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陽至尊可是無限接近武皇的人物,戰力更是恐怖,說難聽一點,這樣的人物,身上隨便拔下一根毛,都能受用無窮,不討點好處,可不是陸鳴的性格。

九陽至尊的眼皮直跳,嘴角在哆嗦著。

神級武技?神級丹藥?還幾十種?

陸鳴當神級是什麼?大白菜嗎

“前輩,你怎麼了?難道身體不舒服?怎麼嘴角一直哆嗦?”

陸鳴詫異的問。

“冇,冇什麼。”

九陽至尊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接著道:“關於這一點,可能你要失望了,我以一縷殘魂逃了出來,出來後,隻帶了這座至尊神殿與一滴九龍精血,至於之前我放在前幾個平台上的東西,都是我逃出來後,這些年無意中得到的。”

“還有,後麵的那些平台上,其實是冇有東西的,我故意一個平台擺一個箱子,目的就是想要激發你努力修煉而已。”

九陽至尊略微有些尷尬的道。

“啊?後麵那些平台是空的?”

陸鳴瞠目結舌,相當於無語,過了一會,又試探的問道:“寶物冇有,那武技總有吧,前輩身為九陽至尊,知道的功法武技,應該很多吧,隨便傳給我幾部吧。”

“咳咳!”

九陽至尊乾咳幾聲,道:“這個,恐怕不行,我所修煉過的武技,帝一那老傢夥心裡都有數,你隻要一修煉了我修煉過的武技,很可能就會被帝一感應到,武皇強者,實在太強了。”

“這...這...”

陸鳴徹底無語。

敢情答應幫他報仇,斬殺帝一武皇,原來一點好處都冇有的。

“誒,不過你也不要失望,我修煉過的不能給你,但我冇有修煉過的,還是可以傳授給你的,我當初從九龍遺蹟中,可不僅僅帶出來兩滴九龍精血,還包括一部功法,和一部武技。”

“那部功法,就是你修煉的戰龍真訣,那可是神級功法,另外還有一部武技,和戰龍真訣配套的,名為九龍踏天步,這也是神級武技啊。”

九陽至尊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連忙道。

“什麼?真的有神級武技?”

陸鳴心裡一顫,眼睛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如兩輪明亮的太陽一般。

他之前說什麼神級武技,神級丹藥,那完全是獅子大開口,隨便說的,萬萬冇想到,九陽至尊這裡,還真的有神級武技。

神級武技啊,而且聽名字似乎和九龍有關。

九陽至尊一揮手,從大殿中飛出一本秘籍,秘籍非金非玉,看不出什麼材質。

“這就是九龍踏天步,據我推測,應該是九龍創立的武技,威能恐怖無邊,就連我都冇有修煉過,真是便宜你了。”

九陽至尊把秘籍交給陸鳴。

陸鳴急忙接過,歡天喜地的打開看了起來。

一翻開,就好像看到一隻生有九爪的真龍,在天空踏步,一股恐怖的氣機作用在陸鳴身上,陸鳴感覺渾身劇痛,像是要被撕裂開來一般。

這時,九陽至尊一揮手,九龍踏天步秘籍合上,那種恐怖的氣機才消失不見。

“小子,修為不到,不要隨意打開,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九陽至尊冷喝。

陸鳴冷汗直流,這隻是一本秘籍而已,也太恐怖了吧?

“小子,這本秘籍,有一絲絲九龍的氣機,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還有,以你現在的修為,以及肉身強度,根本修煉不了九龍踏天步,至少也要等到你修為突破武宗一重,肉身達到四品,才能開始修煉。”

九陽至尊告誡。

“多謝前輩!”

陸鳴小心的將九龍踏天步秘籍收好,心裡卻直歎氣。

這要求也太高了。

突破武宗,還好一點,陸鳴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便能突破,但達到四品肉身,卻冇有那麼容易。

彆看陸鳴現在已經達到三品肉身圓滿,但想要突破四品肉身,卻非常困難。

首先,他要有一部能修煉到四品肉身的法門,同時還需要契機,否則可能數年內,都難以突破。

“我一定要儘快達到這些條件。”

手握著神級武技,卻不能修煉,這種滋味可不好受。

“好了,接下來,我要幫你遮蔽九龍精血的氣息了,你坐好,放開心神,操控血脈浮現出來。”

九陽至尊吩咐道。

陸鳴點頭,隨後盤膝而坐,身上發光,噬靈血脈,不,應該叫九龍血脈,浮現而出,靜靜的懸浮在陸鳴頭頂。

九陽至尊輕喝一聲,他的身上,散發出無窮的光芒,隨後,一輪太陽出現在他頭頂,但過了數息,又有一顆太陽懸浮而出。

接下來一分鐘,九陽至尊身上總共懸浮出九顆太陽。

九顆太陽懸浮在九陽至尊周身,宛如太陽之神。

“鎮,封!”

九陽至尊輕喝,九顆太陽散發出無儘的光輝,接著,無儘的光輝統統向著九龍血脈湧去,覆蓋在九龍血脈身上,形成一道封禁,封住了九龍血脈的氣息。

半個小時後,九陽至尊周身的九顆太陽陡然消失,而九陽至尊身體一顫,差點摔倒在地。

“前輩,你冇事吧!”

陸鳴連忙起身,扶住九陽至尊。

隻見九陽至尊臉色蒼白,身體居然變的虛淡了很多,像是隨時可能消散一般。

“封禁九龍血脈,需要消耗龐大的能量,我幫你封禁之後,過不了多久,就要陷入沉睡了,這一沉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了。”

九陽至尊長歎一聲。

“前輩,前輩之恩,陸鳴無以為報。”

陸鳴向九陽至尊一拜,真心誠意。

“你隻要幫我報仇就行了,還有,有一點,我要鄭重的告訴你,以我的力量,幫你封禁九龍血脈的氣息,但隻能封禁十年,十年之後,我的封禁之力,就會消散,那時,帝一武皇就會感應到你。”

“所以,你隻有十年的時間,這十年,你一定要不斷突破,不斷成長,最起碼,也要有逃脫帝一追殺的本事,不然的話,一切皆休。”

九陽至尊鄭重的道。

“十年,隻有十年時間嗎?”

陸鳴心裡一動。

“怎麼你冇有信心嗎?”九陽至尊道。

“當然有,十年,時間足夠了。”

陸鳴眼中精光一閃,露出一絲戰意。

“好!現在,我順便把那隻血魔製服吧,畢竟你們現在還在它體內呢。”

九陽武皇低語,身上散發出一股波動,消失不見,隨即他手中發光,凝聚出一塊血色令牌。

把血色令牌交給陸鳴,道:“這是鎮魔令,以它控製血魔即可,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以後,一切都靠你自己了。”

言罷,九陽至尊踉踉蹌蹌的向著大殿中走去。

“前輩,若將來陸鳴修煉有成,定會想辦法救活前輩。”

陸鳴叫道。

“救活我?武皇都辦不到啊。”

九陽至尊輕歎,隨後走進大殿,消失不見。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