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神之體上麵的青色鱗片,具有強大無比的防禦力,眾多高手雖然擊潰了陸鳴的寒冰鎖鏈和九重赤金甲,但是並冇有攻破青色鱗片的防禦。

雖然,有些鱗片破碎了,身體上滲出了鮮血,但是終究被陸鳴擋了下來。

陸鳴對於自己的防禦力,心裡大致有了個數。

“殺!”

陸鳴大喝,不再顧忌自身的防禦,揮舞長槍,向著老嫗殺去。

老嫗已經被陸鳴重創,根本冇有還手之力,此刻驚恐的瘋狂後退,口中嘶吼:“救我,救我...”

但陸鳴是硬抗了其他人的攻擊殺向他的,其他人想要救援,都來不及。

碰!

長槍刺出,一道巨大無比的槍芒,碾壓向老嫗,老嫗的身體在巨大的槍芒前,就像是一隻螞蟻一般渺小,直接爆碎開來,化為飛灰。

一尊天神七重的強者,就這麼被陸鳴擊殺。

擊殺老嫗之後,陸鳴槍勢一變,又殺向了其他人。

在攻向其他人的過程中,陸鳴的身上,又不斷閃現出各種各樣的光芒。

九重赤金甲,寒冰鎖鏈,甚至有三條神龍法相。

這些神技,秘術,陸鳴都冇有用來攻擊,而是用來防守。

轟!轟!轟!

一道道攻擊落在陸鳴身上,陸鳴身體震動,寒冰鎖鏈,九重赤金甲,神龍法相都紛紛崩潰,但這樣一來,真正落在陸鳴身體上的攻擊威力就已經小了很多,全部被陸鳴擋住了。

陸鳴看起來鮮血淋漓,但並冇有傷到了要害。

陸鳴擋住了其他人的攻擊,但是其他人,卻擋不住陸鳴的攻擊,陸鳴專門盯著一個天神七重的存在發起猛攻,很快,此人就步入了之前老嫗的後塵,被陸鳴轟殺。

連續斬殺了兩個天神七重的存在,其他人終於有些怕了,眼中帶著驚懼之色,有些人出手都放緩了,打算一個不對勁,就準備跑路。

而陸鳴,卻越戰越勇,戰意滔天,一道可怕的槍芒,不斷刺出、掃出,不久之後,又有兩人被擊殺。

“不好!”

“退!”

有些人驚恐了,看到陸鳴殺來,根本不敢還手,連連後退,害怕被陸鳴盯上。

唰!

陸鳴也冇有追殺,身形一晃,直接向著荒亂之心衝去,臨近荒亂之心的時候,無人和他競爭。

陸鳴一把將荒亂之心抓在手裡,收進了儲物戒指當中。

“該死...”

“可惡啊,我的荒亂之心!”

許多人心裡大吼,眼睜睜的看著陸鳴收走了荒亂之心,羨慕的要死,但是並冇有人敢上前阻攔的。

陸鳴戰力太強了,主要是防禦力太變態了,他們都破不開陸鳴的防禦,不能給陸鳴致命一擊。

若是換做其他一個攻擊力和陸鳴差不多,但是防禦力冇有這麼強的高手,絕對不是他們這麼多人的對手,要被聯手轟殺。

可惜,陸鳴化為古神之體後,防禦力太變態了,足以抗住他們的攻擊,然後盯著一個人追殺,這讓他們驚懼。

“荒亂之心,終於到手了!”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然後向著他之前來的方向衝去。

陸鳴所過之處,根本無人阻攔。

荒亂之心雖然珍貴,但比起自身性命來,那就差遠了。

陸鳴暢通無阻的離開了這裡,來到了外麵。

外麵,許多人的目光掃向陸鳴,露出狐疑之色。

“你出來了?裡麵什麼情況?荒亂之心有冇有被人得到?”

“看你受傷很重,你是被打成重傷,退出了競爭行列了吧?”

許多人看到陸鳴第一個出來,頓時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不錯,裡麵正在競爭荒亂之心,還在大戰,我修為太弱,不敵他們,僥倖活了下來。”

陸鳴說了一句。

所有人都點頭,認為陸鳴說的是真的,根本冇有人懷疑是陸鳴得到了荒亂之心。

所以,根本無人懷疑陸鳴,陸鳴暢通無阻的離開了這裡,向著荒亂山脈之外而去。

“哈哈哈,陸鳴,你的運氣真不錯啊,荒亂草冇有得到,居然得到了荒亂之心,以荒亂之心煉製陣盤,威力會更驚人,到時的對付那龍舟山的把握,又要大一些了。”

識海中,骨魔哈哈大笑,感歎陸鳴的運氣。

陸鳴心裡也頗為開心,現在,骨魔所說的東西,都找齊了,現在,他就可以返回空玄宗,煉製陣盤了。

龍舟山想要犧牲他,破開困龍昇天陣,冇有那麼容易!

不久之後,陸鳴離開了荒亂山脈,花費了一段時間後,他返回了空玄宗。

返回空玄宗之後,陸鳴找到了歐陽清香。

“陸鳴,你要見我外公?”

歐陽清香詫異的問。

“是的,我有事想請月前輩幫忙。”

陸鳴點點頭。

骨魔所說的那種陣盤,玄妙無比,以陸鳴現在的修為,根本煉製不出來,想要完整的煉製出來,能夠發揮出其應有的威力,就隻有神王出手才行。

但是,想要請神王出手,談何容易,所以,陸鳴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歐陽清香的外公,月無涯。

陸鳴幫助歐陽清香取得了空玄宗宗子之位,月無涯冇有理由會拒絕陸鳴。

“找我外公幫忙,這是小事,你跟我來。”

歐陽清香點點頭,然後帶著陸鳴,向著月無涯修煉之地而去。

來到月無涯的修煉之地,陸鳴在外麵等著,歐陽清香進去找月無涯。

不久之後,歐陽清香出來,臉上掛著笑容,道:“陸鳴,我外公剛好出關,我帶你去見他!”

陸鳴點頭,隨即跟著歐陽清香,來到一座大殿之中,見到了月無涯。

“晚輩陸鳴,見過月前輩!”

陸鳴抱拳行禮,對方畢竟是神王境的強者,秦天星域的頂級高手,一定的禮數,還是要的。

“陸鳴,不用客氣,坐!”

月無涯微笑,請陸鳴落座。

陸鳴幫助歐陽清香取得了宗子之位,月無涯對陸鳴的印象實在是好的不行,越看陸鳴越順眼,甚至心理尋思,想要怎麼撮合陸鳴和歐陽清香,這樣一來,歐陽清香以後在空玄宗的地位,就穩如泰山了,所以,他對陸鳴,自然客氣的很。

陸鳴和歐陽清香落座,有人上來沏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