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不僅是這個天神七重的高手這麼想,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

他們承認,陸鳴的天賦之高,震古爍今,簡直聞所未聞。

但是,陸鳴的修為,畢竟隻是真神境而已,天賦高,不代表實力強,他們根本冇有放在眼裡。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著元氣朝夕中的荒亂之心,等待著元氣朝夕崩潰的那一刻。

轟!

終於,元氣朝夕爆發出一聲巨響,完全炸裂開來,化為無儘元氣消散與空中。

“荒亂之心,是我的!”

一個天神七重的強者大吼一聲,向著荒亂之心撲了過去。

“滾,荒亂之心是我的!”

“殺!”

其他人紛紛大吼,眼睛血紅的撲向了荒亂之心。

能走到這裡的,修為最低的,都是天神五重的存在,一個個戰力驚人,一共八十人,向著荒亂之心撲去,一場混戰,就此拉開了序幕。

轟!轟!轟!

眾人激烈的廝殺在一起。

八十人,都想得到荒亂之心,但凡一有人靠近荒亂之心,就會遭到其他人的圍攻。

廝殺一開始,就有人隕落了,被轟殺在這裡。

幾聲慘叫響起,幾個天神五重的存在被轟殺。

但是,冇有人後退,依然紛紛向著荒亂之心殺去。

荒亂之心,就算是神王境的強者都要動心,都要展開爭奪,價值之高,可想而知,一般的修行者,哪裡能抵擋這樣的誘惑。

所有人,都把陸鳴忽略了,冇有人認為陸鳴是一個威脅。

陸鳴微笑的站在一旁,收起了神力,並冇有動手,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

廝殺越來越慘烈,一些修為偏弱的,不斷的被殺,不斷的隕落,終於,有些人怕了,帶著驚恐之色,後退到戰場之外。

隻剩下一些天神六重的,天神七重的,還在廝殺,競爭。

但是,無一人能夠靠近荒亂之心。

這一場廝殺,足足廝殺了半日,依然冇有一人得道荒亂之心。

到最後,廝殺停下了,最強的一批高手,停在荒亂之心四方,彼此對峙,大口喘氣,顯然,消耗的非常嚴重。

經過這一場廝殺,原先的八十人,隻剩下四十人左右,將近一半,隕落在這裡。

剩下的人彼此對峙,互相凝望,一時間,冇有人敢率先出手。

他們都知道,現在誰要是率先出手,就會遭到其他人的圍攻。

冇有人能保證在其他人的圍攻下,還能全身而退的。

“差不多了!”

此刻,陸鳴低語,然後踏步而出,一步一步,向前而去,向著荒亂之心而去。

“這小子,想乾什麼?”

許多人的目光彙聚在陸鳴身上,有些人眼中迸發出冰冷的殺機。

“難道這小子,想要奪取荒亂之心?”

“真是找死!”

有些人眼中寒光大盛。

“小子,站住!”

有人大喝。

但是陸鳴腳步不停,繼續踏步向前,根本懶得理會那人。

“小子,你找死!”

那人大吼,一刀向著陸鳴劈殺而去。

此人有天神六重的修為,但是剛纔一場大戰,此人已經受傷,而且神力消耗嚴重,戰力減弱了很多,比起正常狀況天神五重的都不如。

“滾!”

陸鳴大喝,全力出手,一槍向著此人抽了過去。

轟!

兩人對轟了一招,爆發出一聲巨響,陸鳴的身形隻是晃了一晃,而對方則身體狂震,連連後退。

“這小子...”

許多人眼神一凝,露出驚訝之色。

陸鳴的戰力,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那人雖然戰力減弱了很多,但也是非同小可,而陸鳴隻是真神境的修為而已,居然能夠震退這樣一個高手。

“難怪能走到這裡!”

許多人心裡冒出這樣一個想法。

陸鳴震退那人後,繼續向著荒亂之心衝去。

“小子,有些實力,但是憑藉這樣的實力,還不夠!”

一個老嫗冷喝,伸出乾枯的手掌,一掌向著陸鳴抓了下去,一隻乾枯的手爪急劇變大,散發出令人噁心的氣味,向著陸鳴抓了過去。

這個老嫗,有著天神七重的修為,之前激發出六條元氣之柱,實力極其驚人。

即便是她現在神力消耗嚴重,但是一出手,實力也極其恐怖。

但是,陸鳴絲毫無懼。

“古神體!”

陸鳴心中一動,施展出古神訣,他的身體,急劇的變大起來。

這一次,陸鳴冇有保留實力,而是全力施展。

他化為一尊兩百米高的青甲古神,口中爆發出一聲古神之吼嘯。

吼!

一聲大吼傳出,陸鳴一槍刺了出去。

噗!

乾枯老嫗的手掌,直接被陸鳴刺穿,老嫗發出尖銳的慘叫,手爪伸了回去,臉色雪白,手掌鮮血直流。

其他人大驚,老嫗的實力可謂是極其恐怖的,雖然有所消耗,但也非常可怕,居然被陸鳴一槍擊傷了。

一個真神境之人,戰力居然如此恐怖?

擊退老嫗之後,陸鳴身形一閃,衝向了荒亂之心。

“他想要拿走荒亂之心,一起出手,擊殺此人!”

老嫗大叫,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息,殺向陸鳴。

同時,其他強者,也一起殺向陸鳴。

十多個天神七重的,還有很多天神六重的。

這麼多人一起出手,威勢驚人。

“找死!”

陸鳴冷喝,巨大的身體上,浮現出一層赤金甲,然後九條寒冰鎖鏈飛舞而出,環繞周身。

陸鳴先佈下了重重防禦,然後殺向了那個老嫗。

轟!

陸鳴一槍捅出,一道槍芒如摧枯拉朽一般,刺向了老嫗。

陸鳴現在全力出手,能夠鎮壓至尊聖子。

至尊聖子的修為,雖然隻是天神六重,但是戰力之強,卻足以斬殺天神七重的存在,恐怕比老嫗更強。

而陸鳴能夠鎮壓至尊聖子,對付老嫗,自然不在話下,更何況,對方神力還消耗嚴重。

噗!

槍芒直接擊潰了老嫗的攻擊,老嫗慘叫一聲,大口吐血,急速後退。

此時,其他人的攻擊,也落在了陸鳴的身上。

九條寒冰鎖鏈,還有赤金甲,震動了幾下後,轟然炸裂,然後落在陸鳴身上的青色鱗片上,不過,青色鱗片防禦力驚人,成功的擋住了其他人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