核碎片!”

陸鳴眼睛一亮。

難怪皂袍青年五人擊殺了那種大鳥,能夠吸收那種大鳥的能量了。

“他們那樣吸收,完全就是浪費,恐怕一半的能量都不能吸收,其他的全部消散了,要是換做老孃,絕對能百分百的吸收。”

量字訣道。

“你是說,這片區域,有星核碎片?”

陸鳴追問了一句。

“不錯,小子,你如果得到星核碎片,老孃有把握讓你短時間內,衝擊到天神境!”

量字訣道。

“星核碎片,我一定要得到。”

陸鳴眼中閃過屢屢精光。

就在陸鳴打算衝出去,趕跑皂袍青年他們,獨占此地之後,遠處有幾道虹光,急速飛來。

“是他,四目空庭!”

陸鳴目光一掃,就發現,來者正是異魔書院的絕世天驕,四目空庭。

另外,還有幾個異魔書院的天驕。

皂袍青年等人也發現了四目空庭等人,臉色都是一沉。

唰!唰!唰!...

四目空庭等人,立於上空,望向那幾隻大鳥,露出貪婪之光。

“這是...星核碎片溢位的能量形成的,哈哈哈,這裡居然有星核碎片!”

四目空庭心裡狂吼,四隻眼睛中,全是貪婪之色。

他身為三大霸主勢力的絕世天驕,眼光自然很廣,一眼就看出,這種大鳥,乃是星核碎片溢位的能量形成的,這是一種大機緣。

“你們,可以滾了,這個地方,我要了。”

四目空庭冷漠開口。

“四目空庭,這個地方是我們先發現的,你這樣趕我們走,未免太霸道了吧!”

皂袍青年臉色陰沉的道。

“霸道?嗬嗬,你們可以不走,那就永遠的留在這裡吧。”

四目空庭冷笑。

“你...”

皂袍青年五人露出怒容,好不容易遇上這樣的機緣,讓他們這樣離開,實在有些不甘。

他們身形急退,避過了幾隻大鳥的攻擊,退到一旁,不過並冇有離去的打算。

“還抱有僥倖的心裡嗎?真是愚蠢,那就送你們上路。”

四目空庭冷喝,四隻眼睛開合之間,迸發出四道光束,殺向了皂袍青年五人。

“重樓飛雪!”

皂袍青年怒吼一聲,手中戰斧不斷的劈出,十幾道斧芒,斬向了四目空庭激發出來的光束。

碰!碰!...

幾聲劇烈的轟鳴之後,皂袍青年渾身大震,連連後退,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他根本不是四目空庭的對手。

就好比歐陽清香對上至尊乾坤,歐陽清香也擋不了幾招一樣。

“嗬嗬,四目空庭,你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道冷峻的笑聲,接著,幾道劍光急速閃爍,下一刻,這片地方,又多出了幾道身影。

幾個青年,揹負長劍,為首的一人,劍眉鷹目,器宇不凡。

“卓不動!”

四目空庭目光一冷,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是他,此人是不滅劍宗內,一位極強的天驕,僅次於不滅劍宗的神子劍道無極,實力之強,不比至尊乾坤弱!”

歐陽清香臉上也露出凝重之色,給陸鳴傳音。

陸鳴點點頭,他也在此人身上,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劍意。

而皂袍青年五人看到卓不動出現,臉色更加難看。

四目空庭,卓不動先後出現,這個地方的機緣,與他們無關了。

“真是好運氣了,這個地方,居然真的有星核碎片,哈哈,是我的了。”

卓不動大笑,充滿了自信,還有貪婪。

“是你的了?卓不動,你還真的自信過頭了!”

四目空庭冷笑。

“四目空庭,你要阻我?外界一直拿我和你並列,今日,我就看看,你有什麼資格和我並列!”

卓不動冷峻開口,話音剛落,他身上就騰起一股可怕的劍意,鏗的一聲,長劍出竅,一道雪白的劍光,殺向了四目空庭。

“四目定天!”

四目空庭大喝,四隻眼睛如四個太陽一般,散發出奪目的光輝,然後四道光束迸發而出,化為四把長槍,向著卓不動殺去。

鏗!鏗!鏗!...

劍光和毀滅光束不斷的碰撞,爆發出恐怖的音波,瞬息之間,兩人就碰撞了幾十招。

幾十招之後,兩人身形同時後退。

平分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