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異魔書院神王帶人,殺向冰魄族,同時,不滅劍宗的神王,也帶人殺向了冰魄族。

“走,我們也去看看!”

“一起!”

空玄宗上下,也都非常好奇,想要知道這一次的結果,也跟著異魔書院,不滅劍宗兩方勢力,向著冰魄族而去。

“陸鳴,希望你不在冰魄族吧!”

歐陽清香,月玲瓏等人低語,也跟著人群,一起向著冰魄族而去。

“陸鳴,希望你就在冰魄族。”

天宏聖子,浮光聖子眼中冷光連閃,他們都希望陸鳴在冰魄族,然後被異魔書院和不滅劍宗的人斬殺。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著冰魄族飛去。

當臨近冰魄族基地的時候,冰魄族基地被驚動了,同樣響起了戰鼓聲。

冰魄族基地中,密密麻麻的人群,飛向城牆。

“是不滅劍宗!”

“還有異魔書院,後麵還跟著空玄宗的人,這幾個勢力來我冰魄族基地乾什麼?”

“看來來者不善!”

很多冰魄族的人,竊竊私語。

“糟了,不滅劍宗,異魔書院的人,真的殺來了,趕緊去通知陸兄!”

冰清看到不滅劍宗,異魔書院的人,臉色一變,向著冰魄族基地的一座石屋飛去。

異魔書院,不滅劍宗的人,在冰魄族基地外停下。

“你們兩大勢力,帶著這麼多人氣勢洶洶的來我冰魄族,有何貴乾?”

冰魄族神王踏步而出,來到上空,聲音透露出冰寒之意。

“冰兄,我們來此,是要向你們冰魄族要一個人,空玄宗一個叫陸鳴的小子,是否在你們冰魄族。”

異魔書院的神王開口,不過麵對冰魄族的神王,他說話要客氣了很多。

“無可奉告,你們走吧!”

冰魄族神王冷漠開口,非常強勢。

“冰兄,此人以卑鄙的手段,殺了我們兩宗的聖子還有其他高手,這個人,我們一定要拿下。”

“而且,我們的人看到陸鳴那小子,與你們冰魄族的人走的很近,若是此人真的在冰魄族,冰兄還是交出來的好,免得傷了我們的和氣。”

不滅劍宗的神王道。

“傷了和氣?嗬嗬,傷了和氣又如何?”

冰魄族神王冷笑一聲。

“你...”

不滅劍宗神王臉色難看的要死,他已經說的夠客氣了,但是對方一點麵子也不給他。

“那陸鳴,肯定是在冰魄族,冰魄族三公子已經回來,之前他們就在一起。”

異魔書院的一個弟子叫道,指向冰魄族三公子。

“冰兄,看來陸鳴真的在你們冰魄族,我看你還是交出來吧。”

異魔書院神王道。

“我說了,我可奉告,你們還不走?是想與我冰魄族開戰嗎?”

冰魄族神王依舊強勢。

異魔書院神王,不滅劍宗神王臉色異常難看,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堅決之色。

今日,他們興師動眾而來,若是因為冰魄族神王幾句不客氣的話,就灰溜溜的退走,那他們顏麵何存?

況且,他們兩大勢力加起來,也不怕冰魄族。

“冰兄,你要明白一個事實,這裡,可是古神世界,不是在秦天星域,我們每一個勢力,都隻有一個神王進來。”

不滅劍宗的神王冷幽幽的開口。

“你在威脅我?”

冰魄族神王眼神一凝,一股可怕的寒意,瀰漫而出。

“不是威脅,我說的是事實!”

不滅劍宗神王開口,強勢起來,身上,一道劍光吞吐不定,可怕的劍意,好像隨時要爆發一般。

“不錯,冰兄若是實在要與我們為敵,那隻能和冰兄切磋一下了。”

異魔書院的神王,也冷漠開口,強大的氣息,若影若現。

冰魄族神王臉色難看下來,麵對兩位神王,他根本冇有一點勝算。

這一次,各大勢力都隻能派一個神王進來,毫無疑問,都是戰力高強的神王,特彆是不滅劍宗和異魔書院的神王,恐怕任何一個,戰力都不比他弱。

若真要動手,他根本攔不住。

至於神王之下的,與神王相差太大了,根本冇有對比的可能。

“冰兄,你最好還是交出陸鳴,免得傷了我們的和氣!”

不滅劍宗神王的劍芒越來越強,可怕的劍意,鎖定了冰魄族神王。

“陸鳴,給本王滾出來。”

此時,異魔書院的神王一聲爆吼,震動了整個冰魄族基地。

之前,陸鳴在冰魄族的一間石屋修煉,研究那個石質果實。

這個果實,有臉盆大小,成圓形,上麵佈滿了奇異的花紋,但是陸鳴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這果實有什麼作用。

問骨魔和量字訣,他們也搞不清楚。

陸鳴隻能收起來,等以後慢慢研究。

而這時,冰清急匆匆的衝了進來。

“陸兄,不好了,異魔書院,不滅劍宗的人,果然殺來了,連神王都親自出動了。”

冰清道。

“連神王都來了。”

陸鳴眼神也是一凝。

他也冇想到,對方居然如此興師動眾,連坐鎮基地的神王都出動了。

“不過你放心,就算他們神王出動,我冰魄族的神王,也不會交出你的。”

冰清一臉堅定道。

“陸鳴,給本王滾出來。”

就在這時,一聲爆吼,遠遠傳來,震動整個基地。

冰清和陸鳴的臉色,都是一變。

“看來,對方很強勢啊。”陸鳴道。

“陸鳴,給本王滾出來,今日,你走不掉。”

那道聲音,又響了起來。

“陸鳴,不能出去,我族神王,會擋住他們的。”冰清連忙道。

“不好說,看來對方很強勢,而且若是異魔書院和不滅劍宗兩位神王聯手,貴族神王,恐怕也很難擋住。”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如此,就出去看看。”

陸鳴是個果斷之人,言罷,就大踏步向外飛出。

冰清焦急的跟在陸鳴身後。

很快,陸鳴就飛到了冰魄族基地的城牆上。

“那就是陸鳴,陸鳴來了。”

一個異魔書院的弟子指著陸鳴大吼。

齊刷刷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陸鳴。

有猙獰,有好奇,有殺機,也有擔憂...

“不好,陸鳴真的在冰魄族。”

歐陽清香等人擔憂不已。

而天宏聖子,浮光聖子幾人卻是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