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衝,衝出去!”

所有古神後裔都暴怒,紛紛向著四處的光罩衝去,轟擊在光罩之上。

但是,所有的攻擊轟在光罩上,光罩卻紋絲不動,根本轟不開。

啊啊啊...

慘叫不斷響起,大陣中的血色霧氣越來越多,一些修為弱的,根本抵擋不住,一旦被血舞籠罩,隻有死路一條。

而這時,古博等人已經趕到。

“古雄,你狼子野心,想要自己凝聚古神之心,卻要犧牲那麼多族人,老夫絕不容你。”

古博怒吼。

“是古博元老,是古博元老...”

那些被困在大陣中的古神後裔,看到古博前來,頓時大喜。

“古博!”

古雄望向古博,眼中瀰漫冰冷的殺機。

“古雄交給我,你們去關閉大陣。”

古博對其他人大喝,然後撲向了古雄。

“你以為能阻止我?天真,殺!”

古雄大喝,淩空飛去,一拳向著古博轟去。

古博絲毫不避讓,也爆發攻擊,轟出可怕的一招。

轟!

兩人碰撞在一起,爆發出驚天轟鳴,不過結果卻是平分秋色。

古雄身為古神後裔的族長,實力也非常驚人,達到了天神三重。

兩人激烈的大戰在一起,一時間,難分勝負。

而陸鳴等人,則衝向了崖壁上的大陣陣基。

“想要關閉大陣,休想,攔住他們,若是他們反抗,殺無赦。”

大長老下達了命令,沖天而起,爆發出可怕的攻勢。

大長老,有天神一重的修為,也極其可怕。

不過,陸鳴他們這邊,也有一個天神境一重強者,殺向了大長老,雙方激戰在一起。

陸鳴等人,則和其他人大戰。

“寒冰鎖鏈!”

此刻,陸鳴顧不得隱藏身份,用出了全力,九條寒冰鎖鏈飛舞而出,向著幾個古神後裔席捲而去。

“是你,外界之人!”

陸鳴一出手,大長老就認出了陸鳴,發出憤怒的咆哮,眼中全是猙獰之色。

就是因為陸鳴,他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兒子,死在大陣之中,他恨不得將陸鳴挫骨揚灰。

“殺,殺了這個小子...”

大長老大吼。

“這小子,交給我!”

一個老者,殺向了陸鳴,手中一把戰刀,斬出一道道刀芒。

當!當!...

刀芒斬在寒冰鎖鏈之上,將寒冰鎖鏈蕩了回去。

這個老者,是古神後裔的一位長老,修為達到了真神巔峰,實力強的驚人,不在當初樂中之下,陸鳴頓時被擋住了,連連後退。

雙方,廝殺的難解難分。

“爹,住手吧,住手吧!”

此刻,古杏也飛了過來,大聲叫道。

“杏兒,到一邊去,這裡冇你的事。”

古雄冷喝。

“爹,收手吧,那些,都是我們同族之人啊,我古神後裔一族本來人數就不多,如此一來,恐怕要滅族了。”

古杏叫道。

“胡說八道,隻要我凝聚出古神之心,定能帶我族走上輝煌,他們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古雄大吼,眼中全是瘋狂之色。

“爹...”

古杏眼中,滿是失望之色,一咬牙,向著古雄衝了過去。

“杏兒,你...”

古雄看到古杏衝了過來,微微一驚。

這麼一驚,他出手的速度,就稍微慢了一絲,被古博抓住機會,一拳擊在古雄的肩膀上,古雄暴退,大口咳血。

“古雄,快關閉大陣,不要冥頑不靈。”

古博大喝,此刻,不斷有古神後裔隕落在大陣之中,他的心在滴血。

“不可能!”

古雄大吼。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手段狠辣了。”

古博向著古雄殺了過去。

“哼,古博,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今日會阻止嗎,你自以為行動隱秘,但早就被我看在眼裡了,出來吧。”

古雄冷笑,一揮手。

唰!唰!

忽然,從不遠處衝出兩道虹光,以驚人的速度,飛向了古博。

兩人,都是老人。

一個老者,一個老嫗,看起來,和古博一樣蒼老了。

“古商,古靈,是你們...”

古博大驚。

因為這兩人,乃是和他齊名的存在,古神後裔另外兩位元老。

古神後裔,一共有三位元老,便是古博,古商,古靈。

“殺!”

古商和古靈,直接向著古博殺去。

兩人的修為,都是天神三重,戰力絲毫不比古博弱,兩人聯手,古博根本不敵,一招就被擊飛了出去,口吐鮮血。

“古商,古靈,你們乾什麼?連你們,也要助手為虐嗎?”

古博大吼。

但是,古商,古靈兩人彷彿冇有聽到一般,繼續向著古博殺去,攻勢淩厲,充滿殺伐之意。

“哈哈哈,你不用叫了,他們兩人,早就被我控製了心智,完全聽命於我,今日,你是阻止不了我的,哈哈哈!”

古博大笑,一揮手,一道神力席捲而出,將古杏籠罩,控製住古杏。

同時,他身形一動,向著陸鳴他們殺去。

“不好...”

陸鳴等人大驚。

對方忽然殺出了兩個天神三重的強者,實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一方,他們絕對不是對手。

陸鳴想也不想,身形暴退。

但是,古雄早就注意到他了,冷哼一聲,一揮手,一直巨大的手掌印,向著陸鳴壓了下來。

可怕的氣機,完全鎖定了陸鳴,讓陸鳴避無可避。

但是,陸鳴不會屈服,他不會坐以待斃。

“滅世三擊,斬月。”

陸鳴低吼,爆發出全部的力量,化為一道驚天槍芒,殺向了那道掌印,同時,九條寒冰鎖鏈,也如九條銀色的神槍,刺向了掌印。

轟!轟!

連續幾聲轟鳴,粗大如山脈一般的槍芒,轟在掌印之上,激起狂暴的能量。

但是,古雄的掌印,實在太強了,充沛的能量爆發而出,陸鳴的槍芒直接崩碎開來,就算是九條寒冰鎖鏈,都一一崩碎。

不過,寒冰鎖鏈隻是一種秘術,崩碎了還是可以重新凝聚的。

轟!

陸鳴被掌印擊中,重重的砸在地上,大口吐血,渾身骨骼斷裂了不知道多少根,一招遭到了重創。

“冇死?”

古雄微微一愣,剛纔那一招,雖然還是他隨手一招,但是對付一個真神一重的,居然冇有殺死,讓他極為意外。-